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天庭卖乖日常

第二章·我没有行刺天帝!

天庭卖乖日常 淡淡风情 2278 2018-10-10 19:46:17

  十七与朱槿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左右接引仙官尚未回来,在这里等着也是无聊,朱槿便带着十七在接引殿逛了起来。

  朱槿虽是一介散仙,仙位低微,却已经有五百多年的仙龄了,对整个天界有哪些可玩之处如数家珍。玩了几处,十七便抛开了初来乍到的拘谨。笑语盈盈,每每引得过往的仙官仙子们转眸相望。天规森严,当今天帝又极重规矩法度,天界各处几乎都静谧无声。所幸十七年纪尚小,又生的软萌可爱,一派天真烂漫,倒也没有人上前指责她的喧嚣。

  接引殿后花园,有一架花藤秋千,是目前玩下来,十七最最中意的。荡到高处时,就仿佛冲入了云海之中,阵阵清凉,舒心惬意,还能一览天界一隅的绝美风光。这里真不错,好玩!以后带十六来玩!

  “仙子原来在这里!”

  流光回来了,果然带回了天帝不在的消息。只说已经将折子呈上去了,等天帝回来,得空就会召见她。至于这几日,便在接引殿暂住着吧。

  十七对于成仙这件事,懵懂的很,所以她对见不见天帝之事毫不在意,只要有人陪她玩就行了。

  朱槿是十七在天界交的第一个好朋友,然后在他的介绍下,她还认识了好些新朋友。一起玩玩闹闹,吃吃喝喝,日子过得甚是愉快。只是每每闲聊之余,大家问起她是怎么成仙的,十七就有些懵。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就是睡了一觉,然后就到这里了。”

  然后大家就调侃她:“按这么说,天帝陛下得封你个‘睡仙’啊!”

  十七想了想,睡仙……似乎也挺不错的啊!是不是每天只要睡觉就可以了?!

  这一日一大早,十七像往常一样,睡到自然醒,洗漱完毕,就准备出门去找朱槿一起玩耍。不想,刚走出房门,就有个陌生的仙官迎面而来,远远地朝她行了一礼:“十七仙子,天帝陛下有请。”

  “天帝陛下回来了?”十七虽然玩疯了,却也没忘记自己还在等着天帝封仙位呢!

  “正是。”接引仙官十分客气。“仙子,请。”

  十七跟着仙官出了接引殿,见他架起了一朵白云代步,十七也忙招过一抹云彩,亦步亦趋的跟上。

  大概飞行了约一刻钟,终于收云落地了,缓步进入了一座嵯峨昳丽的宫殿。盘龙云海,亭台楼宇,气势恢宏,隐约间,还流淌着九彩华光,神圣而华丽。

  “莫非这里就是天帝陛下住的地方?”十七心里暗暗琢磨。

  “仙子请在这里稍候片刻,小仙进去禀报陛下。”

  “好的。”十七乖乖的点点头。

  仙官走后,十七就开始转着头,好奇的打量起四周来。这可是天帝住的地方诶,朱槿他们平时也都进不来的。像她这样微不足道,莫名其妙成仙的小虾米,估计也就封个小散仙。这辈子说不定也就这么一次进来的机会,赶紧多瞧瞧,回去也好跟十六他们说道说道,让他们也涨涨见识。

  正转着头四处看,突然觉得身后隐约有一股异样的气息逼近。十七下意识的回过身,拂袖一挥,纱衣中震荡出一股浩然之气,倏地将那道偷袭的气劲打了回去。

  未曾想,气劲的去处,长身佚立着一个白衣人。气劲擦着那人的鬓边飞过,打在了他身后的门上。“轰”的一声,一排八扇大门悉数倒塌,被击了个粉碎。一时间,木屑、碎末、泥灰乃至被震断的草木,漫天飞扬而起。

  那人置身其中,却岿然不动。明明是置身于风暴中心,却有种远离喧嚣、超脱于世外之感。白衣乌发,不染纤尘。眉眼如画,清俊非常。他只是现在那里不动,就有一种旷古烁今的绝代风华。即便是以美貌著称的狐族,也找不出一只狐狸,能有其的一半风姿。

  “大胆小妖,竟然谋刺天帝,其罪当诛!”他盯着十七,眼中似有狂风骤雨潺动。“来人,拿下!”

  十七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冲进来的天兵围住了,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被捆仙绳捆了个结实。

  “什……什么情况……”十七懵的很。

  “押上诛仙台,即刻行刑!”那人的声音徐缓而冷静,却有一种慑人的威仪。

  “什、什么诛仙台……”

  在被天兵架着出了弥罗宫的时候,十七一片浆糊的脑子才突然反应了过来,难道……那人说的谋刺天帝,说的是她?!

  “冤枉啊!我没有行刺天帝!我都不认识天帝!”

  “我没有,我没有行刺!”

  十七一路高声喊冤,引了不少路经的仙官仙子驻足相看。不多时便有认识十七的人看到,大惊失色,赶紧跑去将此事告诉朱槿。

  “朱槿,朱槿……不好了,小十七行刺天帝被押去诛仙台了?!”

  “啥,行刺天帝?!”朱槿掏了掏耳朵,他觉得应该是他一时耳背听错了。“怎么可能?”

  “千真万确!我亲眼看到的!一队天兵压着小十七,随行的还是天帝身边的玉衡星君,怎会有假?!”

  “不是吧……为什么会这样……”朱槿怔愣了一会,突然心中一颤,倏地站了起来。“难道是……走!我们去找老君,救人!”

  而此时,十七已经被押上了诛仙台,被万年寒铁捆了个结结实实。

  头顶涌动的天雷,脚下熊熊燃烧的地火,耳边回旋着“噼里啪啦”的雷电撞击之声……仿佛下一刻,便能将她打个灰飞烟灭。

  十七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可怕的情景,也未曾想过会陷入如此绝望的境地。她一路高声喊冤,竟无一人上前询问一句,也没有人听她分辨一句!

  她是冤枉的!她真的是被冤枉的!她没有谋刺天帝!为什么没有人听她解释?

  后来,那个领头的星君便禁了她的声。她叫冤枉都喊不了了。

  天界真是太可怕,太莫名其妙了!

  她要回家!她要回妖界!

  玉衡星君缓步登上了诛仙台,面无表情的看着哭成了一个泪人儿的十七,倏地一抬手,喝道:“行刑!”

  话音一落,头顶便一记炸雷,一道闪电直灌十七的头顶。十七蓦然觉得四肢百骸一阵酥麻,麻痹之后是无数细微的疼痛,这些疼痛混在一起,痛得几欲将她一寸一寸撕碎了去……未有喘息之机,地火又烧了上来,焚烤着她的三魂六魄,灼热的煎熬,她几乎可以感受到自己的魂魄在烈火中挣扎扭曲,马上就要化作一团烟云,就此四散而去……

  “住手!”一个朗朗的声音从远及近。“天帝陛下有旨,停止行刑!”

  十七瞬间觉得身心一阵轻松:“得救了……”身上的寒铁松开之际,十七也虚弱的瘫倒在地,昏死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