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29、郊游(5)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3391 2018-12-17 23:09:36

  肚子垫了点汤之后,大家就围着锅,用筷子在锅里捞着米粉,你一盘我一盘的坐在石头上草地上狼吞虎咽一番,嘴里呼啦啦的吸溜着,谁也没说话,谁也没工夫腾出嘴来搭理谁。

  李萧辰抢得快,给唐雨荷盛了一碗,再迟点,就连汤水都不剩了。

  果然,十分钟不够,锅就见了底,连骨头都被抢了去啃得干干净净的。

  每个人都吃撑了,心满意足的打着饱嗝,四仰八叉的躺在草地上,懒洋洋的看着鸟儿在头顶上飞过,云朵像巨大的棉团漂浮在半空中。

  棉团散开又聚拢,形成各种奇怪的图案,风儿轻轻的吹过树梢,带来花草的清香。

  难得的静谧与安详。

  ...

  吃饱喝足后,确实是太惬意了,唐雨荷斜靠着树,迷迷糊糊的就打起了盹。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是被孟卓丽摇醒的。

  “荷子,你还去洞里探险吗?”

  迷糊中的唐雨荷,听到这句话,一咕噜的就坐了起来,人一下子就精神了。

  “去,怎么能不去呢?”

  这么好的事情怎么能少了她的份儿呢。

  原本想留下来照看她的李萧辰,看着她一脸兴奋的模样,都不好意思提醒她,她的脚受伤了,走不了路,怎么去探险。

  果然,等她蹦跶着要站起来,痛楚传来的时候,才想起她受伤的脚,然后就露出了失望又遗憾的表情,可怜巴巴的,让人忍不住的心里一动。

  孟卓丽看着她的样子,也有些为难,毕竟山洞里,黑暗,路又不好走,她一个脚受伤的,怎么去?

  “要不,你......就不去了。”

  “那怎么行,你们都去了,丢我一个人在这里。”

  唐雨荷连想都不用想,立刻就抗议,山洞探险,多好的机会,想想就刺激,怎么能不参加呢。

  于是,拿眼睛看着李萧辰,看得李萧辰心里发毛,不知道她又要捣鼓些什么。

  “你看着我干什么?”

  “我......你去不去洞里探险?”

  李萧辰确实很想去,不是某个人走不了路嘛,他怎么能放心去玩,丢她一个人在这里。

  小丫头任性起来不是一般的难缠,刚才的那件事,都在他心里有阴影了。

  不等他回话,唐雨荷倒是抢先说了:

  “你背我去啊。”

  李萧辰:“......”

  运动会上怕她摔倒,扶她一下,都说男女有别,恨不得跟他划清界限似的,这会儿倒是不顾忌这些了,还要他背。

  小的时候,他倒是背过她的,她被人欺负了,哭得一塌糊涂的,他就把她背到背上,说带她去个好玩的地方,结果没到半路,她就趴他背上睡着了,鼻涕眼泪还胡了他一身。

  李萧辰嘴角抽着,让他当苦力的时候,才想起他,果然就是只小白眼狼。

  而自己偏偏就喜欢招惹这只小白眼狼,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什么好说的。

  李萧辰沉默的看了唐雨荷一会儿,看得出,她眼里是非常期待的光芒,他还真不忍心拒绝她。

  恰好,此时蒙卓丽又帮忙求情,他就装得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看到大家都走前面去了,唐雨荷就迫不及待的叫起来:

  “那我们赶紧出发。”

  李萧辰缓缓的蹲下身,把唐雨荷背起来。女孩瘦瘦小小的一团,也不重,只是夏天的衣服布料本来就薄,女孩一趴在他的背上,他顿时就感觉一团火一样,把他整个背都烧起来了。

  这种感觉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自从上中学后,就频频的出现,让他极其慌乱迷茫。

  走到洞口,唐雨荷终于看清了长满青苔的崖壁上,古人用繁体刻的罗丛岩几个字,古老而苍劲有力,沧桑却有韵味。

  洞口果然像m形,地面左边是岩石,右边是水潭,他们从岩洞的左边进去,“天南福地”几个大字赫然在目,那里摆着好几尊神像。

  听吴建军说,初一十五常有村人来上香拜佛,洞里有一位老人常来照看佛像,清洁打扫,只是时常遇不到。

  一入洞口,凉风习习吹来,很是舒爽,与外面的炎热反差极大,果然是别有洞天,李萧辰只觉得身上的火消散了些,没那么烫了。

  大家坐在岩石上休息一会儿,吴建军则让人分成三组,拿出早准备好的三支手电分发给他们领头的。

  他们先绕到水潭这边,果然看见水潭里有月影儿,大家都惊奇不已,而水里的游鱼也清晰可见。

  越往里,光线越暗,直至全部漆黑,需要用手电照明。

  岩道迂回曲折,跌宕起伏,只看见无数奇形怪状的钟乳石分列两旁,形态怪异,千姿百态。岩石折射出的光,五颜六色的,如梦如幻,迷离中看清了有仙人床,有寿佛椅,还有一根石柱子,像个和尚在念经,至于石狮,石虎更是随处可见。一行人看得人眼花缭乱,又惊叹不已。

  这些都是水自然滴落而成的奇观啊。

  吴建军不愧是一个称职的导游,由于他自小在这片地方长大,小时候放牛,就不知溜进来过多少回,所以,他即使不用照明,也能找到出口。

  他一路上不停的解说,把他知道的道听途说的都细细的道来,听得大家一愣一愣的。

  听说洞里的神灵是很灵验的,早些年,大概就是二三十年前吧,罗丛村的一妇人生了个男孩,这孩子的奇特之处,就是他居然一出生就会说话,他出生那时就把他母亲吓晕过去,他母亲以为生了一个怪物。

  男孩长到了一岁多,已经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周围的人把他奉若神明,有什么想不通的都去找他,一来而去,他自己也自视甚高,从来不信鬼神之事。

  他看见村人每逢初一十五就带上祭品来洞里祭拜,觉得他们愚昧不堪,于是,在一个夜里,他偷偷的潜入洞里,把所有的神像全都砸了。

  几天后,男孩癫狂口鼻出血而死,有人说,他是因为泄露了太多的天机,受到天惩了,有人说,他是触犯了神灵,被收了去。

  他的母亲为了替他赎罪,修复了神像,还日日守在山洞里,直到死去。

  ...

  一行人听着故事,不知不觉就已经走到了洞的深处,大家正凝神静气,生怕惊扰了洞里住着的生物,小心的往前走着,突然“啊”的一声尖叫,把大家的胆子都吓破了。

  大家朝声源看去,看见桃夭抱着头蹲在地上,非常惊恐害怕的样子。

  慕容淳和她是一组的,忙蹲下去安慰她。

  “怎么啦?”

  “有怪物。”

  桃夭头都不敢抬,用手指了指洞顶。她刚才抬头,发现有无数双蓝幽幽的眼睛盯着她,其中有一双还向她飞扑下来。

  慕容淳手电往上一照,自己也吓了一跳,果然是有无数的蓝眼睛在盯着他们,还吱吱的乱叫着。

  “快把手电关了,这是倒挂的蝙蝠。”吴建军看着有几个胆小的也蹲下了,“只要我们不去惊扰它们,它们是不会伤害我们的。”

  于是,怕无数的蝙蝠飞下来攻击他们,他们赶紧关了手电,周围顿时一片漆黑,加上冷风习习的,人便如在地府的幽深处,直感到毛骨悚然。

  惊慌中,一人握了一人的手,互相传递着温暖,互相鼓着劲,慢慢的往前挪。

  李萧辰紧了紧自己的手,抱紧了后背上的女孩,刚才欢呼雀跃的女孩,此刻也因为怕黑,手抱得他更紧了。

  女孩趴在他的颈脖处,干脆闭上了眼睛,不去看周围的群魔怪影,她轻轻浅浅的呼吸传来,他只觉得脖子处痒痒的。

  好不容易过了这一段,手电重新打开,光明重来,黑暗中有抱在一起的人慌忙分开,红了脸,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模样。

  大家默默的走着,却再无心听吴建军的一路的唠叨,心事重重的还在慌乱中。

  出口处是一个小洞口,光线从小洞口投下来,照在他们身上,地上也形成了一个月影。

  进口处是一个水中月,而出口处是一个陆上月,相映得趣。

  大家都坐在月影处休息,看着外面的荒山野岭,外面炎热翻天,洞里却清爽宜人。

  李萧辰把唐雨荷放在一块大石上,穿越了整个山洞,背着人的他,竟然没有半点气喘,连唐雨荷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没有一点儿重量。

  李萧辰拎过他的背包,迈着大长腿走到众人围坐的月影下,打开背包,把包里的东西哗啦啦的倒在地上。

  声音特别悦耳。

  然后,唐雨荷就听到了一阵欢呼声,还高喊“萧哥万岁”。

  在黑暗中,跌跌撞撞的穿越了长达350米的山洞,岩道七拐八弯,凹凸不平,精彩与惊恐并存,体力与精力损耗太大,此时有食物犒劳,自然是惊喜,都饿鬼扑食一样伸手就抢。

  唐雨荷虽然坐的远些,但耳朵也敏感的听到了食物撞击地板的声音,她也想去抢,只是还没站起来,零食就被抢光了。

  在食物的面前,人的本性就会暴露无遗。

  唐雨荷眼睁睁的看着地上最后一颗糖被一男生抢在了手里,她垮着脸的看着那男生撕开了糖纸,美滋滋的把糖放进嘴里,吞了吞口水,狠狠的瞪了李萧辰一眼。

  李萧辰像是没注意到女孩怨怼的眼神,若无其事的折回来,坐在她的身边,把背包递给她。

  唐雨荷不接,吃的就给别人,背包留给她,什么道理。

  李萧辰还往她手里塞,他看着女孩气鼓鼓的小脸,心里一乐。

  “嗯,打开看看,里面有惊喜。”

  唐雨荷信他才有鬼,不过还是忍不住好奇的往包里看了眼,一眼就笑了,脸就像盛开的花儿一样灿烂。

  李萧辰勾了勾唇,女孩变脸比翻书还快。

  “还是你想着我。”

  唐雨荷狗腿一样的朝他笑着,他可真是她肚子里蛔虫啊,居然把她最喜欢吃的都留了一份。

  “算你说了句有良心的话。”

  尽管男孩的变声期还没有过去,但是略显沙哑的带着磁性的声音已经很吸引人了。

  “嗯,我会记着你的好的,哥。”

  唐雨荷嘴里含着一颗糖,糖在嘴里滚动着,说话有些含混不清。

  但是她的声音软软的,直软到了他的心里了。

  桃夭的眼睛一直看着李萧辰,李萧辰对唐雨荷倒是寸步不离的,她沉水底了,他拼命去救她,他受伤了背她,而自己呢,她掉水里,不见他,他在洞里受惊吓了,他连看都不看一眼。

  差别怎么那么大,都是唐雨荷害的,否则李萧辰不会这样对她,她故意的刺激唐雨荷掉回水里,没想到李萧辰竟会不要命的去救她。

  她的命还真大。

  ...

  吴建军忙着帮人拍照留念,那时候的相机和胶卷都是稀罕物,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也只有李萧辰有本事弄了来。

  男女生们在吴建军的面前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对着镜头咧开了嘴,故意的挤出一丝微笑来,青春便在那一刻定格,成为了永恒。

  回来的路上,每个人都沉默着,刚才的点点滴滴都成为了记忆里的一点浪花,以后要回忆这一段美好的时光,只能通过照片在记忆的海洋里翻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