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北冥可采莲

chapter9

北冥可采莲 阿湑 3121 2018-10-12 17:32:42

  暖阳高照,腊月的日光既美又不失浮华,为雪化后的地面染上一层鹅黄。纵碧空万里,风和日丽,却也掩不了室内的紧张气氛。

  “你是怀疑此事有二房的参与?”

  广平侯眉间蹙起沟壑,紧握扶柄的双手与凸起的青筋足以见其心中的怒火。

  “不是怀疑,而是肯定,阿熏已从玉英的口中知晓此次纵火乃是公婉清的支持,不过纵使她有再大的能耐足以做出加害女儿的事情,也不会不考虑被发现的后果,如若没有长辈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不可能如此鲁莽。”

  “嘭”,只听猛一声巨响,广平侯大手猛地拍了檀木桌大喝道,“这公哲平真是活腻歪了,前几日听闻密报卢家默默在朝堂拉拢官员,他就是其中一个。如今倒更是好了,放任他妻女心思都打到我们大房来了!”

  “爹,你又何必置气,叔父不过小小的侍郎,又怎敢如此大胆的放任她们来加害阿熏,此事只怕是那心高气傲的杜氏母女的一手谋划……”闲闲倚靠的公子岚见状不屑一顾道,他倒是真没将二房的放在眼里,只不过确实未想到叔父竟然与一直和公家不和的卢家有所往来,看来叔父是下定主意同他们离心了。

  公子莲忖度片刻亦道,“确实,此次纵火或许只是冲着阿熏一人来的,不过叔父的作为我们必须关注,所幸先一步了解了,起码有所提防也不至于腹背受敌。”

  “哼,枉你们一直拿二房那姐儿作至亲相待,却不想是纵出来一个恶毒的货色!”

  一时间室内愈发压抑,颇有种“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如临大敌之心境。

  良久,却是广平侯先抽回心神,似乎突然察觉到甚么,他眸光缓缓扫过身边端坐如莲的少女,正低头作沉沉思索,似是察觉到头顶目光,她登时抬头,目光一瞬清澈,波光中隐约倒映出他自己的身影。

  “阿爹?何事?”公子莲心下当即一晃而过的不安,她从未想过在任何人面前隐瞒自己的改变,时光易逝,她就是再也回不到从前的模样,也不愿再作那般只懂得钻在亲人的羽翼下隐藏喜怒哀乐的蠢货。可她不知,她面前这些亲爱之人希望看到的是她怎样的一面。

  她不愿让他们露出对自己的失望或是心伤,哪怕是一丝一毫,她都不愿看到。

  许是太在意这些,她才变得愈发敏感,殊不知这样才会愈发引起身边人的注意。

  “阿爹。”公子岚突然开口打破了沉寂的局面。

  此刻的广平侯仿若才大梦初醒,他方才不知为何,明明看着公子莲一派天真的神色,却仿佛透过那躯壳,看到了另一个几乎要喷薄而出的熊熊的灵魂。

  “怎么了?”他突然有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心痛感,落荒而逃一般转过头去看向公子岚,恰好略过了公子莲转瞬即逝的侥幸感。

  “我觉得杜氏母女不知晓事迹败露,应该还会再找机会对阿熏下手……”公子岚的目光似不经意划过公子莲的脸颊,继而停留在广平侯的双眼里。“阿爹,您是否该从军营挑出几个侍卫负责阿熏的安全?”

  他的话与广平侯的想法不谋而合,广平侯点点头,不禁投去几分赞许,“言之有理,平常无事你也要多与你阿姐走动走动,毕竟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此刻,琉璃小筑。

  “哼,你倒还真是有几分本事。”

  端详着眼前罩着黑色帷帽的女子,公婉清冷笑一声。“看来公子莲也没几分真本事,竟如此都教你逃脱了?”虽不信这个丫头能有那样的胆子背叛她,可此刻见她活生生的还站在这里,心中不免惊讶。

  本见公子莲气焰嚣张的样子,以为她必死无疑……毕竟死人才能最叫人安心了……

  贵妃榻上的淑婉佳人姿态柔美,面上却隐隐暴露出不合气质的凌厉,悄无声息的神色如毒蛇轻轻略过草地,盯得她头皮发麻。

  她若是再瞧不出此刻公婉清眸中的杀意,也不用侥幸活着了。

  猛地掀掉帷帽,扑通跪地,一副伤痕累累的躯体顿时暴露在公婉清的视线中。

  “我九死一生,如今无处可去……只能来找您。求大小姐再给玉英一个机会,公子莲害我落到这个地步,险些丢掉性命,我必要找她还回来!”面上污迹斑斑,身上暴露的肌肤也红肿乌青,没一处好的地方,饶是公婉清心肠再狠一些,看着也不免心惊。

  这公子莲面上瞧着一副窝囊的样子,竟也藏有这般折磨人的心思,不知道她那些好阿弟好爹娘知道她这般两面三刀的模样,还会不会待她那般好。

  “啧啧啧,看看这凄惨的样子,哎呀这子莲妹妹……还真是意外的冷血呢……”公婉清边说着边招手示意身侧的女婢将玉英扶起,一副惋惜似的撇撇嘴,却没人察觉她眸中不可忍耐的喜悦与嘲笑。

  哎呀哎呀,真是讽刺,子莲妹妹,你可莫怪我这当姐姐的心肠歹毒,谁曾想就连你也不是个甚么好货色呢。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平日里享受惯了众星捧月当然理解不了,有多得是人红着眼等着你跌落下来再狠狠地踩上一脚……

  怪就怪你命薄福浅还自居不下,你爹的爵位是从我爹手里抢走的,你娘的体面也是剥夺我娘而来的,而你现在拥有的一切,本该就属于我!

  “你这般我也甚是同情……”

  良久才听到她淡淡的话语,公婉清故作拧眉思考,突然的停顿顿时叫人的心中七上八下,只听她娓娓道“可你如今事迹败露,过街老鼠一般逃到我这里,再露面只能是人人喊打,倒时又牵连与我,教我凭什么留你?”

  闻言玉英也不慌乱,从容掏出一枚普通的瓷瓶来,一脸苦大仇深地开口,句句似咬牙切齿,刻骨崩心。“这瓶子里的药粉涂抹在脸上可教人皮裤溃烂红肿瞧不出原来的模样,”说着就直截了当地揭开封口,将药粉倒在了自己的脸颊上,顿时原本还算白皙的皮肤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充血肿胀起来。

  “如今我容貌亦毁,我必要教她潦倒衰败,尝尽我所受过的苦痛!”

  言讫,玉英猛地直直对上公婉清的视线,目眦欲裂,眼神似寝皮食肉,不知为何教她心中猛地一激灵。

  “好好好。”她这般没齿之痕越浓重越教她满意,“我就等着看你能给我怎样的惊喜了。”这样一心复仇的人只需稍加引导,说不定还真的能给公子莲带来一记重创。

  公婉清已迫不及待地想象公子莲衰败不堪被她狠狠踩在脚下的画面了,却没发现,玉英的眼神,从未离开过她的身上。

  “大小姐,玉英有事禀告。”

  艳阳高照,为隆冬的寒冷平添几分柔和暖意。

  长廊下,少女手捧袖炉,无骨一般瘫软在宽敞的软塌上。阳光暖熏熏的呼在脸上舒服异常,不由教人心情愉悦。

  一旁,芹娘缓缓走进,手中端捧着一盅玛瑙扣碗。“小姐,夫人见你晌午吃的少些,特地命人又做了桃胶炖奶,您现在可要尝一尝?”

  “也好,犹记阿娘的小厨房里总有几个擅做甜点的婢子,幼时嘴馋总是缠着她们做来与我,这道桃胶炖奶也是许久未吃过了。”

  放到跟前小几上,那扣盖打开顿时芳香扑鼻,玛瑙莹莹红光与红枣照相映衬,衬着桃胶鲜奶丝滑可口,顿时叫人胃口大开。

  勺子舀来一勺,上面银耳漂浮还带着丝丝热气,一口进肚整个身子都热乎乎的。

  见公子莲一勺一勺吃得开心,芹娘在一旁亦莞尔轻笑,心道夫人果然把小姐了解个通透,见这几日小姐胃口不佳,端来时她还怕羊奶太腻小姐不喜欢,如今看来那婢子做的也是极好的,闻不到一丝腥味。

  “对了,小姐,玉骨传话来说您预备去千佛寺养身子一事,已透露给大小姐了。”

  “喔?她做事倒利索,怪不得公婉清偏生挑中了她。”公子莲闻言轻呵一声,“这名字改的也倒顺利。”

  “是,玉英说要自行更改名字本来还惹大小姐不悦,不过听她说取骨字是因与姐姐的名讳中有字相合,大仇要报,许久不得见所以以此藉慰。许是心虚透顶,转口就答应了。”

  “呵,此番才更是惹玉骨伤心仇视才是。”不过她也乐得见公婉清犯蠢,公婉清自以为多了把利剑来对付她,却是不知那箭头却是暗搓搓地朝向她的。

  “不过小姐……”芹娘心中一直存有疑虑,“您既知大小姐与二夫人仍心存加害,又何必给她们机会……”让她们又想方设法地置小姐于不良境地呢?

  闻言,公子莲搁下手中玉勺,看向芹娘,一瞬间少女眼神灵动,似山间躲藏的精灵突然露出脑袋瞧过来,看的芹娘心神一动。“正如阿爹所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虽有玉骨在当作眼线,公婉清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与其让她们在背地里寻找机会使我们措手不及,还不如明目张胆地给她们可乘之机,我们也有可谋划的空间。”

  “芹娘,相信我,下一次倒霉的一定不会是咱们……莫忘了捎上忍冬一块,此番就看她今日训练的如何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