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彼岸花之十世情缘

第九章 你是不是我二哥?

彼岸花之十世情缘 不知明天的明天 2043 2018-10-12 11:59:11

  微风轻轻的吹过,激起层层碧波。

  “九弟,你跟二哥回家。大哥会担心的。”

  葛听迩擦了一把脸上的汗,这位小祖宗真到自己府上,那八成是完了,自己的宝贝守不住了。

  “二哥,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去你府上?”

  葛姝儿抬着头,一本正经的看着葛听迩,自己可是听十弟说过了,二哥府上东西最多,什么宝贝都有。

  “怎么会!九弟想来,二哥自然是欢迎的,只是这活动马上就要开始了,现在打道回府不是很吃亏。”

  葛听迩干笑起来。余光扫向门外的葛听易,心里蹭蹭的直冒火。

  “不就是诗会,有什么好玩的。”

  葛姝儿听见门外一群摇头晃脑的,就不乐意了,撅着小嘴,坐在一旁,狠狠的盯着葛听迩。

  “二哥又不喜欢诗词,待在这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带我去你府上逛逛。”

  “九弟。谁跟你说我不喜欢诗词了,二哥当初在学堂的时候可是经常小考第一名。”

  “我知道,倒数的。”清脆的声音直接刺激着葛听迩的心脏,“太傅都说了,你是他叫过的皇子中最差的一个。”

  “太……太傅真的这么说。”

  葛听迩差点咬到舌头,不敢置信的看着葛姝儿,就算自己当初上学堂的时候是调皮了一些,但是也没有这么差劲,这要是传到父皇的耳中,父皇会怎么看待自己?

  “就是这么说的,还说五哥的学识最好了。”葛姝儿一板一眼的学着太傅说话。“太傅还说你都把我们这些弟弟妹妹教坏了,一个个的都不思进取。”

  “我不思进取?”葛听迩一条条青筋冒了出来,咬着牙说道,“九弟,你不要听太傅胡说八道,还不是因为五弟是他的外甥,他这是偏袒。”

  “我也这么觉得。太傅没都是夸大,明明二哥鬼主意这么多,但是太傅就是看不见。比如上次给父皇祝寿的时候,给父皇安排了那么好的礼物,却让弟弟妹妹为你而受苦。”

  葛姝儿耸了耸肩,挥着拳头,要不是二哥上献什么《三字经》,自己就不用多背一本书了。

  “九弟。哥哥也没有想到这么一回事。”葛特尔擦了擦汗,怎么把这小魔王给得罪了,记得自己小时候可是很好学的。“九弟,你好好学,就会发现这其中的乐趣。”、

  “二哥,你不是都在学堂留下你的成名大作,“我葛听迩要是再踏进学堂一步,就……””

  “九弟,你不要再说了,这都是二哥的黑历史。你怎么就给翻出来了。”

  葛听迩一把捂住葛姝儿的嘴巴,这要是被大声宣扬出去,那自己这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名声不就没了,也不知道九弟是怎么发现自己留言的地方,等明日进宫就找人把它擦了。

  “二哥。你敢做怎么就不敢当,难怪哥老是对你不服气,只会欺软怕硬。”

  葛姝儿一脸鄙视的看着葛听迩,看的葛听迩直冒火。压着对葛姝儿说道,“姝儿,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就不要这么计较了好不好。”

  “切。难怪父皇说你现在学识是上来了,这胆子确是少了许多,也不知道是不是给狗吃了。”

  葛姝儿站在椅子上,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见了这么多话,真是把自己渴死了,还有二哥府上的下人真是没有眼力,主子渴了居然还要主子自己倒茶。

  “算了算了,二哥不想让我去你府上就不去了。”葛姝儿瞟了眼脸色铁青的葛听迩,一脸的不满,“肯定是十弟诓我,二哥府上肯定破烂不堪。要不然二哥手下怎么这么不激灵,跟根木头一样。回头我就替你冰糕父皇,让父皇给你找几个激灵点的,免得到时候外邦使者来了,让人笑话。”

  “姝儿,父皇让我去接待外邦使者?”葛听迩瞬间笑开了花,看来这段时间自己的努力真的死没有白费,父皇看在眼里。

  “不过二哥,你怎么会说外邦语,我们流炎国都没有几个人会,该不会你是神仙下凡?要不然怎么会突然开了窍,明明前些日子还不上镜的,生了一场大病倒是变了个样。倒是什么都会了。”

  葛姝儿托着腮,腾出一只手在葛听迩脸上摸个不停,看是不是被人掉包了。

  “九弟,你这是什么话,二哥不过是死过一回,所以有些事情就都看明白了。疼疼疼,清点。”

  葛特尔捂着脸,抓住在字脸上动来动去的小手,一脸不悦。

  “是吗?可是二哥真的变化好大,如果不是神仙下凡,那就是鬼上身了。说,你到底是何方妖孽,还不速速现行。”

  传呼突然打开,一阵阴风吹过耳边,葛听迩心中一惊,强撑着笑容说道:“九弟,你不要开玩笑了,这说的二哥心里怕。”

  “哎呀,这不是我那最可爱的九……弟。”

  一脸不耐烦的葛听司见到葛姝儿,差点转不过弯来,脸上顿时挤出笑容,要不是家里那群幕僚劝自己过来,这什么破诗会鬼才来。

  “九弟,你就不要吓二哥了,自从二哥康复后,整天神神叨叨的,怕这怕那的,要是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实在是太憋屈了。”

  葛听司一把将葛姝儿抱在怀里,要是没病之前,自己还会看上这二哥几眼,但是现在就不同了,这二哥居然像书呆子屈服,这不是打了自己的脸?

  “我是你二哥,四弟,谁让你这么跟我说话的,这些年的礼仪你都学那里去了。”

  葛听迩气急,自己不就是上献了一本《三字经》,如此利国利民,居然被这两个有头没脑的家伙给鄙视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被二哥吃了。”

  葛姝儿睁着明亮的眼睛,看着葛听迩,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葛听迩指着葛姝儿说不出话来,深吸了一口气,“我是二哥,你们两个是我的弟弟妹妹,我不跟你们计较。”

  “好好好,二公子说的好。作为兄长就应该有二公子这般气度。”

  葛听迩刚甩看了袖子,就听见门口的夸赞声,难看的脸终于舒缓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