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魔神待访录

江湖第五二醉:机甲会仙术,决战开帷幕

魔神待访录 空白没名字 4531 2018-12-06 21:47:26

  巫山高出,暗雾缭绕,焚毁的山石迸发出万里尘涛,浑然一片的迷雾中,一团火焰照射四方,火焰中心,九转离尘在傅安康掌心施出无懈刀法,刀中一击与钢铁怪掌心施展出的青色光辉撞了个照面,亦如不融的水火,在冲撞的一刹,掀开勃然之力于天地中央,炸裂出阵阵回环,青色与金色相交的光辉震慑天地乾坤,不觉此间已近黄昏。

  怒火中的人心中只一字:“杀!”

  刀与机甲的数次冲撞,在钢铁怪体内呆久的天无命心生了厌烦,细数战事已过数百轮回,傅安康却恰似不知疲惫的狂兽,置身火海中一次次朝他袭来,机甲的光束电流与他无任何作用。

  他缓呼出一丝浊气,口中獠牙根根交错,在交战的一刻已化半人半兽之状,猩红双瞳如火如炬,透彻敌方的一举一动,不胜不休!

  “将大家召集于此吾还有一个请求。”

  巫山外较为安全的林海中,魔千绝幻化出一处凉亭,希望能相邀诸位仙人分析即将到来的另一番困境。

  但显然傅安康突如其来的变化,玉浩然突如其来的背叛让他们束手无策,也更难相信魔千绝的言辞。

  “世人皆知魔神是上古蚩尤转世,方才那力量分明就是蚩尤之力。”白洛云攥紧拳头,两千年前的记忆在他停滞的脑海中记忆犹新,他绝不会认错魔神的力量。再看眼前这位魔神他在他们面前鲜少动武,更别说见证他身为蚩尤之力继承者的武学了。

  白洛云加重了语气:“你到底是谁?”

  “魔千绝。”

  “你不是,唯有七杀魔神魔千绝才能动用蚩尤之力。”

  魔千绝态度十分冷静,好似早就预料到这种疑问迟早会发生一样,他道:“也没人说过魔千绝只能动用蚩尤之力。”

  白洛云眼神沉着了下来:“你!强词夺理。”

  非璞道长瞧见一丝端倪,问的干脆利落:“我更好奇你的目的是什么?”

  “挽救苍生。”

  别清秋每次听到这句话就得笑掉大牙:“魔不可能挽救苍生。”

  “但魔神可以,”魔千绝收紧了眼睑:

  “你们也看到了神现在已与赤心城合作,若神的意志被赤心城所扰,天下必将迎来一场大战,最终瓦解的正是倚靠修为为长生锁钥保护凡人的仙神一脉,能制止此事,足以能与神界势均力敌的唯有魔界。”

  白洛云又问起最初的疑问:“你真的是魔神?”

  “是,也不全是。”魔千绝浅笑。

  “帮助神界对你们魔界有什么好处吗?”非璞道长虽恨妖魔,但提到能制止赤心的动向挽救六界苍生,再结合魔千绝自始自终没伤害过一个无辜百姓,她下意识觉得这人有可信度,为了却白洛云心中疑惑,她多言了。

  “神魔是世界的终极,世界的平衡,帮助任何一方都是在抚平这样的平衡,世界才能得以延续。”

  白洛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在非璞道长的劝说下应下这件事。但是……

  白洛云收敛面色,双目之中透露着几分认真,几许肯定:“此事是你亲口答应为苍生主持公道,为苍生纵然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只是你,别想利用我们的正义之心。”

  魔千绝毕恭毕敬的对白洛云弯腰作揖:“多谢前辈支持。”

  “那你爷爷呢?女娲石寻到了想赊账?”别清秋这边是不管那些什么苍生社稷,什么江湖豪情:“若是赊账以后别想求你爷爷。”

  别清秋话还没说完,一只芊芊细手捏住他的衣领,冷易修秀手掩面,轻蔑一笑,百媚徒生:“本圣主记得你是去了苏州秋府,于一朵黄菊的腹中寻得女娲石的,你就不奇怪苏州何来的秋府?”

  别清秋只管拦己者杀无赦,哪管得到思前想后,他瞧眼冷易修一大男人妩媚妖娆,越看越难受:“妖界都是你这般不男不女?怪不得爷爷杀那女人细看竟是男人身形。”

  “不男不女?我们妖界男儿个个冷彻刚强,狗嘴吐不出象牙!”冷易修浑然一掌,掌心凝聚妖毒正朝别清秋掌心袭来,魔千绝单手一抓,一招遏制了冷易修的出掌:“现在不是内乱之时。”

  冷易修目光落在身侧一声不吭的孤魅身上,暗思片刻,收了掌道:“要不是梅花说魅跟了你混,你觉得英俊潇洒,八面威风的本圣主稀罕来这里吗?”

  “别清秋的报仇自然不欠,尔等矛盾吾会承担,”魔千绝低头沉思:“现在来说正事吧。”

  “我先说前因吧,”一直依靠亭边柱旁的孤魅压低帽沿:“天选童子的端倪是我发现的。”

  话止于此,在座仙,人,妖肃然静默,原来对方早就发觉疑点了吗?然则,妖却还在为脱离神而奋斗,仙还在孤高自居漠视凡尘……

  巫山局势越发紧张,敌者从不肯对自身留有分毫余地,重有千斤的铁皮在地面摩擦出点点火花,那只能发出杀人光线的手臂,在傅安康靠近的时刻倏然收紧,取而代之的是从缺口弹射出的七口大炮!

  六个炮口围绕中间一个主要炮口紧密相连,就在炮口瞄准傅安康的时候,另一只机械手臂毫不含糊的五指紧扣,手的侧面出现一道鲜明的分割线,手心手背在内部力量的作用下分开收拢进上臂部位,中间一道纸片一样薄,却锋利如刀刃的铁片在逼近傅安康的时候上下无限伸展,在形成一个扁形圆铁片的形状后停止。

  刷的一声,铁片周围亮出锋利锯齿,尖锐程度堪比海中沉浮,随时冲出海平线粉碎船队的大白鲨!

  面对极速旋转的锯齿和对准傅安康袭来的大炮,傅安康好似不知恐惧一般,挥舞长刀迎面对敌,翻身躲过几个炮弹,就在穿透耳膜,迸发出无限火花的瞬间,傅安康刀路之快,一个急转卡在锯齿中间。

  他凝神,张开大口:“啊!”单凭一股子呐喊的劲头,刀与锯齿摩擦出金属的尖锐之声,点点星光忽明忽暗,照亮整个黎明!

  “这力量可有千吨之中,居然……居然被他扛住了?”

  操作室内,天无命的视线在渺小的傅安康身上集中,钢铁巨人下的他是那样的渺小,就好似大象脚下的一只蝼蚁,巨鲸身边的一只浮游生物那样毫不起眼,但他渺小身躯所绽放出的火光,足以吞噬十头巨鲸,百只巨象。

  那就是自己要寻找的力量!

  天无命俯瞰傅安康,心头越发欣喜,他唤起坐在副驾驶上的玉浩然:“仙君,你们仙门有这种力量吗?”

  玉浩然如是回答:“没有。”

  “我看他表面与常人无异,今天一看还真有点意思,”天无命一脚踢开操作台,瘫倒在鹅绒铺垫的牛皮座椅上:“怪不得那位想死了要了这个叫傅安康的家伙,我还以为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这样看来还真非同一般。”

  “大人想连他也带走?”

  “带个头啊,我怎么可能带的走,”天无命翘起二郎腿,细看脚下的傅安康,火焰之中的他恰似天边耀眼的启明星,照射一方大地不断夺取他的兴趣:“想要他的人太多太多了,我们只是冰山一角。”

  说罢,天无命两手一摊,慵懒的伸个大懒腰:“走人,不玩了。”

  “是,女娲石已拿到,人也鉴定过了,是该离开了。”玉浩然扫眼操作台旁,钢铁铸造的墙壁凹槽里,透明玻璃瓶中放置的女娲石,外部是由精密的材料和电磁波遏制了女娲石的力量,一旦力量释放,何止是承载一界至高之力,若说逆天也不过一刹的功夫。

  但在绽放五色异彩的女娲石中,唯有两块石头颜色呈现阴沉沉的暗黑色,毫无生气。倒是让玉浩然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

  “你说的没错,他们给我的任务就这么多,剩下的就看另一边咯。”天无命趴在操作台上分别按下几个按钮,关闭机甲的系统,再放在一个拉杆上,向前轻轻一推。

  轰隆一声巨响,钢铁怪身上光芒消散。

  这时,傅安康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钢铁怪物的双臂末端,锯齿和大炮收如双侧,身下两条腿合并到一起,足下燃气两排火炬,直上云霄!

  傅安康看傻了眼,俗话说一山更比一山高,他今天可算见到了,就在钢铁怪离开地面的一刹,火光涌现的力量将他吹散三里之外,就好似驱逐一片将落的落叶一般。

  在炙热空气与冲击波的压迫中,傅安康身上莫名燃气的力量才真切退却,大梦初醒的他再回眼战争之地,只见恍若飞鸟的银白色物体在空中划出几个圆圈,冲破天际,消失入云海之间……

  战场外,孤魅将此事转告给还在封印中的魔千绝,当时魔千绝将要破封,他吩咐自己找到一具身体供傅安康使用,来之时天选童子的仪式已经展开,孤魅发现魂魄除了流失到魔千绝封印之地。还有些被处理到另一个神秘地点。

  根据此事,孤魅接近了了解部分内幕的玉浩然,得知对方是赤心城的部分人员,在神界的帮助了来六界摄魂,似是要动用魂魄内部的什么元素,制造更大的武器。

  根据魔千绝过去对赤心城的了解,他们不论做什么都需要一个源头,那就是--能源。

  敌人初入人间,对法术所知甚少,在魔千绝与天无命在凤翔城的一战,他发现不论天无命操纵女娲石时,女娲石在他掌心准备好的外壳中间发亮,那就说明他们没有修为无法动用女娲石务必要靠外力去撼动。

  孤魅指引玉浩然去凛义会,与神界关系模糊化。玉浩然身份有变方可把细节告知于他,巴蜀一会,玉浩然告诉他:“就算自己离开神界,他还是不会磨灭自己的信仰。”

  魔千绝估算女娲石落到玉浩然手中,必然是无可替代的能源,他在与玉浩然同出司南秘境的时候,告诉玉浩然自己会在石头表层加固一道一旦开启就会显现目的地的力量。但弊端是……

  “你想找到窝点,一锅端了?你不知道赤心城会有什么家伙瞪着你们。”

  “放心,吾有一个必胜绝招。”

  一听这话,别清秋来了劲头:“必胜绝招就是蚩尤之力?你激发不入流的力量就是为了把赤心城在人界驻扎的军队一锅端了?”那个窝点有赤心城的绝招说不准还有火器的图纸和新鲜玩意,拿来驱走了不入流他就是天下第一!

  魔千绝点头:“正是。”

  冷易修有了点兴趣,故意道:“要我们作甚?看看你们魔界比妖界多厉害?”

  “非也,一人之力固然弱小,吾希望他能做主力军,各位能在他周身保驾护航,杂碎若蚊虫,自是最烦人之物。”

  “万一他撇下我们溜之大吉呢?他可是和赤心城一样玩火的家伙。”别清秋想来自己的目的,但又看傅安康也和赤心城一样是玩火的,不可能不对故土有些感情。

  “赤心城的关系?”白洛云神色变了,非璞道长徒然又有几许质疑魔千绝的眼色。

  “吾信他。”

  “你凭什么信他?”

  魔千绝听罢,故意反嘲起别清秋:“漠上狂大侠之强悍,还需一个小小蚩尤之力护航吗?”

  别清秋抖抖脸上的肉,百试不是滋味反被魔千绝倒打一趴,他现在是知道孤魅说赠他傅安康造火器的图纸来自何处,原来是得让自己亲自出马去夺:“那爷爷看在宝物的面,就再应你一回。”

  白洛云正襟危坐:“贫道独为天下苍生。”

  非璞道长:“与相公一致。”

  “那本圣主……”大家都答应冷易修若是不答应自然有失颜面,他飘忽不定的视线落在孤魅身上,孤魅此刻想起的却是另一人的安慰:“玉浩然呢?剑下无凝,那些修神之人如何?”

  说的冷易修面容僵持,他摸不透孤魅的心思:一个叛徒有什么值得他去挂念?

  魔千绝却道:“他们自会前去,到时事情解决,吾与神界做出解释。”

  “好!”

  冷易修鼓掌,孤魅应声退下,其余人等刚准备离去,转目,一副灰头土脸的残破之躯立在亭前,全身上下衣服撕成碎片,几根布条吊在他身上,布条下不见一丝好肉,不羁的眼角被石块砸出一脸黑血。

  他也没喊疼,扛起长刀,随性的笑了笑:“老子在打你们几个倒好,在这里喝酒唠嗑,不怕神仙也得遭天谴啊!”

  一见傅安康受伤,魔千绝急忙走到他跟前,指尖绘出几点真气汇入傅安康心口,关切道:“疼不疼?”

  “疼什么?一点小伤喝点酒,再来个美人就没事啦。”傅安康冲魔千绝抛了个媚眼,害魔千绝当众略有些许羞涩。

  瞧见对方安好,各位都安好,傅安康这才放下心。他下意识摸摸脑袋两边,牛角竟然没了,他一时茫然失措,但又想起他灭了瀛洲城的那一招,好似前后是同一种力量,难道说自己能随意操纵了?

  白洛云站起身“战况如何?”

  “那小子逃了,玉浩然跟去了,”傅安康摸摸下巴,一把把魔千绝拽在怀里,手落在他身后一阵乱摸,享受美人之芳,揽住他细腰,淫笑道:“小美人,能找着他丫的老窝不?大哥还没打爽呢。”

  边调戏魔千绝,傅安康边尝试摒气凝神,将体内真气汇入掌心,掌中燃起刹那金光异彩,他心头生乐,等到魔千绝点头答应,傅安康像没事人一样,对在座各位招呼:“走!开打去!”

空白没名字

是因为康哥太刚才这本书才没什么人看吗?唉╯﹏╰,我在开新文,情节可能就没魔神这么复杂了,但我依然要喊一句“康哥老公!o(≧v≦)o”今天依然爱你哦(ɔˆ³(ˆ⌣ˆc)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