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大泽明娃

【第49章】 皮上画画

大泽明娃 小拾肆 1570 2018-11-09 17:34:53

  六个人依次寻了位置坐下。上首是阮山河,左手边阮清渊,右手边阮文,其余的三个孩子排着坐。

  明在自然是挨着阮清渊的,旁边还有个阮清好。

  “上个月我跟娘学了很久,现在可是会包好几种花样的饺子了,再也不怕被你抢了风头去。”阮清好挪了挪凳子,伏在阮明在的耳边,颇为骄傲地抬了抬下巴。

  阮清好这几年致力于将明在比下去,可惜致力了这许多年,也不见半点成效。

  明在扬着下巴,眨着一双月牙眼睛,长睫轻动:“是嘛清好妹妹?那你可得好好包。”她笑的谄媚,颇有一种讨好羡慕的意味。

  阮清好对明在这种反应很是得意。

  街上和亭子外,人都站满了,人声冲天,裹着寒风和疏薄阳光,一路不知往什么方向去。天儿还是冷的,那面粉夹着水揉两下就跟块石头似的。

  阮山河自位置上站起来,摸了摸他那极具象征性的白髯,走到蹉跎亭的另一面,这亭子很大,是阮城唯一一座高亭,亭东侧置了一张锣架,锣架上撑着一面青铜锣,多年雨露风霜多多少少带了些锈迹,然而却是一等一的好材料好制作。

  沈贵取了锣锤,恭敬地递给阮山河,那满街的吵闹声便突然止住,千万只眼睛盯着高亭,盯着阮山河,盯着那锣体锣锤,虔诚而庄严。

  “保我阮城,无国可犯,无人敢欺。”

  锤落,又低沉又洪亮的锣响,响彻了一条街。

  “保我城人,安康富庶,子孙长青。”

  阮山河的声音敌不过这赫赫锣响,但每年的几句词众人还是知晓的,因此不管听没听见,此时都十分有自觉地对着亭子作了个揖,无论男女老少,这祝词毕竟都是他们真心所盼的。

  “保我阮府,能人辈出,鞠躬尽瘁。”

  礼成——

  锣响传了好远,沈贵站在台阶上嚷道:“巳时整,各位尽欢——”

  那日头正好斜斜地挂在东南角上,几缕淡黄光照绕着锣洒在亭子里,多添了几分诗意。亭下众人果真“尽欢”起来,都是阮城生长的人,生来便带着烈性和火性,男人脱了外袍,女人半挽着衣袖,孩子们敞着衣襟,一条街上铺满了面粉和饺心的混合味道。

  阮清好是盼了许久的,那沈贵一吩咐,她就去揉自己跟前的面团,往年明在那丫头总能出几个新奇的包法,惹得阮山河指明了要吃明在的饺子,如今她也偷偷钻磨了几个,想必这下不会居于人后了吧?

  “祖父,明娃今日不想包饺子。”一桌人擀面的擀面,切圆儿的切圆儿,捏皮的捏皮,明在突然冒出来一句。

  阮清渊正忙着手里的饺子皮,不知道这丫头又想做什么,匀了一半眸光看过去,那丫头已经站起来跑到阮山河手边。

  “不想?那今日祖父可亏大了。”

  “不亏不亏。”明在伸出一根手指头摇了摇,小麻花辫在耳朵后面也跟着跳了跳,“清好妹妹今天有心想包,便给她包好了,明娃不跟她抢这份功。今天明娃给祖父弄个新鲜玩意儿!”

  “什么新鲜玩意儿?!”阮山河停下手里的活,瞬间有了些期待,他心里还抽了个空想到,当初那家是瞎了眼将这么宝贝的娃娃扔了!当初他真是烧了高香将这宝贝女娃娃带回来了!

  真是!妙哉!

  分神间,明在已经不知道从何处掏了一支竹签,眉眼弯弯,从阮清渊手里接过刚碾好的饺子皮:“前些日子四哥闲着教我作画,还说我在画画上有几分灵劲,不如明娃就用这竹签在饺子皮上画点有意思的,我也不说画什么。到时候饺子一骨碌丢进锅里滚了水,也只能依稀看出我画的模样,到时候祖父便着人猜,猜中了赏,权当消遣一下,怎么样?”

  这倒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阮清好咬了咬牙,十分不友善得看着阮明在,看看看!又把她的风头夺走了!

  还有啊,这包饺子,也太可怜自己的这一双手了,被风吹着,冻得通红,也奇怪明在那丫头从来不怕冷,怪人!坏人!

  “好!明娃果真是祖父的心肝!”阮山河甚是满意,他这在兵器场里活了大半辈子,几时有过这样的逍遥日子?!

  “就这么办。沈贵,给五小姐再寻一张桌子来,再拿个手炉过来,别把明娃的这双小手冻坏了喔!”

  沈贵领了命去。

  阮清渊淡淡笑着,这丫头还没跟自己说过今日要玩儿这么一出,也不知是心血来潮还是早有计算……真是个令人咋舌的丫头。他抬眸,恰巧遇上明在看他的目光,那眼神一如既往的干净纯粹,像这冬日里如洗高空。

  

小拾肆

明在果真是想“权当消遣”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