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彼岸花之十世情缘

第六十二章

彼岸花之十世情缘 不知明天的明天 2108 2018-11-09 18:00:56

  “皇上您怎么来了,怎么也不让人通报一声。”

  葛振国愣愣的看着眼前的陈楚玥,忍不住掐了自己一下,这真的是朕的皇后?

  “皇后,你是朕的皇后?”

  “皇上,臣妾不是您的皇后,还能是谁。”

  陈楚玥捂着嘴笑了起来,皇上这副样子,就好像回到了年少,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葛振国两眼直勾勾的看着陈楚玥,这确实是朕的皇后,这没有错。

  “皇上,您不要这么看着臣妾,臣妾会不好意思的,还是说臣妾脸上有什么东西?”

  陈楚玥不自信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虽然说这些年保养的还不错,但是多少都比不上宫里的那些新人,除了公事,皇上是越来越少来自己这凤祥殿了。

  “没,只是朕发现真的好久没有好好看看你了,让朕好好的看看你。”

  葛振国搂着陈楚玥坐了下来,心中甚是喜悦。

  “公主,我们就这样回寝殿,皇上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

  葛姝儿撇了撇嘴,本宫这不是已经给父皇送去了最好的礼物?看那杨夫人再怎么跟母后争宠。

  “见过九皇姐。”

  葛姝儿一回到自己的寝殿,就见到从里面跑出来的葛听馨,脸瞬间就冷了下来,这丫头跑本宫的寝殿做什么。

  “九皇姐,可是馨儿哪里做错了,让九皇姐这么看馨儿。”

  葛姝儿嘴角抽搐起来,这多白莲花,又来找事了。

  “十二皇妹,你大驾本宫的寝殿,不知所谓何事啊!”

  葛姝儿冷冷的看了眼葛听馨,也不进入自己的寝殿。就这么的站在大门口,看看天,看看风景。

  这要是进去了,这葛听馨随便一哭,到时候自己那二皇兄怕是又来找自己的麻烦了,还是站在门口好。

  “福新,你去替本宫搬把靠椅过来。”

  葛姝儿舒适的躺在靠椅上,就这么的将葛听馨放在一边。

  “九皇姐,这不是皇妹一直没有属于自己的寝殿,正好前些日子皇妹跟母后聊天的时候被皇祖母听见,皇祖母说皇姐你现在在宫外买了府邸,那则宫殿空着就是空着,就送给皇妹了。”

  葛姝儿脸色一僵,紧紧的握着拳头。

  “幸好皇姐今日回来了,要不然皇妹还真的不知道拿皇姐拿堆破东西怎么办。”

  葛姝儿冷冷的看着葛听馨,嘴角忍不住笑了起来。

  “既然皇祖母放话了,那本宫也不得不遵从。福新,带上本宫的东西,走!”

  “诺!”

  葛姝儿站起身,一甩袖子就往宫外走去。

  不就是一宫殿,本宫才不稀罕。

  紫蕊等人担忧的看着坐在轿子上哭泣的葛姝儿,咬了咬牙,直接向着凤祥殿和东宫跑去。

  “皇上,皇后娘娘,九公主身边的婢女求见。”

  “宣!”

  葛振国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看来自己这宝贝女儿是想起自己的好来了。终于肯给自己送宝贝来了,不知道会是什么!

  “奴婢见过皇上和皇后娘娘,奴婢想问两位主子,我家公主还未到出阁的年纪,为什么就不能再住宫里了。”

  葛振国一愣,这是发生了什么?

  “紫蕊,你这话什么意思,皇宫就是姝儿的家,姝儿想住就住,就算是出阁了,姝儿想回来住都是可以的。”

  陈楚玥急了,好不容易盼着姝儿回宫,好好培养母女之间的感情,怎么又出宫了,究竟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那为何十二公主抢了公主的寝殿,将公主赶出宫,还为公主的寝殿挂上了牌匾,十二公主是皇上皇后娘娘您们的女儿,但是九公主更是您们的嫡女。流炎国的长公主。”

  “放肆,说实在是放肆,谁给十二的胆子,居然赶出这么大孽不道的事。”

  葛振国重重的一拍桌子,两眼一瞪。

  “你回去告诉姝儿,那寝殿是朕上次给她的,没有朕的允许,谁都不可以赶姝儿出宫。”

  “福禄,你替朕船口谕,让葛听馨好好的抄写一百遍《孝经》,还有《女则》。让那杨夫人好好的闭门思过,看她教出的都是什么女儿,真是给朕丢皇家的脸。”

  葛振国的脸色十分的难看,看来真的是太纵容二皇子一脉了,简直无法无天。

  “奴婢叩谢皇上主持公道,奴婢这就去请公主回宫。”

  陈楚玥看着紫蕊离去的背影,愣愣的看着葛振国。

  “皇上,臣妾真的不是一个好母后,姝儿是臣妾十月怀胎生了一天才生下来的心头肉,臣妾不想再犯七年前的错了,皇上,求您撤了臣妾这皇后的职位。”

  陈楚玥跪在地上,不断的对着葛振国叩拜着。

  “臣妾贵为国母,小心翼翼的照顾着后宫的众人,那些夫人们生的孩子,臣妾那个不是当做自己的孩子,但是为了此,伤害了臣妾自己的孩子,臣妾真的做不到。”

  葛振国两眼一红,叹了口气。

  “玥儿,你赶紧起来,你放心,姝儿这件事,朕一定会替她逃回公道,你以后莫要再说出不想做皇后这句话了。”

  葛振国替陈楚玥抹去眼泪,这几年,自己心中对姝儿实在是有愧,看着姝儿跟自己越发的不亲近,心中更是难受。

  如今看来,要好好打压有些人,希望这次太子不要再让自己失望了。

  “二皇弟,你真是孤的好皇弟。”

  葛听易一收到消息,颤抖的指着葛听迩。

  “大皇兄,你这是何意?”

  葛听易一甩袖子,直接将葛听迩推到在地上。

  “孤是长兄,尔等皆是孤的皇弟,孤扪心自问,从来没有哪里对不起你们。如今倒好了,完全不把孤和孤的皇妹放在眼里了,别忘了,孤现在还是太子,容不得你这般欺负孤的皇妹。”

  葛听迩愣愣的看着葛听易离去,这是发生了什么。

  “二皇子,刚刚夫人那来报说……”

  葛听迩一听,脸色瞬间难看起来,怎么就不知道忍耐一下。

  “公主,皇上说了,您的就是您的,谁都抢不走。”

  刚准备出宫的葛姝儿就被紫蕊拦住。

  “福新,我们将东西搬回寝殿。”

  “不了,迟早都是要搬出来的,还不如早日搬出宫,省的到时候丢人现眼。”

  葛姝儿钻进马车,也不顾紫蕊的劝阻,抹去眼角的泪水。

  葛姝儿,你可是天不怕地不怕,流炎国的长公主,不能就这么认输了,让那些人笑话了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