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帝昇

四十一

帝昇 筱沫白 922 2019-05-16 14:41:42

  司马聂怀见薛尘峰转向傅温颂,也回过神来,他对薛尘峰微微一笑,便说起来了正事。

  “臣刚刚收到消息,便快马加鞭的赶回宫内,向太医府了解下情况,简单的看了一眼国师,传言国师自刎,右手握剑,伤口却也在右处,明显并非自刎那么简单,饭菜中的断肠草虽可窒息,却不会有过多的血迹,而那墙角下的诅咒血渍,显然也并非国师所留,定是有人假借国师自刎的假象来逃之夭夭…”

  还没等司马聂怀说完,傅温颂便有些焦急,他明知道打断别人说话是不礼貌的,可为了及早破案,一时冲动便打断了司马聂怀的话。

  “司马先生,这些我们都已经知晓,可否有更加详细的发现?”

  被打断话语权的司马聂怀露出不悦的表情,也将头撇向一方不愿看到傅温颂,而在一边旁的薛尘峰也不免有些奇怪。司马聂怀绝不是那种斤斤计较之人,今天却因为一点小事,而将不悦展现在脸上,实实属奇怪,虽薛尘峰并不知二人之前关系如何,至少他知道现在的气氛有些凝重。

  “报!陛下,刚才接到消息,送饭的张公公被侍卫发现惨死在后厨外的花园,刘公公也失踪不见了。”

  本带着对司马聂怀怀疑的态度的傅温颂,此时更接近于疯狂,他的脑袋乱极了,而因为听到此事而愤怒的心情越发的接近于崩溃的边缘,他的嘴唇微微发抖,喘着粗气,因双手太过用力,头上的青筋也暴露出来,他可从未见过如此猖狂的之人,不仅在他的眼皮底下伤害国师,竟在此时也将证人杀害,这明显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傅温颂又如何不动怒呢?

  他克制住内心的怒火,压低了嗓音,为的是不想让他人发现话语中的颤音。“张公公如何?”

  “回殿下,只是简单的刺杀。”

  众人一惊,傅温颂想过一百种张公公的死法,多数以被秘密下药或让人不知不觉地死去,却未想到只是简单的刺杀。看来这凶手的目标只是国师并未有针对傅温颂的意思,而张公公也不过是刘公公的替死鬼,但刘公公又去了何处?

  想到此处傅温颂的怒火也平息了些,但一想到国师心中还是有些不安。

  “国师如何?”

  “回陛下,已按到陛下的吩咐,为国师厚葬,日子便定在七日后。”

  傅温颂沉思了一会儿,“起驾,朕要去看看国师。”

  说罢,侍卫退去,司马聂怀见状主动提出要与傅温颂一同前往,薛尘峰见状也争着要一同前往,傅温颂也不好拒绝,便同意了他们的请求。

  在司马聂怀离开的那一刻,薛尘峰瞧了他一眼,便有些说不出的异样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