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言蹊

你方唱罢我登台

言蹊 柚然自得 3301 2018-10-12 17:48:15

  “小姐!”赤园看到昕然,故意拔高声调,这一声,倒像是惊了门边的姑娘。只见萧琦抬起脸,略惊恐地就向昕然跪下,嘴里说着:“给少夫人请安。”

  昕然移步走到桌旁,对着跪着的少女笑道:“姑娘请起。姑娘看着好面生。”昕然假装不知面前的少女是谁。待少女抬起头,昕然不禁微微皱眉。只见萧琦眼中含泪,两腮微红,一副我见犹怜的楚楚动人模样。昕然面上详作不知,对少女略一挑眉,继续说道:“我进府不过半月之久,姑娘,你是?”

  “奴婢萧琦,给少夫人请安。”少女依旧跪在地上。

  “是萧姑娘啊,快起来吧。”昕然看了橙方一眼,橙方会意,走到萧琦身边就给她搀扶了起来。

  “萧姑娘来我紫竹苑是有何事?”昕然端着刚泡好的茶,一边用茶盖磨着碗沿,一边问着,却并不看向萧琦。

  “少夫人,奴婢想来伺候少夫人,还望少夫人成全。”昕然听闻,仍旧不看着萧琦,好似没有听到她刚刚说的话,只对转身将茶碗放回桌上,略一抬头对萧琦说:“萧姑娘,我虽刚来府,自也是知道,萧姑娘是伺候咱们小侯爷的人。况且,小侯爷平日待姑娘也不差,这好端端的伺候着小侯爷,怎么突然就想不伺候了呢?”

  “少夫人和小侯爷已是夫妻,伺候少夫人也就是伺候小侯爷,还望少夫人成全。”萧琦仍旧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昕然见萧琦如此,仍就笑道:“萧姑娘,我嫁与小侯爷半月有余,今日才第一次见姑娘,大概姑娘对我这里的情况还不了解吧。我陪嫁过来的丫头,已有4人,再加上这院里的嬷嬷们和粗使丫头,也有十多人。而小侯爷那儿,萧姑娘自是知道的,连丫头带嬷嬷们,统共不过四五人,萧姑娘,我没说错吧?”昕然也不将话点破,她倒想看看,这个萧姑娘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奴婢愿一辈子伺候少夫人,还望少夫人成全。”萧琦却也不答昕然的话,只仍旧说着要伺候昕然,眼看着又要跪下来。

  “萧姑娘,你现今错处有三,你可知道?”昕然眉头一紧,正色地看着萧琦。萧琦闻言,难以相信的望着昕然,腮边的泪珠仍挂在脸上。

  “少夫人,这....”萧琦怯懦着,缓缓看向昕然。

  “萧姑娘,你是小侯爷身边伺候的第一人,我嫁与小侯爷时日虽不长,却也半月有余,小侯爷身边其他人皆已来见过我,姑娘你,我却是今日第一次见,你即已知道我是少夫人,为何过了这般久才来拜见我?你是否真的把我当少夫人来看?这是一错;你是小侯爷身边伺候的人,而且平日小侯爷待你不薄,你的去留、你的安排自有小侯爷作主,你今日这般张口闭口要来伺候我,这般不把小侯爷放在眼里么?这是二错;萧姑娘在小侯爷那里一应吃穿用度与一般丫头不同,更有专门别院并2个小丫头打扫、浆洗,萧姑娘,这般待遇你且掂量掂量,但即便如此你却仍旧心思不端,假借来伺候我,却在心中图谋其他,这是三错。”昕然说完,看向萧琦,只见这萧姑娘抿着一双薄唇,双手绞着自己的前衣,似是心中不忿。

  “萧琦自知有错,还请少夫人责罚。”

  “萧姑娘,你即是伺候小侯爷的人,你的赏罚自有小侯爷做主,你要请罚,自可向小侯爷去请。”说罢,昕然不再看着萧琦,送客意味明显。

  “萧姑娘,我们少夫人刚从夫人那里回来,这会子也疲乏了,我送萧姑娘出去吧。”青扬见昕然如此,便知她不愿萧琦在此,便上前送客。萧琦还要再说什么,青扬手一用力,一拉萧琦,就把她带出去了。

  “小姐,这萧姑娘怎么要来伺候你?”橙方还看不明白。

  “哪里是来伺候咱们小姐的,分明是来给小姐添堵的。”青扬进屋就听到这句话,不满说道。

  昕然看了屋里这几个小丫头,吩咐蓝香领着橙方和赤园到小厨房做些吃食来。待三个小丫头走后,昕然拉住青扬的手,让她坐到自己身边来。

  “青扬,你自小跟着我,你们几个从家里一起来的这些陪嫁,你也是最年长的一个,我平日里如何待你,你应当知道。”

  “是,小姐,青扬知道。”青扬自是知道,昕然将自己视作贴心大丫头,正因如此,她才要事事帮衬着昕然,不想让昕然受了委屈。

  “你知道便好。只是,我也与你们几个都说过,这里不是程府,一切都要谨言慎行。以后你们在外,都要小心低调,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们都是知道的。萧琦现在明面上和你们一般,都是丫头,但她是伺候小侯爷的人,若是将来再抬了姨娘,你们再这般出言不逊,让府里有心人听了去,谁知道会生出什么幺蛾子。你和蓝香她们都是跟我从娘家来的,情分自是不一般,但这里是侯府,咱们初来,一切都要谨慎。你比她们几个都要年长一些,你若是不做出个表率来,一味逞强好胜,她们有样学样,咱们在这侯府的日子,还会好过么?”昕然说完这许多,看着青扬面色微红,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也不再继续,话已至此,青扬也不糊涂。

  “小姐,我知道了,以后必不会给小姐添乱了。”青扬红着脸说道。

  “我自是知道,你是为了怕我吃亏,可咱们毕竟现在是在侯府,况且府中情况还没摸清,更要谨慎小心一些才是,你为我好,我自是知道。”青扬见昕然明白自己的一份心意,脸色愈加发红,暗忖道,今后绝不能给小姐惹麻烦。

  “青扬,萧琦我看并不像是府里家生的丫头,你让橙方和府里的小丫头们打听打听,别太显眼,查一查萧琦的来历。”昕然今天瞧着萧琦的样子,必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自己嫁入侯府多日,并不来见自己,倒是在小侯爷想为她抬姨娘碰壁之后,又兼着小侯爷几日未见她,她倒跑过来要给自己当丫头,心思倒是不少。若自己答应了她,那岂不是间接同意了她抬姨娘?若是在自己这里,再不小心出点什么意外,倒让小侯爷不知又要与自己生出什么嫌隙来,还会以为自己故意欺负萧琦。若是自己直接拒绝,她再有心张扬,自己会落个“不容人”的名声,更让小侯爷觉得自己“善妒”,难容他心爱之人,不论哪一种,对自己而言,都不是好打算。昕然暗想,自己倒不在意小侯爷对自己的想法,反正两人现在互看不顺眼,暗中较劲。但是,惹到了小侯爷,自己在侯府的生活就要受到影响,所以,为了让自己这一世过得舒心,表面上和小侯爷暂且无事才最好。所以,萧琦的幺蛾子,就让小侯爷自己解决,无论萧琦是真心想来,还是有心捣乱,不论这个主意是她想的,还是别人出的,自己都不接茬,就让小侯爷自己解决自己的女人吧。昕然自此也知道了,萧琦并不是对自己友善之人。

  昕然已嫁入侯府月余,这期间,除了日日去给宋夫人请安,其余时间便待在自己的紫竹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虽看似闭塞,却因着小丫头橙方探听来的消息,让昕然掌握了很多侯府之事。首先,便是这萧琦的来历。

  三年前,曾煜随侯爷远征西北,得胜归来之时,救了一个在战乱中家破人亡的少女,因见少女身世可怜,曾煜一时心软,就将这少女带回来了。这少女想来也是好人家的女儿,还略通些文墨,少女便在曾煜的书房伺候。起初,宋夫人是不想将少女放在曾煜身边,但是英雄少年情节作祟,萧琦就在曾煜处安顿下来。随着年岁见长,这一来二去,萧琦就成了曾煜的通房丫头。

  怪老套的剧情,昕然在得知曾煜和萧琦的相识经历后,摇着头笑道。“不过,他二人也算是青梅竹马了。这萧琦可是曾煜的初恋,若是自己一个处理不好,可真的会惹事上身。虽然自己无意于曾煜,可是在古代这么个男权社会的大环境,自己一个已经出嫁了的官府小姐,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前程?暂且在侯府好好呆上一阵再作打算。”昕然可叹自己的身份被桎梏,虽是大家小姐,却已嫁人为妻,老公还对自己有偏见,自己在这里还能不能过得潇洒自在?

  昕然这日日给宋夫人请安,让宋夫人愈发喜欢这个儿媳,身边有个贴心人陪着说话聊天解闷,再加上汤药的作用,宋夫人身子一日日大好,面色红润,说话底气也足了许多。这日昕然照例才宋夫人处,宋夫人拉着昕然的手笑道“好孩子,这几日多亏你来与我聊天解闷,煜儿这孩子还真是有福气呐。”昕然闻言,内心翻了几个白眼,曾煜娶了自己是有福气?那自己嫁了曾煜是倒霉?内心虽想了千百遍,还是冲宋夫人露了一个腼腆含蓄的微笑,颇有小女儿的娇羞之态。

  “然儿,前几日我病着,你嫁进来,我还未与你去广福寺中还愿。昨日我与侯爷说定,明日你和煜儿一起陪我去广福寺礼佛,为咱们曾家祈福,为你和煜儿讨个彩头。”昕然假装不知这彩头是为了让自己能早点生个孩子,仍旧低眉顺目道:“是,母亲。”在宋夫人处坐了不大一会儿,侯府的另一位昕然期待已久的女性,柳姨娘来了。昕然早就对柳姨娘颇感兴趣,在这古代礼法森严,一个姨娘竟能够在大夫人尚在的时候就有了管家之权,能这般作为的人,定不是普通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