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鬼压龙

第三十五章

鬼压龙 芈逸 2243 2018-11-09 17:29:25

  “你!你到底想干嘛?骗我那么久,很好玩是吗?反正你也只是想藏身,跟着师父有什么不好!”

  楚悦翔听到楚哥哥三个字,压抑许久的情绪瞬间迸发出来。吼得李源都愣了一下,楚悦翔对他,别说吼了,是个人就能听出来楚悦翔一面对李源,声音都变得温柔百倍,生怕声音大了就能把李源震走了似得。

  “呵,你说我想干嘛?那个糟老头子怎么能和你比?”

  李源对楚悦翔的反应微微不悦,脸上虚假的笑里掺杂着些许残忍。

  楚悦翔对着门一阵拳打脚踢,好好的门板被砸的稀烂,结界却没消失,甚至伤了楚悦翔的手,鲜血顺着手指滴滴答答的掉在地上,只换来李源的一个冷笑。

  “小源,放我出去。”楚悦翔背对着李源,语气已经缓和下去,李源轻笑,淡淡吐出三个字“不可能。”

  楚悦翔握紧拳头,指甲生生嵌入皮肉里,鲜血淋漓的手瞬间变得更加色彩缤纷。李源好整以暇地坐到了楚悦翔的床上,并不担心接下来的事,不情愿的他也玩儿过,等会儿就乖乖的了。

  然而楚悦翔可不是鬼界那些想攀着鬼皇上位的小鬼们。楚悦翔双拳缓缓松开,撑在了破烂的们门板上,轻生喃喃道:

  “王爷……属下不能陪您了。”

  说罢,便把脑袋狠狠撞向了那层结界,甚至体内的流光也开始乱窜,消磨着主人的筋骨。

  李源心中一惊,赶紧把屏障撤了,楚悦翔没撞到物体,整个身子都摔了出去,手肘磕到石阶上,发出清脆的咔嚓一声。领子被李源拎住,楚悦翔的额头没能像他想的那样撞碎在门板上。

  “你要是想我在院子里做,大可以出来~将军,我已经,很没耐心了……”

  楚悦翔疼的说不出话来,闭着眼睛一副要杀要剐随便的表情,李源气笑了,拖着楚悦翔就走,到了院子中央,把人狠狠摔在地上。

  楚悦翔被摔得快要散架了,又被李源揪着衣襟提起来,眼睛里直冒星星,对不上焦的眸子仿佛蒙了一层水雾,脸色煞白,嘴角渗出血丝来,看着比陌福星都要撩人。

  李源喉咙一紧,直接把昨天逃过一劫的衣服扯烂了,院子里回荡着残忍的刺啦声,麦色的躯体便暴露在空气里。

  “……死断袖……变态……”

  楚悦翔左手手肘钝痛,另一只手根本招架不了李源的动作,只好绝望般的咒骂两声,便躺平了不再动作。

  “你说什么?”李源自然发现了楚悦翔的异常,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楚悦翔,如果不是鼻翼还在微微扇动,几乎能和死尸媲美。

  变态,断袖,疯子……李源听过无数次了,单单从楚悦翔嘴里说出来,让他觉得极为不爽。挺尸的玩物不是也没遇到过,但是楚悦翔挺尸就让他心生愤怒。

  “呵,我是变态……我们再来做个交易吧,你乖乖配合我,我就不碰陌邕,或者说,如果陌邕愿意……他也可以代替你~”李源说道,语调极为漫不经心,让人丝毫看不出来他达到临界的愤怒,“你不是有信号烟吗?我帮你发~让你家王爷来救你~”

  李源说着就从一对碎布里翻出一个小小的竹筒,准备拉下引线。楚悦翔赶紧爬起来,手肘的伤被牵动,一个切咧摔倒在地。

  “别!我……我听你的……”

  “哦?听谁的?”

  “……听……听相公的……”

  “呦,上午不是不愿意吗?”

  李源蹲下去,用手里的小竹筒拍拍楚悦翔的脸,心里翻腾着一股诡异的怒气。面前楚悦翔跪伏在地上,右手撑着地面,上身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还要被逼着顺从李源,显得十分可怜。

  “我……”

  “没关系~你什么时候叫,我都答应~”

  李源眼睛彻底笑成一条缝,抱起楚悦翔,缓步走回了屋内,脚步左浅右深,留下一串不明显的血印。

  【……省略……】

  楚悦翔第一次遇见李源的时候,已经躲在草丛里三天了,饿的眼睛都放绿光。但是他不敢出去,楚悦翔惜命,他那个御厨爹从小就告诉他,他是个奴才命,奴才命贱,所以得从老天爷眼底下抢命活。

  三天前,楚悦翔雕豆腐,雕烂了家里所有的豆腐,吃又吃不完,结果吐了。被他娘拿着狼牙棒追着满山跑,好容易才没被打死。

  李源彼时正从鬼界边界回来,手里拎着一只烧鸡,是从鬼市顺回来的,藏了这么久天天吃草,嘴里都一股子草味儿。

  “别动!把吃的放下!”

  李源觉得身后被某个尖锐的东西抵住了,心里冷哼一声,正准备把这个不长眼的劫匪变成鬼界的新分子。

  “咕……”

  “噗,饿啦。”

  李源被身后那曲空城计逗笑了,把手里的烧鸡扔给那人,转身只见一个满身泥土的家伙,看着年纪不大,像匹饿狼似得,眼睛都冒着绿光,抱着烧鸡就吃,撕扯下一块肉来连嚼都不嚼就吞咽下去。

  “呵……”

  李源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泥孩子,嗤笑一声,就信步往家里走去,今晚得想想怎么给那个老女人弄点药材回来啊。

  楚悦翔狼吞虎咽半天,才想起来自己干的是什么丢人勾当,那孩子看着眼熟,不知道有没有认出自己来,要是告诉他娘,说不定得再挨一顿胖揍。于是赶紧跟着李源,一直到了李源家的墙外面,结果被自己的娘认出来,抓了回去。

  李源当然不记得那天的小插曲,楚悦翔却记住了,总是偷偷的把自己做的食物送到邻居家的门口。

  “娘!别打了!”

  楚悦翔醒来的时候,浑身上下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被娘胖揍一顿之后的感觉,但是又不尽相同。

  “阿翔!”

  “王爷?”

  楚悦翔这才看出来自己是在陌福星的屋子里,陌福星把楚悦翔的院子设在自己的主院旁边,甚至配置都差不多,难怪楚悦翔没看出来。

  “本王忍不下去了。”

  楚悦翔用右手费力撑着自己做起来,看清了陌福星的脸,好好的美人脸上全是乌青,左眼还带着一个黑黢黢的眼圈。

  “您……”

  “放心,是那孙子今早放烟找本王,我们俩……打了一架,没动流光。”

  陌福星一张脸耷拉到了地上,手里紧紧握着飞霜,

  “王爷您怎么可能和鬼皇斗?属下……”

  “本王就看着你被一个变态欺压?上…上…龌龊!”

  陌福星少见的失了方寸,少年人心性毕竟浅,任由是山崩于前还能笑着说烟花不错的陌福星,总也会有不能踩的尾巴。

  “属下命贱,让他也没什么,就是脏了王爷的地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