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天庭卖乖日常

第九章·父爱真伟大

天庭卖乖日常 淡淡风情 2340 2018-10-17 11:45:00

  为了尽快练成天帝给的那本御水诀,十七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刻苦修炼。每天不吃饭,不吃东西,实在太困了就眯眼小睡一会,睡醒又是修炼……

  瑶光看在眼里,自然如实禀报了天帝。

  天帝正在批阅呈报的折子,听后,没有任何表示,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瑶光也没有多说,旋即说起了另一件事:“陛下,三日后就是东海龙王的寿宴了。陛下是亲自去,还是瑶光代为跑这一趟?”

  天帝这才缓缓地停下笔来,想了想,说道:“我亲自去吧。”

  “可是陛下的伤……”瑶光有点不放心。

  天帝轻蔑地笑了一声:“天帝御驾出行,魔界那些宵小之徒,若是敢来,本座倒还敬佩他们的勇气!”

  “是。我这就去安排出行事宜。”

  天帝又问:“寿礼可准备妥当了?”

  “寿礼早已备好。还有锦音公主那边,也照例另外准备了一份礼物。”

  天帝满意的点点头。

  “陛下……”瑶光忽然有些欲言又止。

  天帝抬眼看她:“想说什么,但说无妨。”

  “陛下,锦音公主明年就成年了。陛下此次前去,可还要与龙王订立婚约?”

  天帝沉默了一会,说道:“先照着准备着吧。”

  “是。”

  瑶光领命,正准备退下,有仙侍快步进来,禀报道:“陛下,瑶光星君,十七仙子出事了。”

  “什么事?”

  仙侍说道:“似是修炼过急,经脉逆行了。吐了口精血,昏死过去了。”

  瑶光回眸望了天帝一眼,便快速闪身而出,直奔十七所在的一缕香。

  十七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早已是人事不醒。但她的身周浮跃着异常明亮的白光,光团之中灵力激涌,竟十分强大。

  “星君。”仙侍说道。“她身上的灵力强大的很,我等无法靠近。”

  瑶光向前一步,蹲下身,伸出手,刚触到那团白光,便觉得指尖一寒,旋即就有一股强横霸道的灵力当空而来,逼得她不得不踉跄地退后几步。刚刚稳住身子,还没来得及讶异,瑶光便见有道白影从身边过去,弯下腰将地上的十七稳稳的抱了起来。那团“护主”似的白光,竟也跟着暗淡了下去。

  “陛下……”天帝的身影,瑶光自能一眼就认出。

  “你们在外面守着。”天帝留下一句话,便抱着十七进屋去了。

  “是。”

  瑶光真是越来越不明白了,这个小狐狸十七到底是什么来历?小小年纪,就拥有这么强大的灵力,更奇怪的是,天帝陛下对她的态度实在是,太古怪了!

  在天帝还是皇子的时候,她就已经跟在天帝身边了,甚至可以说,她就是天帝最亲近的人。天帝虽然性情清冷,安静内敛,但是以往有什么事情,还是会与她说的。只这个十七,他们之间到底有何渊源,他却是只字不提。

  难道,真如传言所说的……十七,乃是,天帝陛下的私生女?!

  但是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别人不知,难道她还不知吗?

  天帝陛下虽然大多时候都是温厚恭仁的,但是他从来不与任何女子亲近。若是有那些不长眼的仙子前来示爱,第一次温和拒绝,第二次就疾言厉色了,若再敢有第三次,就直接以肖想上神的名义定罪了。轻则百年禁闭,重则削去仙籍,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样的陛下,怎么可能会有私生女?!而且还是只狐狸精!陛下最讨厌的,就是烟视媚行之徒了!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天帝将十七抱到床上,自己侧身坐下,伸手扣住她的手腕,探测她体内的灵气情况。

  她的体内,充斥了两种相似却又有所不同的灵气,一种属水,另一种属冰,正在激烈地交锋。一会这个压过那个,一会那个压过这个,你来我往,难分胜负。

  天帝收回手,看着因为痛苦而涨得满脸通红的十七,心想这会儿若是他出手,让属冰的那股灵气压过她自身的水灵气,她是不是就会因为承受不住而爆体而亡……那岂不是就能提前除掉这个眼中钉了?!

  思至此,天帝缓缓站了起来,将灵力凝聚到指尖,然后汇入十七的百会穴,源源不断地汇入……但是,天帝所期望看到的冰灵气压过水灵气的情景却并没有出现,反而是随着外来灵力地注入,水灵力空前强盛,一下子盖过了冰灵气……

  天帝顿时感觉到神元一记刺痛,连忙收手。

  与此同时,床上的十七张开了眼睛。随着眼神的缓缓聚焦,她看到了床前的天帝。他的脸色很不好看,一抹嫣红的鲜血自唇角缓缓流出,衬着他如玉的脸庞,格外凄美。

  他一定是为了救她,又伤上加伤了……

  虽然她是爹爹无暇白衣上的一个污点,是一个不光彩的存在,虽然他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情愿认她,但是在她出事的时候,拼了命救她的,还是爹爹。父爱,真是太伟大了。

  “爹爹……”她心中大恸。只觉得有满腔的话语要与爹爹诉说。但她这会儿实在太虚弱了,只唤出一声,就再也支撑不住,变回了狐狸真身。小小的一只,蜷缩在床上。

  天帝自然没将她那声“爹爹”当回事,毕竟人在病困虚弱之时,会哭爹喊娘是很常见的。他只是懊恼,特地的竟然又让她挺过了一劫?!天帝平息了一下胸中激荡的怒气,轻轻拭去唇角的鲜血,将瑶光唤了进来,吩咐道:“你将她,带到你那边去。”

  瑶光看了看床上的小狐狸,问道:“她这是怎么了,可要去兜率宫取些仙丹?”

  “不用。”天帝否决了。“她是修炼太过于急功近利,伤及神元了,要过几日才能恢复。这几日她会非常虚弱,好好照看,不要让她出事。”

  “是。”瑶光应声领命,心中却越发觉得十七与天帝陛下的关系非同一般。

  十七沉睡了一天,第二日晚上才苏醒过来。醒之前还发了梦魇,梦到天帝为了救她,吐血倒地,奄奄一息……

  “爹爹!爹爹!”十七大叫着从床上蹦了起来。

  瑶光正在旁边坐着,怕她从床上掉下来摔着,连忙将她按了回去,提醒说:“小心些。”

  “瑶光星君?”见是瑶光,十七急切地问道。“我爹爹怎么样了,他没事吧?”

  瑶光呆了呆,试探着问:“……你是问,天帝陛下?”

  十七使劲点头:“他本来就有伤,这次为了救我……我看到他吐了好大一口血……”十七说着说着,忍不住就眼泪汪汪了。

  “陛下没事。”那天她也在,她怎么没觉得天帝有受重伤。天帝真的是在暗暗维护这个小狐狸吗,连她都隐瞒着?

  “真的吗?”十七睁着一双圆圆的眼睛,眼圈红红的,看的瑶光都有些被萌化了。轻轻摸了摸她的狐狸脑袋,安慰道:“真的,别担心了。”

  “……那就好。”十七松了口气。

  “你说……天帝陛下是你爹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