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30、成长的烦恼(1)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3169 2018-12-18 23:39:39

  回来的时候,李萧辰在镇上买了药膏默默的蹲在路边帮唐雨荷擦在了伤口处,才把她送到了村口。

  唐雨荷一瘸一拐的往家里跳,一边搜索枯肠的找借口,等到家的时候,已经是精疲力尽了,可借口还没找到。

  硬着头皮推开家门的时候,家里空荡荡的,只有阿奶在家,而阿奶却是迷糊的昏睡着,她拍了拍胸膛,大大的呼了口气,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否则母亲问东问西的只怕会露馅。

  唐雨荷匆匆的胡乱吃了点东西,收拾好衣服,留了张字条,就出来了。

  她坐李萧辰的车去的学校。没办法,她的脚因为泡水太久了,感染了,肿得馒头一样大,连走路都艰难。

  到了学校,唐雨荷连续擦了一个星期的膏药,才慢慢的消肿。

  她倒是想在路上扯一把草药去学校的,但被李萧辰拦住了,她也觉得太麻烦,只好作罢。

  这期间,唐雨荷上教室回宿舍甚至上个厕所,都是孟卓丽扶着的,孟卓丽几乎成了她的拐杖。

  没想到,风言风语居然先她一步,已经在学校传开了。

  某个人还嫌事儿不够大,常伸个手来要扶她一把,都被她挥开了,她虽然有表妹这个盾牌替她挡着明枪暗箭的,也快支撑不住了。

  那日去郊游发生的事情,或许是有人故意而为之。

  她救人的事情没有人知道,李萧辰背过她,抱过她,两人孤男寡女的呆在山洞里的事情,却被传得满天飞,好像是他们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话传到唐雨荷的耳朵里非常难听,说唐雨荷根本不是李萧辰的表妹,说是唐雨荷一直缠着李萧辰,说她一个女孩子不知羞耻不懂自爱,还有很多不堪入耳的话,唐雨荷都没法继续听下去了。

  唐雨荷原是对这些话不太在意的,毕竟身正不怕影子歪,可当她被许洋叫到了办公室,即使许洋是用很委婉很温和的语言批评了几句,唐雨荷还是觉得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回来之后就什么话也不说,只憋着一股气,呆呆的坐着,望着窗外,眼泪却扑簌扑簌的掉。

  蒙卓丽气不过,和传谣的理论了几回,每次都被气得呼呼的哭。

  唐雨荷反倒要安慰她,叫她把耳朵堵上就好了,有些事越抹越黑,还不如干脆不闻不问,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李萧辰是从吴建军的口中听到的谣言,吴建军鹦鹉学舌的学给他听的时候,他都想要把吴建军的嘴给撕烂了。

  这完全是故意给唐雨荷抹黑,要毁了她的名声啊。

  而且这些事情都是他做的,却只单单针对她,他即使再傻,也还是明白了整件事情,只怕是某个暗恋他的女生怀恨在心,故意而为的。

  李萧辰看不得女孩伤心难过,可他暂时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处理这件事情,他伸手想拍拍她的肩膀,想安慰她。

  可他的手还没碰到她,就被她打掉了,她是用了狠劲的,打得他的手红了一块,辣辣的疼。

  然后,她几乎是竭嘶底里的对他吼道:

  “你离我远点,越远越好,我不想看见你。”

  李萧辰显然是被她吓到了,他见过她撒娇耍横无赖的样子,这样凶巴巴凶人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

  他只好默默的走开了。

  ...

  李萧辰虽然不敢再去靠近她,不和她说话,但还是偷偷的关心她,怕有人会欺负她,同时暗中调查是谁搞的鬼。

  一日,傍晚时分,他和吴建军路过果园,忽听到里面传来闹哄哄的声音,像是有人吵架打架了,这种事情在男生中见多了,气不顺就躲在果园里干一架,打得鼻青脸肿的,出来后照样称兄道弟。

  心想着这会又是谁约架了,吴建军已先他一步跑了进去,看见一群女生在围着一个女生张牙舞爪拳打脚踢。

  正想着,这些女生也太猛了,等他看清了被欺负的女孩时,他马上就惊呆了。

  他忙忙跑出去,拉了李萧辰就重新跑回去。

  “是表妹,萧哥。”

  李萧辰被他这没头没脑的话弄得云里雾里,仅是因为事关唐雨荷,他就跟着跑,结果等她看见被欺负的是唐雨荷时,他整个人就要爆发了,大吼一声:

  “你们干什么?”

  那些个女生见到他们,都赶紧缩了手,讪讪站一边去。

  李萧辰看着女孩孤零零的蹲在地上,抱着头,头发被扯乱了,衣服也被扯乱了,心里一阵刺痛,把她拉起来。

  唐雨荷泪眼婆娑的看着他,让他的心里又是一顿,他想起她小时候,被人欺负的时候,也是这副模样,心里就难过得想哭。

  当他帮她理了理凌乱的头发,却发现她白皙的脸上有两个手掌印时,他咬牙切齿的转过头,瞪着那些女生,眼里冒出杀人的狠厉来。

  “谁干的?说!”

  没有人回答他,女生们都欺软怕硬的,这会儿被他的凶狠吓住了,都温顺得像小绵羊。

  “我从不对女人出手,这是最后一次,如果我再发现你们当中任何人再敢欺负她,就别怪我出手了。滚。”

  李萧辰气得脸都绿了,要不是他死死的控制自己,只怕忍不住就挥拳过去了。

  他要真出手,一群女生一起上也不是他的对手。

  他自己受多大的委屈都无所谓,反正他的皮厚,脸皮也足够厚,问题是影响到唐雨荷的名声,把她说成了一个坏到底的女孩,还连累到她被一群女生攻击,他就不能坐视不理,不能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了。

  吴建军被吩咐去卖药,只剩下他们俩的时候,李萧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她,只能是明知故问了。

  “怎么样,你还好吧?”

  唐雨荷不说话,只狠狠的瞪着他,好一会儿,才一字一字的恶毒的说:

  “拜你所赐,李萧辰,我现在很不好,你满意了?”

  “你能不能离我远远的,越远越好,我不想见到你,我恨你。”

  说完,也不再看他的脸冰到了极点,一瘸一拐的走了。

  唐雨荷的脚伤还没好,脸上又添新伤,她觉得自己简直还是倒了八辈子霉了,这一件件,一桩桩的坏事尽往她身上泼。

  今日晚饭后,她原是要上教室去看书的,半道上一个隔壁班的女生拦住她,说有人找她,让她去一趟,她当时没想那么多,就跟着去了。

  等她跟着来到了果园外,知道情况不妙转身就要跑,却被她们拖了进去。到了果园里,早就等在那里的一群女生二话没说就对她一阵拳打脚踢。一边打还一边骂:

  “让你还敢说是李萧辰的表妹。”

  “让你还敢去勾引李萧辰。”

  “我看你就是不顺眼。”

  “给我离李萧辰远点。”

  ......

  有个女生冲上来就给了她两个巴掌,她瞬间就耳朵呼呼的鸣,脸辣辣的疼,眼泪也跟着飚了出来。

  她只好抱住头,让拳脚无情的落在她的身上,痛在身上也痛在心里。

  女生们恶毒的话句句都不离李萧辰,都是李萧辰惹的祸,她怎么就不知道离他远一点呢。

  唐雨荷一边想,眼泪又不争气的吧嗒吧嗒的往下砸。

  人都怎么啦?小时候她也经常被人欺负,他也还是那样照顾她,为什么长大了就不行了?

  唐雨荷刚才一字一字的对李萧辰放出那些狠话之后,自己也是伤透了心,干脆就坐在地上呼呼的哭。

  ...

  李萧辰看着女孩慢慢远去的落寞的背影,看着她在不远处跌坐下来呼呼的哭,心里也难受到了极致,眼眶也跟着红了。

  他知道一切的根源都在自己,既然她不想看见他,让他离远点,那他就离远点吧,只要她高兴就好,只要能还她安宁就好。

  他默默的看了一眼她的背影,那个坐在地上抱成一团的伤心的女孩,然后转身离开。

  吴建军拿着药膏回来了,跑得满头大汗的,把药膏递给他:

  “萧哥,给。”

  “你拿去给她。”

  李萧辰丢下一句话后,也不管吴建军的愣怔,径自的走了。

  吴建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最了解李萧辰,对唐雨荷这个表妹,表面看起来冷冰冰的,实际上是最在意不过了。怎么这会儿倒是撒手不管了?刚才发生了什么?吵架了?

  ...

  李萧辰回到教室,直接就把孟卓丽叫了出来。

  孟卓丽正在担心唐雨荷,这丫头说来教室的,她一下子走不开,就让她自己先来了,结果这个点了都不见她。

  不过,李萧辰找她,还是第一次,很快就冲淡了她心里的担心。

  没想到李萧辰从口袋里掏出饭票一股脑儿全交给了孟卓丽,细细的交代了唐雨荷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让孟卓丽以后帮她买饭,照顾她。

  末了,许了她一大堆好处,还告诉她,唐雨荷现在在哪儿,让她去把她拉回来,她的脚伤还没好。

  孟卓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看见他的眼眶红红的,声音都是沙哑的,她都想跟着哭了。

  “发生了什么事吗?”

  她完全忘记了和李萧辰第一次近距离的说话,忘记了李萧辰第一次和她说那么多话,她刚刚的那份惊喜,全被莫名的伤心所取代。

  “你去到就知道了。”

  李萧辰没有再说话,只让她快点过去。

  蒙卓丽一边跑一边说:

  “放心吧,她是我的朋友,我会照顾好她的。”

  都怪她,这段时间她该陪着她的。

  ...

  李萧辰想着远离她一段时间,等事情平息了,谣言就会自然的消失了。

  于是两人见了面也不再打招呼,李萧辰还要承受来自女孩仇人一样的眼神,然后装作如无其事的低头走过去。

  为了转移别人对唐雨荷的关注,李萧辰不仅远离她,搬到了教室最后一排去坐,和她保持距离,桃夭或者别的女生故意来找他请教问题的时候,他也不再拒绝,不再冷言冷语,而是和她们有说有笑的。

  于桃夭来说,这简直是让她万分惊喜。

  某日,李萧辰和桃夭有说有笑的从唐雨荷身边经过,而女孩只冷冷的看了一眼便低下了头,仿佛没有看见他们一样,李萧辰的心竟然莫名的酸痛起来。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