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27、郊游(3)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2768 2018-12-14 22:12:40

  “摔跤了,荷子的脚受伤了。”

  话是孟卓丽说的,唐雨荷只顾得哼哼了。

  李萧辰把唐雨荷扶过去,坐在树荫下的草丛里,看着她一脸的泥,像只猴子那样,咧开嘴笑了。

  “看你还逞能不?活该。”

  唐雨荷已经够痛苦的了,这货一开口就嘲笑人,心里就莫名的火了:

  “我是活该,关你什么事,要你多管闲事。”

  李萧辰被怼得哑口无言,又看见女孩痛得眉头都皱得紧紧的,嘴里不断的呼着气,终是不忍,蹲下来帮她揉着脚。

  桃夭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满脸怒气的看着唐雨荷,却又不能发作,只装得若无其事的站在旁边。

  李萧辰让桃夭坐蒙卓丽的车先过去,唐雨荷看见桃夭一脸不情不愿欲言又止的样子,蒙卓丽则偷偷的跟她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唐雨荷心领神会,咧开嘴想笑,但又只因痛得实在真切,于是便成了苦笑不得的样子。

  休息了好一会儿,李萧辰才扶着她坐上了他的车,他身上的气息真好闻,气息若有若无的包裹着她,让她心神宁静,迷恋不已。

  他尽量的放慢了速度,又抓过她的手,命令她抱着他的腰,路凹凸不平,怕一不小心她又从车上摔下去。

  唐雨荷觉得有些别扭,犹豫了一下,只虚抱着,可车子一抖,一摇晃,怕摔跤的她慌乱中死死的拽住了他的衣服。

  唐雨荷完全没有发现,前面的李萧辰,得逞的抿着唇,笑了。

  迎着风儿,他的气息再次强烈的灌入她的鼻腔,侵占着她的大脑,让眩晕的她放下心来。

  就好像小时候的感觉,仿佛有他在,她就不用害怕。

  ...

  在前面带路的吴建军,一路领着他们走过了长长的公路,又走小路,七拐八弯的,反正走了很长很长的路。

  唐雨荷是个路痴,平时就分不清东南西北,这会儿根本就更不知怎么走的,走到哪儿了,只是路太远,屁股被颠得都痛了,整个人就打起了瞌睡,不知不觉的就趴着李萧辰后背睡着了。

  女孩趴在他身上的那一刻,李萧辰整个身体都僵直了,当他扭过头,发现女孩居然睡着了的时候,嘴角都抽了。

  她的心也太大了,这样都能睡,她就没想过,要是又摔了,或者他把她扔路上了,她怎么办?

  直到了中午,一队人马终于来到一片平整的草地上安营扎寨,中间几棵高大的松树挡住了阳光,投下几片阴凉的影子,落在稀稀松松的草地上。

  一条小河在前面不远处静静的流淌着,周围荒凉的群山和未开垦的土地,有一种原始的蛮荒与原始的美丽。

  他们的到来,吵吵闹闹的欢笑声,锅瓦瓢盆的敲击声,打破了千年的静谧,混沌与热闹快速的融合,静寂千年的荒凉便有了烟火的气息。

  在慕容淳的指挥安排下,大家伙分头行动,男生抬来大块的石头,又到河边捞来稀泥筑成灶台,女生们则拾来枯枝树叶当柴火,然后在广阔的大地上升起一缕炊烟,袅袅的飘向深邃的苍穹,在这片荒山野岭中竟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把骨头丢进锅里熬着,听着“咕噜咕噜”翻滚的水声,传递着某种温和的气息。

  女生们一窝蜂的钻进旁边的树林里,寻蘑菇采野花。春末夏初是多雨的时节,最是蘑菇纷纷冒头的时候,味道自是极为鲜美的。

  男生们则涌到河的那头,扒了衣服,只留下一条裤衩就跳进了小河里,人鱼一样的在水里穿梭,洗去一路的灰尘、汗水与疲劳。

  唐雨荷的脚还痛着,愁眉苦脸的坐在树荫下的一块石头上,听着树上的鸟儿对着她叫,看着眼前少年们欢快的模样,牙痒痒的恨不能自己也跑过去凑一份儿。

  李萧辰把她丢在这里后,就不见了踪影,估计是早跳到水里去了。

  没多久的功夫,蒙卓丽就大呼小叫的怀里抱着一堆鸡枞菌跑过来。

  “荷子,荷子,你快看。”

  她的怀里,朵朵大大小小的蘑菇,有盛开得一把伞样儿的,有还没打开伞的苞儿,鲜嫩欲滴的样子看着就眼馋。

  “阿蒙,你太厉害了,这么多。”

  “还有呢。”

  后面的几个女生也抱了一堆出来。

  “今天真是有口福了,放进去和骨头熬汤肯定是美味死了。”

  几个人于是轻轻放进盘里,就去河边洗。

  桃夭和身后的几个女生,手里则抱着满怀的野花归来,喜气洋洋的,脸和花儿相映红。

  她们也不靠近唐雨荷,坐到另一棵树下的阴影里把采来的野花编成花环,戴在头上,美若仙子般,互相嬉戏打闹。

  蒙卓丽怕唐雨荷自己一个人苦闷,早就采了一把野花放在她的身边,李萧辰回来的时候,她正在把野花努力编成花环。

  “原来你没跳河里啊?”

  “什么叫跳河里?”

  李萧辰瞪了她一眼,他的手里拿着根长长的树枝,缠上了绳丝,挂好了鱼钩,唐雨荷终于看明白了他要干什么了。

  “怎么样?想试试吗?”

  他拿着鱼竿在她的面前晃着,唐雨荷丢了编了一半的花环,跳起来。

  “想。”

  然后,他扶着一瘸一拐的她到河边的石头上坐好,帮着她把刚挖来的不停的扭动着身体的蚯蚓挂在鱼钩上,又到旁边的摘了几张巴掌大的叶子盖在她的头上,挡住强烈的阳光,直把她打扮成一个山野孩子之后,然后就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她钓鱼。

  她的侧影很美,宽宽的额头,挺而小巧的鼻梁,小小的嘴巴,让他想起小时候,他把荷叶盖在她头上的样儿。

  “你不去游泳吗?”

  唐雨荷感觉到他盯着自己看,很不自在,就想把他支走。

  “不去,有什么好游的?”

  “去吧,我自己钓就可以了。”

  李萧辰的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看了看远处站在水里向他招手的吴建军。

  “快下来,萧哥,跟你比试比试。”

  李萧辰闻闻自己身上,一身的臭汗酸味儿,于是就开始扒衣服。

  唐雨荷慌忙的别过脸去,眼角的余光看见身后的女生们瞪大着眼睛看着他,脸全都红了。

  “李萧辰,你能不能走远一点儿,别在这里脱。”

  可话没说完,他就已经把上衣脱下来了。听她这样说,只嘿嘿一笑,转头看见野花仙子们正盯着他看,就躲到远处的草丛里避开大家的目光继续脱掉外面的长裤,然后嗖的一声,一个美丽的侧身钻进了水里,激起了一阵浪花。

  ...

  唐雨荷继续坐在岸边垂钓,傻子一样的看着水面,水面波澜不惊,盯得她都要打瞌睡了,眼皮沉重的垂了下来。

  她正托着下巴睡得香甜,忽的听见蒙卓丽的尖叫声:

  “荷子,鱼上钩了。”

  唐雨荷忽的惊醒,站起身来,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脚还痛着,在用力站起来的一瞬间,痛得她痛呼了一声,眉头都拧成了一股绳了。

  鱼线像是被很大的力气往下快速的拖着走的。

  “看来是条大鱼哦。”

  唐雨荷和蒙卓丽兴奋的拽着鱼竿,不让它往下沉,桃夭也跑过来了,兴奋的一起尖叫。

  “鱼,好大的鱼。”

  鱼在水里浮了一下头,又往深处钻,使劲儿的想摆脱鱼线的控制,逃往深处,把鱼竿拖得嗖嗖的往水里钻。

  看着鱼竿也快支持不住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们一齐跑过来,你抱我我抱你往后拽着。

  男孩们在河的那头游泳,没有注意这里发生的情况。

  突然间,不知是谁的脚一滑,鱼竿失去了控制,女孩们纷纷落水,个个惊慌失措的尖声大叫。

  有好几个人不会游泳的,掉到水里喊着救命乱扑腾着,像是落水的小鸡,一下浮一下沉的就喝了几口水。

  唐雨荷还好,虽然脚上还疼着,但水毕竟有浮力,划水问题不大。

  桃夭头上的花环已经被水冲走了,脸被水流冲散的头发盖住了,看不清惊恐的表情,她已经喝了好几口水了,非常狼狈的还在扑腾着做上下浮沉的动作。

  “救,救我。”

  她叽呱乱叫着,一个水流冲过来,而水又往她张开的嘴里灌,把她的声音淹没了,她也被冲出了老远。

  唐雨荷赶紧游过去,靠近了,避开她胡乱抓的手,从后面拖起她的头,把她往岸边拖去,把岸边的小灌木枝塞她手里让她抓着,她死死的拽着不放,就像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能自由的呼吸后,她就开始死命的咳,直把眼泪都咳出来了,心里的恐惧却久久不能平复。

  唐雨荷把还在水里胡乱扑腾要死要活的三四个女生,一个一个的往岸边拖去,让她们抓住了救命稻草后,河面才平静下来。

  她们感觉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神色惊恐,不停的呼着气。

  会点水性已经爬上岸的女生,不敢再下水去帮唐雨荷,此时却也回过神来把她们一个个的拉上岸。

  等远处的男生听到了呼救声,游过来的时候,就剩唐雨荷还在水里。

  那个吓破胆的场景前后也就几分钟的时间。

  女生们浑身湿嗒嗒的站在草地上,落汤鸡一样,脸色惊恐,相当的狼狈。

  “亏得荷子机灵,否则你们的小命都没了。”

  蒙卓丽在落水前,抓住了岸边的一条小树枝,只湿了裤腿,很庆幸的躲过了一劫。

  落汤鸡们都哈哈的向唐雨荷道谢,唐雨荷摆摆手,免了,鱼没钓到,倒是被鱼给拖到水里了,说起来都觉得丢人。

  湿衣服贴在身上,抽柳条的女孩们露出了凹凸有致的玲珑曲线,如受到惊吓的美人鱼。

  水里清凉,唐雨荷发觉在水里,脚也没那么痛了,她还想游一会儿,关键是,那么多男生看着,她不敢上岸。

  即使她自己清楚,现在的她还是一条竹竿直线的,也还是感到别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