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25、榜上有名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3092 2019-07-30 22:49:27

  尽管从唐雨荷嘴里发出的声音是因为害怕而发颤的,但好歹是转移了那么一点点的注意力,脚步就稳了些。

  只是这歌声唱得不仅有气无力,还很心不在焉,听着比呼咽还难听。

  因为她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耳朵和眼睛上,耳朵在细微的风声中,极力的分辨周围有没有什么怪异的声音,而眼睛,只关注脚下的路。

  唐雨荷僵直着脖子,眼睛死死的盯着手电投下唯一的光束,目不斜视,不敢往旁边看,生怕一不小心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会直接的吓晕过去。

  晚风轻轻的吹着,光线照耀着脚下的路,旁边的草丛里,蛙虫鸣唱,萤火中在她身旁飞舞,忽上忽下,忽明忽暗,如果不是因为害怕,夏日里,乡间沉沉的夜晚其实是很美的。

  可是,唐雨荷的脑子里,此时尽是浮现些稀奇古怪的画面,想起小时候听过很多民间的鬼故事,便有无数恐怖的画面在眼前掠过,心就害怕得揪成一团。

  唐雨荷拽紧了拳头,胆战心惊的继续踯躅前行。

  忽然,她顿住了脚步,当看清楚了手电光束下的坟头时,她显然还是吓了一跳,怎么会不知不觉的就走到这里来了?

  或许因为天黑独行,心慌害怕,她竟然操了近路,要穿过一片乱坟岗,才能到达村口。

  唐雨荷想回头,可是路有些远,她咬了咬牙,尽管心里害怕得不行,但决定穿过乱坟岗回家。

  难不成土堆里的东西还能走出来拦她的路不成?

  唐雨荷显然是被自己突然冒出这么个想法吓得心里哆嗦了一下。

  有时上学为了赶时间,也走过这条路,白日里也没觉得有什么,淘气的孩子甚至还爬到坟头上去打架。

  可是,在如此黑漆深沉的夜晚,唐雨荷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这里,只觉得阴森恐怖,魂都快没了。

  从小就听村里的老人说,乱坟岗的磷多得都堆积在地面上了,在夏日气温高天气干燥的夜晚,很容易就会自燃。

  荒郊野外的突然就燃起了那么一堆绿色的鬼火,想想就觉得非常的可怕。

  唐雨荷的眼睛,不受控制的往四周瞄了瞄,没发现有鬼火,心里定了定。

  却看见漆黑阴森的树影,在淡淡的月色下婆娑摇曳着,隐约可见一堆堆高起的土堆,狰狞而又恐怖。

  此刻猫头鹰的叫声传来,更是让她胆战心惊毛骨悚然,连呼吸都变得粗重了,心脏因为害怕都要蹦出来了。

  唐雨荷的声音尽数的卡在了喉咙里,在这黑乎乎的荒郊野外,自己一个人唱歌,本来就十二分的诡异,要是把土堆里的东西招出来了,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足够把她给直接吓死了。

  唐雨荷缩了缩脖子,吞咽了一下口水,再不敢发一丝声音来。

  她双手抱在胸前,鼓了鼓气,几乎是闭着眼睛,在一瞬间拼了命的撒腿就往前跑。

  黑沉沉的夜里,响起哒哒的脚步声,呼吸沉重而又慌乱,风儿在耳边呼啸而过,唐雨荷只觉得后背冷嗖嗖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跟了上来,她跑它也跑,她停它也停。

  唐雨荷头皮发麻,心都要跳出来了,又不敢往后看,只好加快了脚步,没命的往前冲去,只要跑过这一段就安全了。

  一路冲到了村口,唐雨荷远远的看见窗户里透出熟悉的柔和的灯光,那是母亲为她留着的,等着她回家的灯光。

  唐雨荷拍了拍还在激烈跳动的心,大大呼了一口气,只感觉到身上的衣服黏黏的,伸手一摸,原来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唐雨荷迷恋的看着,不远处,穿透了重重黑暗的微弱的昏黄灯光,指引着回家的路,刚才的毛骨悚然落了一地,她的心莫名的安静下来不再害怕。

  光明就在前方不远的地方。

  后来的日子,也就慢慢的习惯了。

  反正,再怎么惊怵,也没有那晚惊怵;再怎么害怕,也没有那晚害怕。

  或许是走的夜路多了,虽然依旧会害怕,但却不再是心惊胆战,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胆子变大了,还是习惯使人坚强。

  每晚从学校回家之后,家里人都睡了,唐雨荷仍然坚持学习到深夜。

  笨人嘛,只会用最笨的招式来对付横在面前的困难。

  唐雨荷坚持了一个月,就迎来了考试。

  ...

  到了七月底,唐雨荷去学校看榜。

  刚到学校门口,唐雨荷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儿,平日安静的校园,此时居然闹哄哄的像是菜市场。

  远远的看去,操场边上原来做板报走廊的那一面墙上,贴满了红红的榜单,一大串的名字挂在上面,旁边的人已经挤得水泄不通。

  唐雨荷气息不稳的跑过去,加入到那群闹哄哄的人群里。

  她紧张的有些头晕,踮起脚尖看,视线却被前面的人挡住了,看不见,想挤进去又挤不进去,着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

  唐雨荷深吸了一口气,按捺住心头的狂跳,使了浑身的劲儿,挤进吵吵嚷嚷的人群里,然后伸长了脖子在一大堆密密麻麻的名字中寻找着自己的名字。

  看了一张名单,没有,再看一张,还是没有,唐雨荷的心仿佛跌落了万丈深渊,感觉自己就要万劫不复了。

  “哦,我再不敢往下看了,万一没有我的名字怎么办?”

  旁边的女孩,额上冒着大颗的汗珠,一脸焦躁的样子,不停的轻轻的拍着胸膛,压抑着就要跳出来的心脏,嘴里喃喃自语。

  唐雨荷闭上了眼睛,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里默念着:

  “我一定考上了,一定会有我的名字的。”

  再次睁开眼时,她快速的扫过了密密麻麻的名字,直到第六张榜单的时候,她终于发现了自己不知写过多少遍,念过多少次的,早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三个字:

  “唐-雨-荷。”

  唐-雨-荷,唐-雨-荷,她又默默念了两遍,没错,是唐雨荷。

  然后她揉了揉眼睛,又揉了揉眼睛,又念了三遍,确定自己不是看花了眼,还用手狠狠的掐了一下大腿,直疼得眼泪都要飚出来了,确定不是幻觉,才疯狂的跳起来。

  结果不小心撞到了后面看榜人的下巴,两人都疼得龇牙咧嘴的倒抽了一口气。

  而唐雨荷完全顾不上疼,吃力的掰开人群,挤出来,站在太阳底下,大声的叫嚷着:

  “我考上了,我考上了,哈哈!”

  周围有很多双眼睛看过来,羡慕的看着她欢天喜地的疯跳着。

  跳得累了,唐雨荷停了下来,才发现操场上的人,分成了三拨。

  还没知道成绩的,正万分紧张焦急的在榜单上寻找着自己的名字。

  考上了的站在一边,欢天喜地的眉眼全是笑,激动的互相拥抱互相道贺。

  考不上的呆在另一边,无一例外的耷拉着一张苦瓜脸,满脸愁容。

  唐雨荷激动得忽略了周围所有人的神情,抹了抹眼角的泪花。

  不知什么时候,眼里竟然有了泪,是高兴的泪。

  恍惚中,仿佛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对她说:

  “好样的,荷子。”

  两年了,那个人已经消失了两年。

  当初或许是为了他那一句不经意的话,唐雨荷拼命了两年。

  可惜他现在不在这里,要是他看见自己如此这般模样,会不会又嘲笑她没出息?

  中学是她向往的地方,也是为了赴一个两年前的约定。

  ...

  人群中,唐雨荷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在明媚的阳光下,穿着一条雪白的裙子,衬托出她的肌肤更加的白里透红,她定了定神,是桃夭。

  桃夭微笑着向她走来,她永远是这样一副落落大方的样子,微笑自信。

  看她的样子,不用想就知道她肯定是榜上有名了。

  “恭喜你,荷子。”

  “同喜同喜。”

  唐雨荷打着哈哈,同学五年,桃夭对她一直是疏离而冷淡的,五年里,她和她说过的话,用五个手指都能数得清。

  唐雨荷有些意外的看着她。

  桃夭也不介意,直走到唐雨荷的身边站住,看着她,声音很柔,听着很舒服。

  “荷子,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呗。”

  “你知道李萧辰去哪儿了吗?两年了,无影无踪的。”

  “他没有告诉你吗?”

  你们当年都是班长,在一起学习接触的机会肯定比她多得多,李萧辰不告诉你,肯定有他的道理。

  既然李萧辰不想说,唐雨荷也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多嘴。

  桃夭美丽的双眼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在夏日炎炎的空气中留下一声叹息。

  ...

  唐雨荷考上了中学的消息迅速的传播开来,这条爆炸性的消息让整个村子都炸开了锅。

  唐村有多少年没有一个人能考上中学了?

  好像是自从唐明之后的三四十年里,唐村再没出过读书人。

  唐雨荷是这些年村里唯一一个考上中学的孩子,也是这么年来唐村出来的第一个女中学生。

  消息从一个人的口传出来,又从另一个人的口传出去。

  “听说老八那个捡回来的闺女考上中学了,消息是真的吗?”

  “是真的。有人去确认过了。”

  “这老八的命也太好了吧,无意中捡回个闺女还是个宝贝啊。”

  “那可不,全村的孩子就她一个人考上,也太扎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