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远方的上方

26、奇闻怪事

远方的上方 一苇情 3171 2019-07-30 22:51:54

  不知什么时候起,唐雨荷莫名其妙的被一种嫉妒的情绪包围着,这种情绪很快的演变成一股恨意如潮水一样的涌来。

  他们是怎么也想不通,像她这样太阳一晒就蔫,干活没点力气,风一吹就倒的弱不禁风的小丫头片子,竟然把全村的孩子都给比下去了。

  关键是,唐雨荷还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野种,这就更加大大的刺激着他们的神经。

  要比起来,她唐雨荷无论是身材长相聪明程度,都是排在最后的一个,怎么就考上中学了呢?

  当初筹款建学校的时候,可是村里的每户人家都捐了钱的,怎么就独独她唐雨荷能上中学,难不成大家捐款建校独独让那个小丫头占了便宜去?

  全村的阿公阿婆伯父伯母叔叔婶婶都想不通,和她一起上学的那群孩子也想不通。

  一种无法控制的怨恨情绪,就像是秋高气爽的季节野地里的火苗,迅速的蔓延开来,就好像是唐雨荷这个不知哪里来的小野种,占了村里最大的便宜似的。

  若要论起小心眼儿红眼病,天下竟是无人能敌这唐村人的,想着当初不是如此这般,父亲也不至于到现在还窝在这穷乡僻壤里,一辈子出不去。

  唐雨荷看着他们急红了眼的样子,心里竟有莫名的快意。

  真的是大快人心啊。

  唐家人的闹剧是一出出的上演着,报复解恨的手段也是闻所未闻。

  今天是三婶拔了地里的菜,母亲陈月凤去找她理论,她竟然理直气壮的说:

  “你荷子考上了中学,就用不着种菜了。”

  这是什么歪理?陈月凤当场瞪眼气结,难道该生气该理直气壮的不是她么?

  再说了,她家何子考上了中学,关你地里的菜什么事?竟需要拿它出气?

  结果这事还没平,第二天一大早又听说大伯犁田的时候故意把田埂给铲了,还丢下话说:

  “我孙子都考不上,你那病病蔫蔫的女娃却考上了,看你比我厉害。”

  五婶也不甘心,带着她的儿子气匆匆的到门口叉着水桶腰就骂开了:

  “学校又不是你家开的,我也捐了钱的,为什么你唐雨荷可以去读,我儿子就不能?”

  这种啼笑皆非的闹剧时常的骚扰着他们一家人平静的生活,闹得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刚开始,陈月凤还去找他们理论理论,后来干脆就睁只眼闭只眼,由着他们闹去。

  知道他们是嫉妒得发狂,才要闹,才气不过,等他们闹够了气平顺了,也就过去了。

  唐雨荷觉得终于扬眉吐气了,心里想就要气到他们,把他们气疯了才好。

  别人会来攻击你,那是因为你的与众不同,说明你已经越过了他们,已经不和他们站在同一个水平线上,而是站在更高的位置上了。

  父亲看唐雨荷的眼神变得温和了很多,尽管还夹杂着很多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但毕竟这么多年来唐雨荷总算是为他出了口恶气,心里感觉舒坦了很多。

  日日一天天的过去,原来带着明显敌意的闹剧,慢慢的演变成了各种风言风语。

  三姑六婆们用上了她们长长的舌头巧舌如簧的在母亲的耳边不停的吹风:

  “我说老八家的啊,女娃迟早是要嫁人的,你给她读那么多书,到头来还不是跟了人家跑了?”

  “万一在学校里跟人跑了,像那个老五一样,肚子大了你都不知道,如何是好?别花了那么多钱,到时候人财两空啊。”

  老五是大伯父的第五个女儿,这段时间关于她的风言风语挺多的。

  “你说你有钱留着给儿子娶媳妇不好吗,干嘛要送女娃读书,读出来了又不是你家的。”

  “老八媳妇,别说我没告诉你啊,送女娃读书,别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你家是全村最穷的,还送女娃读书啊,还是个捡来的,又不是自己亲生的,没人有你这么傻,简直就是笑话。”

  陈月凤确实是被这些风言风语闹得心神不宁,烦躁不安,拿不定主意,于是连续几个晚上都和唐明闹仗。

  不给唐雨荷继续上中学吧,也太可惜了,说不定会毁了她的一生。

  给唐雨荷上中学吧,想想她们的话也有些道理,还真怕这些话灵验了。

  这么些年,她确实是把她当成亲闺女一样的养着,可是......万一......不说别的,就说万一她找到了亲生父母,离开了他们,那还真的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连续几天,夫妇两人吵来吵去,也得不出结果,便决定探探唐雨荷的决心。

  于是那天晚上,当着一家人的面,父亲严肃的对唐雨荷说:

  “家里的条件不好,两个弟弟也在读书,需要很多钱,每年收的稻谷留下口粮种子都拿去卖了给你们交学费。撇开村里人的风言风语不说,三年的初中还是需要很大一笔钱的。要不你就回家帮帮忙,供两个弟弟读书。怎样?”

  唐雨荷听了,眼泪当场就“吧嗒吧嗒”的往下流,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

  “爸爸妈妈,你们就送我去读书吧,我不想一辈子就这样了,我想去读书,我保证我一定好好学,一定争气,将来有出息了,一定好好孝敬你们,一定扶持两个弟弟。”

  父亲看着她悲恸的神情,看出她眼里的哀求,心就软了。毕竟是养了十几年的闺女,即使是只狗也有感情了,何况是个人呢。

  “你保证你一定做得到?”

  “我保证。”

  唐雨荷用力的点头,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含着泪的眼睛迷蒙蒙的。

  “好,有你这句话,我和你妈就算是砸锅卖铁也送你去读书。”

  唐明咬咬牙终于是下了决心,决定顶着一村人的风言风语,也要继续送唐雨荷去上学。

  这孩子给他争了一口气,他总不能把这刚舒出来的一口气给灭了,长他人威风吧。

  他知道,这种煽风点火的事,是唐家人的特长,如果自己真那样做了,岂不是正中了他们的圈套了?

  几天后,唐明把十头刚出生两个月还没断奶的猪娃给卖了,凑够了学费,准备把唐雨荷送到镇里唯一的中学——三棵树镇中学。

  ...

  话说老五的事儿,很快的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原本盯着唐雨荷的眼睛转而投到了老五的身上,终于让唐雨荷终于大大的舒了一口气。

  老五是大伯父最小的女儿,也就是三爷的五姐,比唐雨荷年长两岁多,唐雨荷该叫她五姐的,去年小学刚毕业,没有考上初中,就留在家里帮忙干活。

  可姑娘大了也留不住,她竟偷偷瞒着父母给自己找了个男人。

  大伯父大伯母平日里也忙,就没怎么留意她,直到那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大伯母见她胃口很好,冷不伶仃的瞧了她一眼,发现她竟腰圆体胖变了身形变了样子,便心中生疑。

  大伯母把五妹关进房间里严厉的责问她,刚开始她还支支吾吾不肯说,后来被大伯父狠狠的抽了几鞭子,她才哭着吐露了实情。

  原来是她和对面李村一男的好上了,这男的比她大了10岁,对她很好,常给她买吃的带她去玩儿。

  他们曾一起偷偷的约会过几次,有大半年的时间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她特别能吃能睡,看着胖了很多。

  大伯母当场就气晕了,骂骂咧咧了一整天,晚上还呼呼咽咽的哭了一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族里虽然世代为农,却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

  大伯父虽然有五个女儿,大姐二姐三姐虽已出嫁,但都是明媒正娶的,四姐虽有男朋友,那也是去年才由媒婆介绍,正正当当的谈着恋爱的。

  没想到五姐十六岁不满,却懵懵懂懂的肚子大了都不知道。

  大伯父在族里的威望高,五姐做出如此出格的事情来,直让他觉得老脸都丢尽了。

  早年间,唐李两村是禁止通婚的,遇到这种事情都被沉塘处置。

  虽然这些年禁止使用私刑,关系也缓和了很多,但还不至于自由开化到这种程度。

  老五闹的这出,真的是自己找死的节奏。

  大伯母怒气冲天的要找男方算账,但看着五妹那日渐隆起的肚子,知道不能等了,只好咽下这口气,要去见男方的父母。

  没想到男方的父母也不知情,全是这两个熊孩子干的好事。

  大伯母原是要数落一番的,看到这情形也开不了口,再说虽是男孩年纪大了些,但也还眉清目秀的看得过去。

  眼下的当务之急便是把他俩的事给办了,以掩人耳目,否则即使没有古时候沉塘的危险,族里人的口水也会把人给淹死的。

  于是匆匆忙忙发了喜糖,潦潦草草的请亲人吃了一顿饭,由于没到年龄无法领结婚证,双方父母族人作个证就算是结婚了。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村里传得沸沸扬扬的,也亏得这几年,人的眼睛心思开阔了不少,再说大家忙自己的事还忙不过来呢,哪有闲心去管别人的事情,惊涛骇浪的也就慢慢平静下去了,否则非闹出人命不可。

  ...

  母亲常常用老五的事情来告诫唐雨荷,要洁身自好,自珍自重,千万不可做出这等糊涂事来。

  唐雨荷只是稀里糊涂的点着头,对于男女之事一窍不通。

  她只想着,要去上初中,以后还要上高中上大学,要走到一个与现在完全不同的世界里,哪有时间去想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