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巫医小仙

14 司空寂遥

巫医小仙 萧秦儿 3146 2018-11-09 01:04:18

  蓝若呜呜嘤嘤的哭了好一阵,那男子有些发慌了,他道“你别哭你别哭我不逗你就是了”

  “那你放我走”蓝若眼珠一转一边哭一边道。

  “那等你把我医好了我就放你走”

  “你说话算话”蓝若哭着又道。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你算什么君子嘛,把我绑来给你瞧病那门子君子能干出这事来”蓝若不哭了喃喃自语道。

  “你说什么?”男子见蓝若自言自语的说话不禁好奇道。

  “他说你不是个君子,哪有君子会把她绑来给你瞧病”男子身后的余六突然说道。

  “我的天,我说的这样小声他都能听见”蓝若心里一惊暗道。

  “我才没有说呢,是你胡说八道”蓝若赶忙解释道,若是让这男子知道自己怎么说他万一他恼羞成怒反悔了怎么办。

  “我胡说八道,你余爷爷这双耳朵灵的犹如那夜猫子”那余六拍着脯子胸有成竹的说道。

  “鬼才信你”

  “我说话算话,你若治的好我我一定放了你”那男子走进床前掷地有声的说道。

  娘呀,待他走进时蓝若才看见他的模样,只见他面容清秀,一双剑眉斜挑,一对桃花眼媚而不俗,只是这刀刻般的容颜有些苍白,刚才他迎着阳光蓝若只看得他脸色苍白身材欣长,没想到走进一看竟然长的如此好看。比起魏景勋那个混蛋有过自己而不及。

  “好美!”蓝若望着他呆呆的说道。

  “别犯花痴了!人家可是有老婆的人”远处的余六看着蓝若一动不动的盯着男子不由的酸溜溜的说了句,心里不公平的暗道,长的好看就是有用,若是我说把你许配给他保证你不哭也不闹乐的蹦高!想到此处余六哼了一声抱臂走了出去。

  余六怎么一说蓝若的脸面更是挂不住,她的脸一下红的一塌糊涂,她此刻低头也不是抬头看他也不是于是红着脸岔开话题道“若我真的治得好你你就放了我”

  “那是自然”

  “那我们击掌为誓”

  “好”那男子也爽快两个人拍拍拍连击三掌,那男子又突然猛烈的咳了起来,他抚着胸口咳的面红耳赤的。

  “你怎么了!”

  “没事”那男子喘息了一口气后便走到榻前有气无力的道“我帮你把绳子解开”

  “好”蓝若听到他要为自己解身子立即喜上眉梢,那瘦马猴怕自己醒来跑了把她绑的极紧,身上早就酸疼的厉害,蓝若把手伸给他,那男子轻轻给他送了绑道了一声“辛苦姑娘了”

  蓝若看了他一眼苍白消瘦的脸颊便挣开了脚上手上的绳子便反手要抓他的手腕却又被他反手扣住了自己的手臂用劲往前一逼便把蓝若推到了床上,可他现在病入膏肓武功早就大不如前了,胸口又一阵气急内劲收不回来便把自己和蓝若双双闪了出去。

  蓝若被这男子面朝床铺按在床榻上后被擒住的胳膊一阵疼痛而后背后一沉一具身体倒在自己背上,只觉的被他拧着胳膊更加疼痛她大叫一声,然后一转头那男子的面容突然扑在自己面前而又又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了,那男子忽然扑下来他那墨黑的发丝散落在蓝若脸上,仿佛眼前绽放出黑色的烟花,而蓝若不由得一闭眼的时候忽又觉的天一下暗了满天绽放出绚烂的烟花。

  “咳咳咳”那男子单跪在床榻上捂着胸口又不由的咳了起来,蓝若不由的心神一晃反应过来连忙挣脱他的桎梏,可无论她怎么挣扎那个捏着她手腕的手就像一个大钳子似的怎么也挣扎不开“你放开我”

  “怎么想跑啊”男子神色一凛道。

  “我只是想给你把把脉你那么敏感干什么”蓝若气咻咻的解释道,她刚才确实想给他把脉来着,看她神色不对所以动作有些急点可谁知会让他给摁在床上。

  “真的”男子半信半疑道。

  “你给我放手”

  “在下失礼了”他刚刚想了想蓝若的招式和反应她应该是不会武功的,既然不会武功怎的又会来偷袭我了呢,想到此处他起身抱拳道。

  “哼”蓝若气咻咻的转过头不去看他,她大叫道“我不给你治了”

  “……”

  “你非礼我!”

  想到刚才的举动他却有轻薄之处所以也没什么好说只能退了出去。

  蓝若见他离开心里有些恍惚,她从床上坐起来摸了摸被他捏红的手腕心里暗想,他到底是什么人啊,躲在这烟花之地,若真是有病要医治为何不去堂堂正正的请我而非要把我绑来,他是怕什么人知道,难不成是逃犯,或者是乱党,隐藏在这烟花之地,要不是这样的话为什么生了病不回家不住旅店偏要在这种男男女女吵杂的地方养病了。

  想到这里蓝若心里惊呼,坏了坏了,即使是治好了那男人,也不一定走的了,他要真是乱党逃犯让我看到了他的面貌怎会轻易放我走,恐怕我要治好了他活不过当日,不治好他会被他们折磨而死。蓝若被自己的想法惊的冷汗泠泠,已经别无他法了三十六计先走为上,她四处环视了一番,看见有一处窗户紧闭,她快步走过去推开窗户正要往下跳,忽然一看是二楼,这样跳下去不死也残废了,要怎么办才好,蓝若翻了翻眼珠子看见床上的粉色纱缦,她从包里拿出个小剪子剪下一截纱缦搓成一股,栓在桌腿上然后把另一头紧紧拴在她腰上蹬了瞪长度差不多于是咬了咬牙跳了下去。

  预想的长度是刚刚好脚着地,可现实确实短了些她横在半空中摇来摇去的都把她给荡晕了,只听楼上桌子吱呀一声往前移动了一截,蓝若心里一惊肯定是自己在这空中荡来荡去的桌角吃了劲在往前走,他这一响外面的一准听见了,自己得赶快跑,她伸手在包里拿剪子,可剪子不见了肯定是掉到房间里了,这下可玩完了,蓝若哭丧着脸再吊在半空中解绳子,可越着急越解不开越解不开越着急。

  其实她已经快要接近地面只是横在半空中上不来下不去的着实有些没有办法,还不容易快要解开腰间的绳子了突然绳子被抽动了一下自己又被吊高了一截,蓝若心里一惊连忙转头向上看去,果不其然那个瘦马猴在窗前看着他笑了一声道“想逃啊!”然后又被拉上一截,蓝若心里暗想道,若是被他们抓到了那还有命在,一条烂命阎王爷要拿便拿去可若他们对他使用酷刑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怎么办,如果是那样那她还不如来现在摔死的好。

  眼看蓝若就要被那瘦马猴给拉了上来,蓝若已是万念俱灰一闭眼把腰间的绳子解了,而那瘦马猴眼疾手快也终究差一点,眼睁睁看着她就那样摔了下去,蓝若此刻咬着唇紧闭着眼睛心想这下死定了,要下去见师傅了,见自己从未见过面的父母了!

  “……”

  死了吗!

  “睁开眼!”

  “……”

  此刻蓝若正落到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人抱着他站在地上,风吹动着他两边的碎发,有些苍白消瘦的脸在风中那样的坚毅,仿若是山中的岩石,蓝若看着他的那一刻呆呆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只一晃眼那人便抱着她又飞进那个窗户。

  蓝若看着她居然忘记了害怕,他抱着她把她放在床榻上冷冷的道“怎么要去死”

  “我若现在不去死,你们肯定会折磨死我的”蓝若盯着他的那双桃花眼怯怯的说道。

  “我司空寂遥说话算话决不食言若是你治得了我,我就放你离开”司空寂遥掷地有声的说道。

  “你们不会杀我吗”蓝若小小的身子坐在床上显的有些瑟缩。

  “我为何要杀你”司空寂遥见着蓝若那张娇小的面容不禁心软道。

  “那——那你们是什么人啊”蓝若犹豫了一会儿终究忍不住问道“如果清清白白为何会躲在这里”虽然她知道若是让他们知道自己已知晓他们是逃犯一类的人也许会杀人灭口,但看着司空寂遥那张苍白的脸她还是说道。

  余六和司空寂遥对视了一眼然后看着蓝若道“你都知道些什么”

  蓝若看着问话的余六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是猜的”

  “你以为你治了我会必死无疑是不是”

  蓝若点了点头道“不是吗,我若把你治好了我就没有任何价值了而且我还知道你们的藏身之地你们怎会放我走”

  司空寂遥看了蓝若一眼把项中挂着的玉佩给揪了下来替到蓝若跟前“这是我从小佩戴着的玉佩从未离过身,若是我言而无信就犹如此玉佩”说罢他便把玉佩狠狠的掷在地上。

  “不要”

  蓝若连忙扑身下去一把接住了玉佩但也从床上摔了下去,她痛的哼了一声从地上坐了起来。

  “你没事吧”司空寂遥看着她的举动有些诧异道“这是为何”

  旁边的余六酸溜溜的来了一句“她喜欢你呗!”便又抱臂走开了。

  司空寂遥从地上把蓝若抱了起来放到床上笑道“你别听他瞎说,你才多大呀!”

  “这个我先收着,若是你食言我就把他掷到地上摔个粉碎”蓝若冲她摇了摇手中的玉佩红着脸说道。

  “好”

  “但是我有个条件”

  “你说”

  “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我正的把你治好了我再告诉你”蓝若嘴角含着一抹笑羞涩的说道,“不会你可不准反悔我提什么条件你都得答应”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