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皇权之永云汉

第二节

皇权之永云汉 噬梦1 2876 2019-03-15 06:00:00

  其实之前并没有确定可以成功溜出去,所以他们没有商量具体要去哪里玩,这样一来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经常溜出去的白恒远和白陌珉的身上。

  二人头一次享受到众人期待的眼光不由得挺直了腰板骄傲了起来。

  “别得瑟了,快说说我们接下来去哪玩?”

  白恒远想了想激动的冲众人说道:“不如我们去赌坊吧”

  “赌坊?”

  两字一出,众人皆是变了表情,有的一脸兴奋,心想从来没有去过赌场这次终于可以见到传说中的赌场了;有的一脸担忧,心想他们身为读书之人去哪种地方是否有些不妥,可是内心深处也好奇想去看看;还有极少的向白致远和斛这种正直无比的孩子,一脸拒绝,怎么也不肯去。可毕竟坚定不去的就只有他们俩,根本决定不了什么。逃学大队还是不可逆转的浩浩荡荡的朝赌坊进发。

  到了赌坊门口,他们俩却怎么也不肯进去,两人站在门口活像两尊雕像,其他人都准备进去了才回头望向他俩。白文宣对这赌坊早就已经向往了许久了,见他俩不肯进,跑回去,拉住白致远的胳膊“走啦”不由分说的就往里面拉。

  白斛的背挺的更直了,坚定的认为那种地方就不是读书人去的,他和白致远一定不会进去。

  白致远被她硬生生的给拖了进去,只留下一脸慌张的白斛,没人拉他他也不好跟着进去,抬头瞅瞅站在门口的众师兄弟皆是站在门口静静的望着他,一点没有要过来的意思,场面变得更加尴尬。

  白文宣没有注意到他的心里活动,拉着白致远就往里面走,众人一见也跟了进去,只留白斛一人在风中凌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有说有笑的进去了,自己站在门外是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干脆挺直腰板站的在门外站的笔直,坚定自己的信念:那不是读书人来的地方,引得周围人纷纷侧目。

  他们一进去就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这赌坊从外面看只有小小的一两间店面,实则别有洞天,粗略的数了一下这才早上就已经有十几桌了,每桌五到十人不等,这还不包括周围看人热闹的人。嵇灵渌看看他们刚才进来的门又意味深长的瞥了白恒远和白陌珉一眼。后门啊,看来平时没少来啊。

  他们这些人中只有白恒远和白陌珉经常光顾,其他人来都没有来过,只见二人卷起袖子趾高气昂的来到一桌前示意他们过来学着点,众人纷纷围了过去。

  嵇灵渌也凑过去看,无非就是再普通不过的猜大小,瞬间兴致下去了一半,百无聊赖的四处张望着。

  白恒远坐在桌前从袖中掏出几张银票,霸气的往桌子上一拍“压大”看样子就知道是久混赌场之人。

  周围的人纷纷叫好起哄,白家弟子在将他俩围在一个半圆中,既好奇又期待的睁大眼睛望着桌上,桌上还有其他三个人,一个商人模样膀大腰圆的堆坐在凳子上,垂下来的肉几乎都要遮住凳子了,要不是旁边还有两个细细的把手,嵇灵渌真的以为他是悬空的坐在那里呢。一个眼睛中满是血丝,眼神疯狂却又带着呆滞,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经看不出了颜色,破破烂烂的还散发着难闻的恶臭,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颓废,一看便是一个病入膏肓的资深赌徒,他用他那已经受到皮包骨头的手从怀中颤颤巍巍的掏出一张银票,看着面前的大小二字犹豫再三最后拿定主意将那张皱皱巴巴的银票用力的拍到那个大字之上,“啪”的一声,桌子都抖了两下,那个商人斜眼看着他不屑的从鼻子发出一声冷哼,好像在说一副穷酸样,就那点钱也好意思拿出来丢人。

  这两个人都没有什么,让嵇灵渌注意的是坐在白恒远对面的那个人,那人并不像其他两个人那样一来就吸引了旁边人的注意,与他们相反,他只是静静的坐在对面,不胖不瘦,普普通通的外表使得更加没有人会注意到他,桌上没有摆多少钱,周围也没有围多少人,可即使这样嵇灵渌还是从他不断转动的眼珠中看出了此人绝非表面看上去的那样无害,看着他不停的左右瞟着,不断的观察着桌上的其他三个人,嵇灵渌明白了,可她并没有上前阻止,反而把手往后一背,一会儿看看这桌一会儿看看那桌。

  白恒远保险起见第一把只拿出了一小部分的钱,和白陌珉讨论半天将手中的几张银票压到了大上,那商人不屑的哼了一声,身后的仆人弯着腰双手恭恭敬敬的给他捧上了一把大银票,他用他那肥腻的大手接过银票,在空中抖抖,纸质的银票在空中发出沙沙的声音,那商人一脸得意的看着众人,又向桌上的其他人挥了挥,像是在说看这才叫玩。

  大手一挥将那一大把银票也拍在桌子之上,只不多他与白恒远和那个赌徒不一样,他压的是小。然后往后一靠,臃肿的身子再一次将凳子埋没。

  至于另一个人,他见那商人压了小也默默的把桌上的银票推到了小上。身边围观的人也纷纷跟上。

  一个身材高大的黑壮男人拿起桌子中间的骰子,在这里他们习惯叫他老庄,只见老庄拿起桌上的骰子,上下左右的摆动,他粗壮的胳膊来回晃动,骰盅里面不断传来骰子滚动的声音,周围的人都摒住呼吸,一个个望眼欲穿,就好像可以透过骰盅看到里面的骰子,可以通过滚动的声音听到骰子的点数。每个人的心仿佛都在跟着里面的骰子的滚动而滚动。

  摇了大概七八圈,他停了下来,在众人的注视下将骰盅放到桌上,所有人的眼睛都紧紧盯着桌子中央那个小小的圆筒。

  大大大,白恒远和白陌珉紧紧的盯着,嘴上还不停的轻声念叨呢,围在四周的白家弟子也握紧双手,心里喊着大大大,一定要是大!

  那赌徒比他们更着急,干脆探出身去,半个身子都趴在桌子之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骰盅,看样子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了。

  骰盅的盖子被一点点的打开,白恒远,白陌珉和那个赌徒不由自主的身子往前凑,一双眼睛中只有桌上那一个小小的骰盅,白文宣紧张的紧紧攥住白致远的衣袖,眼睛也是紧紧盯着那个刚刚打开了一条缝的骰盅。

  大大大

  小小小

  无数人心中开始默念。

  骰盅被全部打开。

  “大!”

  那赌徒第一时间兴奋的惊呼出声,一双手四下挥舞似是迫不及待要将桌上的钱全部都收入囊中。

  反观白恒远这边就平静的多,得意的冲围在自己身边的师兄弟们挥挥手,白让凑到他耳边小声的问:“那我们这把可以赢多少啊?”

  白恒远冲他大概比了个数,白让立马瞪大眼睛,收住声音用口型说:“这么多啊!”

  白恒远得意的点点头,白让惊的嘴巴也合不住了,转身向后面的师兄弟好像在跟他们说,这一把赢了多少多少钱。

  身后不断传来吃惊的抽气声,白恒远和白陌珉坐在前面,没有回头,但腰板仿佛比刚刚坐下的时候直了很多,甚至比站在门外当石狮子的白斛还要直。

  那商人一见自己压错了,气的狠狠的拍了下面前的桌子,桌子狠狠的抖了一下,可现在没有人注意那个,他们要不正在懊悔自己刚刚为什么选择了小,有的正眼巴巴的等着拿钱呢。

  第二局白恒远又赢了,他端正的坐在凳子上面满脸得意,一旁的白陌珉十分狗腿子的替他把桌上的钱给揽了过来,嘴都快要咧到后脑勺去了。

  这一局白恒远,那个商人和那个一直在角落里默默无闻的普通男子都赢了,只有那个赌徒刚刚一时得意竟将自己所有的钱又都投了进去,这下输了个底掉,眼球突起,手上的青筋暴起,挣扎着要往桌上爬,被周围人给拉了回来。

  再看那商人也是一卷刚刚脸上的愁云,抱拳冲白恒远他们笑笑,白恒远也礼貌的点头笑笑作为回应。

  那赌徒不服,大声高喊着自己只是一时手气不好,他一定会翻身的!周围的人拦不住他,最后还是那摇骰子的老庄出面,递给他一张纸让他在上面签字,那赌徒想都没有想,抢过笔就往纸上写,写完后一把夺过老庄手上的银票,扑到赌桌之上,“小,我压小”

  老庄笑着慢条斯理的回到桌前,拿起桌上的骰子“好,我们继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