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天庭卖乖日常

第三章·天帝太古怪

天庭卖乖日常 淡淡风情 2002 2018-10-11 11:42:57

  十七再次清醒过来,已是半个月之后。

  睁开酸涩的眼睛,迷蒙之中,看到床前有人快速站了起来,欣喜的唤道:“醒了!十七醒了!”

  “红思……”

  “十七!”见十七撑着手试图坐起身来,红思连忙过去扶她。“你感觉怎么样?”

  “疼……哪里都疼……”那钻骨入髓的疼痛,虽然已然不是特别痛,却也十分煎熬。回想起诛仙台的那一幕,十七整个人又隐隐颤抖起来。

  那时的场景,真的,太可怕了!

  “十七。”朱槿的身影从屏风外绕了进来。

  “朱槿……”看到他,十七就像是看到了亲人一般,泪水再也忍不住的扑簌而下。当他来到床前,更是直接起身扑进他的怀里,抱着他大声痛哭。“我不想呆着这里了,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十七……乖,没事了,别怕,没事了,昂。”朱槿看着怀里哭得委屈之至的小人儿,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一手轻轻拍着她的背,一手爱怜的抚着她的头顶,柔声安慰。

  看十七哭的如此伤心,红思的眼圈也有点红,忍不住抱怨道:“天帝陛下是不是昏头了,十七才刚来,怎么可能会去行刺……”

  朱槿连忙一眼横过去:“闭嘴吧你,天帝行事,也是你可以置喙的?!”

  红思扁扁嘴:“我就看不惯这种仗势欺人的事,十七差点就……”

  “十七现在不是没事吗?!”朱槿斥道。“其中必定有所误会,不然陛下也不会及时下旨停止行刑。”

  正说着话,外面响起了一个声音。“天帝陛下召见十七仙子。”

  十七本来伏在朱槿怀中,在他的安抚下,渐渐停了哭泣。这会突然又听见天帝召见,顿时骇得脸色发白,通体冰凉,受惊小兽一般的大叫起来:“不去!我不去!我死也不去!”

  “那十七仙子是要抗旨么?”传令仙官的声音波澜不兴。

  “仙官稍安!”朱槿连忙高声说道。“十七仙子刚醒,还在梦魇之中,且宽裕一刻钟,我们帮她梳洗整理一番。”

  “如此便好。”

  “我不去,我不去!”虽然朱槿应承了下来,但十七仍然将整个头埋在他怀里,甚至拉过他的衣衫将自己整个人都裹了进去。

  朱槿抱了她一会,等时间差不多了,才柔声安抚道:“别怕,没事的,我陪你一起去。”

  十七将埋在他怀里的脑袋摇了摇。不去,她不要去。

  “陛下贵为天帝,既然已经明旨放了你,就不会再动你了。抗旨是大罪,不要任性。”朱槿轻轻摸摸她的脑袋。“你若还是害怕,就变回真身,我抱着你前去,如何?”

  十七这才停止了抗议,沉默了一会,从他怀中抬起一双小鹿般的大眼睛,含泪带怯地说道:“那你可要抱紧我,不管怎么样,都不能扔了我。”

  朱槿笑道:“那是当然。我保证将你毫发无伤地带回来,不然,你损了什么,我都双倍赔你,好不好啊?”

  得了他的保证,十七才点点头,变回自己的真身。

  十七的真身,是一只雪白无暇的小狐狸,全身上下无一根杂毛。皮毛顺滑,摸起来软糯温润,手感极好。朱槿将她抱在怀中摸了几下,就颇有些停不下来。

  十七一路将脑袋低埋,仿佛被人瞧见一眼,就会受罚似的。直到朱槿停下脚步,俯身叩拜:“小仙朱槿,见过天帝陛下。”十七突然又心中一骇,浑身忍不住发颤,在朱槿下拜之时,一头扎进他的衣襟,顾自埋头在里面躲好了。

  “起来吧。”接话的是一个温柔舒缓的声音,像是一个谦谦君子,清越而悠远,听之使人忘俗。

  “谢天帝陛下。”朱槿起身之时,轻轻抚了抚胸口的十七,以示安慰。

  “那小妖呢?”

  “回陛下,十七年纪尚幼,受了惊吓,一时有些失魂落魄。小仙怕她御前失仪,便让她变回真身,由小仙相携而来。”

  见说到自己了,十七更是在朱槿胸前缩成一团,紧张地瑟瑟发抖。

  静默了一会,那个柔缓温和的声音才再次响起:“这小妖确实年纪太小,仙根不稳,直接位列仙班有些不妥,不如先去老君的兜率宫磨炼几年。”

  朱槿连忙说道:“如此甚好,能得老君照拂,乃是十七的福祉。”

  “妖精修炼不易,本不该多让她磋磨这几年。作为补偿,本座这里有一本功法,且让她拿去修习。待修炼有成之RB座便在九霄云殿为其册封仙位。”

  “多谢陛下!”朱槿连忙施礼谢恩。

  十七却听得有些糊涂了。

  咦,不仅不再惩罚她了,还送她修炼功法?上次明明是雷霆震怒,都不给她一丝一毫的解释机会,就将她押上诛仙台,要将她打得神形俱散……为什么这次又如此和风细雨了?

  难道,她上次遇到的是假天帝?

  十七忍不住从衣襟中探出小半个脑袋,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往前方正座上望去。

  本以为天帝召见,肯定是在一座恢宏广阔的宫殿之中,而天帝则应该是坐在高高的玉阶之上的,君临天下。没想到这会竟然在一个内殿之中,而天帝就坐在离她不过十数步距离的书案之后。她一探头,就冷不防跌入了一汪波澜不兴的寒潭之中。

  察觉到了十七的视线,那道眸光转了转,幽深的潭底隐约有什么微光浮过,但是十七并不懂。她只是沉迷于天帝的旷古绝色,有些难以自拔。回想起在妖界时,似乎是曾经听人提及当今天帝容貌绝世,风姿卓绝,只是以往一直觉得天界那般遥远,从来不曾多想。骤然之间,传说之中的人物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实在有些难以接受。

  天帝只是看了她一眼,倒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吩咐道:“退下吧。”

  “是。小仙告退。”朱槿应声告退。

  离开前,天帝又提醒了一句:“明日便去兜率宫报道。”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