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白玉堂

第六章

白玉堂 君子不人道 1671 2018-10-12 23:59:09

  第六章

  “父亲”沈凌之起身端起一杯酒敬向沈父,道:“父亲,孩儿敬父亲一杯。敬父亲戍守边疆,舟车劳顿。”

  沈父抬手接过沈母递过来的酒杯,向沈凌之抬了抬手,一口闷了下去。江南雨乡里的清酒入口微甜不及边塞烈酒入口烧喉,烧胃,烧得人心都燃起来了。

  沈父啧了一声,放下酒杯,看着座下沈允之溜下席位,此刻正缠着沈凌之夹菜弄鱼,什么都要经过兄长之手才愿意下咽,这天真顽童的模样惹得这位从严治军的将军忍不住嗤笑。边地苦寒无岁月,现在只见当年还穿着肚兜的小孩儿如今已用精锻束发,沈青看着席间玩闹的沈允之,恍惚间却仿佛见到了当年沈凌之的小脸,安静严肃,立于书案前背诵弟子规,早早失了天真活泼,不像沈允之这样像个孩子。

  “凌儿,将你弟抱上来与为父仔细瞧瞧。”沈父向着沈凌之招手。

  “是,”沈凌之抱着沈允之一步一步登上高台,小孩儿正窝在少年的怀里,死死攥住少年的衣领。

  嘶,后颈处有些温热,黏糊的液体顺着温热来源之处流了下来,有些痒有些微小的疼痛后,少年白皙的后脖颈出现一圈红色痕迹。沈凌之按下沈允之的脑袋,允之这先添后咬的娇贵做派,像极了曾经沈凌之养的那条威风凌凌的大狗子。在沈凌之出生后,那只黄狗就被一直照顾将军的老管家寻回来了,只是为了祝贺将军嫡子出生特意寻回来的。

  那狗被管家娇惯着养,吃什么都要先舔一舔,只有够味了的才下嘴。沈凌之在沈允之出生前只有大狗子这一位玩伴,因此日日黏在一起,可这狗去年也不知什么时候就自己离家了,管家说这狗是得了春景想要撒欢去了。但是沈凌之知道,狗预知生死,快死时都会离家,现如今也不知道骸骨何处。

  不过这只是只刚断乳的奶狗,即使摆出进食的模样也毫无杀伤力。

  沈凌之忍住轻笑,紧紧按住小孩子的后脑勺,也不肯轻易弄乱怀中人的发丝,步步踏上台阶的脚步却不自觉放轻慢来,怕是颠簸了小主子。

  “来,允儿,过来给为父看看!”沈凌之宽大的白色衣袖和沈父的铁衣碰在一起,似乎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声响里沈允之瘪了瘪嘴,一边温暖一边铁寒。

  “允儿,今年六岁了?”沈父将小娃娃置于腿上,金甲铁衣上似乎还带着边疆沙土的腥味,沈允之动了动身体,一双圆眼看向沈凌之。

  沈母欠了欠身,接过沈父的话茬道:“允儿今年刚满五岁,虚岁六岁。”

  沈凌之一对上沈允之的视线,捏着手中的玉箸一紧,随即放下筷子,拉直衣袖,转眼又低下去只当没见过。

  父亲出征时弟弟方才牙牙学语,连路都走不利索。自弟弟记事以来就从未见过父亲,弟弟天资聪颖,可如今被父亲揽在怀里都无从适应,对父亲的问话也不知如何回应,只知道看着兄长,父子情薄可见已至如此!母亲,你好狠的心!

  窗外大雪漫天,一阵旋风卷着一片雪花顺着窗檐飘过沈凌之的眼前,又堪堪落下飘到沈凌之的衣摆上,片刻即消融。

  立刻一旁的侍女,纤纤玉手拨弄这横木,应和着吱呀的轻响便落下窗柩。

  玉箸一放就再也拿不起来了。

  高台上,沈父还在逗弄沈允之,次次顺手呼噜沈允之的发顶,力道之大,次数之多,左右两节辫子都散了开来。沈允之抬头看向沈父,瘪着嘴道:“兄长只说过父亲是位值得尊重的将军!”

  沈父听罢大笑,道:“那是你哥哥在哄骗你,你父亲啊,你父亲就是个……”

  沈父话未说完便被打断了。

  “无赖!”好响亮的一声,大堂里回荡着都是这声无赖,众人皆惊,一抬头,高大的木门应声而开,片片雪花盘绕随行一只单薄身影涌进来,和着来人雪白的衣裳,一时间眼中充斥着逆光,细细地勾勒着来人纤细身量,好似女子,等进来了再细看心中又知不是女人,此人唇红齿白,眉清目秀,书卷气里还夹杂了些许凌厉,仿若棉里藏针,看起来就让人难以心生亲近。

  真是个浪荡无礼的世家公子模样。沈凌之心中暗自不屑,再抬头一扫,正对着看见来人的侧面,只见到他水湿眼眸微红眼角,一双丹凤眼,天生薄情像。心中诧异,还未细细打量此人,就见沈父匆匆赶下台来,连沈允之都顾不上,踉跄步伐,甲胄铁衣碰撞在一起,掀乱了大厅,原本端庄安静井井有条的主仆们似乎个个都开始兵荒马乱了起来。

  沈凌之目光一凝,沈母碎步带着身后七八个侍女都随着沈父跑下高台,却独独不见那白边红袄黑靴的束发孩童。

  沈凌之顾不得许多,猛地离席,险些打翻桌案,避开沈父沈母一干人,直直冲上高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