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说好的官配不可拆呢

第十章 你留下

说好的官配不可拆呢 夕颜瑶城 2265 2018-10-12 12:00:00

  秦月纵使家里困难,但她从小也是被父母宠爱的。镇上所有人见了她都要夸上两句。她在镇上属于别人家孩子的存在,更别提考上了陵城的A大以后,她就是镇上的骄傲。

  来了A大,纵使被同学暗地里嘲笑,她也从没明面上被如此对待。

  秦月感到难堪,但她还是想问:“沈同学,我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你了。让你对我的态度冷淡至此。我想告诉你,我也是有尊严的。”

  苏染急忙解释:“月月,沈墨言他本身就是这样的。沈墨言,你,你?解释一下啊。”苏染像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干着急。

  喂喂喂,你们怎么不按发展来啊。秦月,你和他是官配啊。你不能这样看他。

  而且,书中的沈墨言本来就是这样啊。肯回哪个女生一个字,哪怕是个“嗯”,就是惊天动地了。

  还有沈墨言,你不想要媳妇了么?你想孤独终老?

  两位官配啊,求求你俩别闹了行么。你俩可是官配cp,原主在书中拆散了多久也没拆开,披荆斩棘的爱情啊。

  可苏染说的这话在秦月眼里,不过是在炫耀苏染和男生之间亲密的关系。

  她一时心中苦涩弥漫。

  沈墨言冷哼一声,“我怎么了?”本来他沈墨言肯理谁一声就是够给面子了,这个秦月还如此不知趣。当他沈家太子爷是那么好勾搭的么?

  别以为他不知道,从图书馆那头,她就在一直偷偷看他。现在还想借着苏染来跟他套近乎。

  呵,没那个好事儿。

  这么有心机的女生,居然还当作朋友。真不知道,苏染,你是个瞎子么?

  亏得我因为你才回了她一句,咳咳……

  苏染不得已,书中男女主互相生气了。错她揽,两位大佬别生气成么?

  “月月,沈墨言。都是我的错行了吧?”

  沈墨言狠狠地瞪了苏染一眼,“你有什么错?别瞎揽。”

  秦月眼圈一红,对着沈墨言说:“看来你们有钱有势的人,就是看不起我们。是我妄想了,妄想能跟你做朋友。呵。”

  之后,秦月又对着苏染说:“染染,我也是因为沈墨言认识你。看着你们两个像是朋友,我才把他当做朋友的。可我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

  沈墨言皱着眉头,面上带了明显的不耐烦,刚要开口,源劭寒走了过来。

  “哎呀,这是怎么了?都是校友,吵什么?”源劭寒吊儿郎当地走了过来,把手搭在了沈墨言肩上。

  苏染立马接腔:“就是啊。都是校友,用得着这样吗?”

  沈墨言不置可否。

  秦月看着沈墨言面上的不耐烦,突然心中一个激灵。

  她太冲动了。她怎么忘了本来就听同学说过,沈墨言不喜与人多言,他回了她一个“嗯”对他人来说已是不易了。

  是她刚才看见沈墨言与苏染亲密,一时气血上涌,冲动过头了。

  她这么小的一个平凡同学,在沈墨言看来什么都不是吧。那么,她的质问在他看来是不是也像跳梁小丑一般滑稽。

  她到底是怎么了?虽然她对他有些心动,但是怎么会这么想跟他接触?以至于一时失去了理智。

  在她看到两人亲密时,她怎么那么激动?她怎么会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沈墨言是她一个人的?

  她甚至于迫不及待为了跟沈墨言接近,为了自己的小心思甚至于将苏染算计其中。

  她太不堪了,可是内心就是有个声音冥冥中告诉她。沈墨言是她的。

  这太不可思议了。

  理智回笼的秦月此时脸上只剩下了通红和羞愧。她的质问在沈墨言眼里不过是假清高吧。

  秦月低了低头,言道:“对不起,是我失态了。沈同学,请你原谅我。染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秦月脸颊似火烧一般对苏染充满了愧疚,又害怕看到沈墨言对她的不屑。她等待着宣判似的低着头就是不抬起来。

  源劭寒捣了捣沈墨言示意他说两句。

  沈墨言还是一贯冷着脸。

  这边,苏染都快急哭了。秦月都道歉了,沈墨言你怎么还不顺坡下驴。

  苏染憋不住了,转过身子,借着自己稍稍宽大的风衣袖口,偷偷伸出手轻轻揪了揪沈墨言的衣袖。

  沈墨言正烦躁时,突然感到衣袖被人拽了拽。他斜了一眼,是身旁的小姑娘。

  她伸出白莹莹的小手揪了他几下。小姑娘鼻子通红,她吸了一下鼻子,皱巴巴的小脸泛出一丝可怜的意味。

  他还是不说话。

  小姑娘鼻子哼出一声恶气似的,又偷偷伸手来揪他。

  他侧身一挡,半挡住小姑娘,大手一抓,将小姑娘的小手抓在掌心。

  小姑娘轻飘飘地瞪了他一眼,使力想挣出他的大掌。他惩罚似的轻轻捏了捏小姑娘的掌心。

  她手怎么这么的软,好似棉花一样。想着,跟随着思想用手指将小姑娘的手轻轻摩挲着。

  接着,他感到手心一痒。是小姑娘用指甲刮了他的手心。

  不疼,痒痒的反而很舒服。

  倒像是软软的她在软软地撒娇一般。

  他抬眼看了小姑娘一眼,小姑娘眼看着又要泛出一滴晶莹,他慌忙地松开禁锢小姑娘的大掌。

  小姑娘迅速将手收了回去。

  空落落的手如同他一瞬间落空的心一样,缺了点什么。

  小姑娘皱着眉头要生气了。

  是在怪他一直不理秦月的道歉吧。应该不是生气他的行为,毕竟是她先招惹他的。

  沈墨言清了清嗓子,说道:“不必道歉。小事。”

  秦月抬了头,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他不与她对视,看向苏染。

  这下,她合该满意,不再生气了吧。

  果然,苏染眼中又盛满了光彩。

  他禁不住低笑了一声。

  真是“小人儿得志”,小孩子心性。

  罢了,既然如此,以后多纵着她些,遂了她的心愿,也没什么。

  苏染光顾着开心,根本没注意到沈墨言的低笑。源劭寒也清楚这家伙,一见色就不是他自己了。

  只有秦月,看着沈墨言的低笑。暗暗想着,他是因为苏染吧。

  苏染可真幸运,得了他的在意。

  要是有一天,她也……

  那种莫名的感觉又来了,好似要将她吞噬。她捂住心口,稳住呼吸,“染染,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

  秦月竟然一时有些站不稳。

  苏染扶住了秦月,“月月,我送你回去。”

  沈墨言瞥了一眼源劭寒。

  源劭寒会意,“让我送秦月回去。万一路上怎么了,也好照应。反倒是你,苏染,你一个女孩子能背得动她吗?”

  “可是……”

  沈墨言看了苏染一眼,“就他送,你留下。我还有事找你。”

  秦月掩饰住心内的苦笑,笑了笑:“染染,就这样吧。他们两个说得对,你一个女孩子。”

  “好吧,月月,你回去了记得给我发消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