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天庭卖乖日常

第十章·东海龙宫

天庭卖乖日常 淡淡风情 2133 2018-10-18 11:45:00

  “你说……天帝陛下是你爹爹?”

  瑶光这么一问,十七才蓦地一惊,下意识地用两只爪子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

  瑶光看着她的样子,觉得煞是有趣,笑道:“我不是外人,跟我说没关系的,我不会和别人说的。”

  十七耷拉着两只耳朵,黯然说道:“我是怕陛下不高兴,他并不想认我。”

  这个瑶光也知道,天帝向来洁身自好,若是真整出“私生女”这一出,他必定不想认,甚至会恼羞成怒。怪不得十七刚来天界时,天帝就大为震怒,甚至设了局,给她套了个“谋刺天帝”的罪名直接押上诛仙台。不曾想他们血脉相连,十七受刑之时,天帝也感同身受,神元受损,于是又下旨终止行刑。

  经了这一遭,天帝倒是冷静了下来,终还是抵不过骨肉之情,随后对她几番关爱。

  这些时日以来,天帝古怪的行为,终于都有了合理的解释。瑶光心中也豁然开朗,看十七的眼神也愈发地关爱。

  “我明白,我不会说的,包括在陛下跟前。”瑶光摸摸十七的头。“你乖乖的,好好养伤,好好修炼。陛下不是无情之人,终有一天,他会接受你的。”

  “嗯。”十七认真的点点头。

  “好好休息吧,养足精神,后天陛下要出发前往东海龙宫给龙王贺寿,我劝服陛下带你一道去,好不好啊?”

  十七倏地两只眼睛亮晶晶起来,使劲点头:“去!想去!超级想去!”

  看着她天真无邪的样子,瑶光不禁露出了会心的微笑。须弥宫冷清了几千年,如今有了这么个小家伙,说不定会是件十分有趣的事呢!

  也不知瑶光是如何劝的,十七果真是随着天帝的御驾出行了。

  天帝坐在御辇之中,隔着灵纱珠帘,只看得见模糊的身影。辇外四角分别守卫着天权、天枢、天璇、天玑四大星君。两侧是两排共十六名,八名仙侍,八名仙童,长裙逶迤,衣袂飘飞,煞是好看。

  前有一队天兵天将开路,后亦有一队天兵天将守护。浩浩荡荡,气势不凡。

  十七窝在瑶光星君的怀里,架云飞行在天帝御辇的正前方。这可是十七长这么大第一次出行,一路上都瞪大了眼睛四处看,看到什么都觉得无比稀奇。

  “瑶光星君,快看那!好像有只仙鹤飞过!”

  “瑶光星君快看,那有人在织云彩!好漂亮啊!”

  “瑶光星君,快看,那是山!山上有个宫殿!”

  ……

  瑶光倒是没被喊烦,每每与她解释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天帝却是听不下去了,忍不住说道:“瑶光,让她闭嘴。”

  “是。”瑶光应了声,低头给了十七一个无奈的表情。

  十七则赶紧用爪子捂住嘴,用眼神表示,自己只看看,绝对不再发出一个声音。

  十七虽然苏醒了过来,但身体还是十分虚弱。一路上东张西望,开始的好奇心过去之后,就累得趴在瑶光怀里睡着了。

  直到到了东海之滨,瑶光才轻轻地将十七拍醒,提醒说:“东海到了,要看东海风光的话,就赶紧醒醒。”

  十七果然立刻就醒了,睁开眼睛低头一看,就看到了一片浩瀚无边的大海。一望无垠,仿佛一直绵延到天尽头。蓝天白云,海天一色,美不胜收。十七还没看够呢,瑶光已经抱着她,随着天帝的御驾已经飘然落地了。

  海边早已有人在等候,御驾一落地,站在最前头的锦衣长者就带领着一干人等上前行礼。

  “臣等拜见天帝陛下。”

  十七睁圆了眼睛,一个个看过去,暗暗揣测着他们的身份。

  “舅父免礼。”天帝缓步从御辇中出来,亲自扶起领头的东海龙王。

  舅父?十七暗自琢磨:爹爹的舅父,她该叫什么?

  “本座此番是专程为舅父祝寿而来,就如同往年一样,只做家宴,不论君臣。今日,就免了这些礼节吧。”

  “是。陛下请。”

  水族们在水中开辟了一条华丽开阔的水道,将天帝一行人接引入龙宫。海底世界的华丽,又使得十七目不暇接。十七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转晕了。

  进入龙宫大门,远远地听到一声清脆的呼喊声:“是天帝哥哥来了吗?哎呀,你别拉着我,我要去接他!”旋即,前方珊瑚丛后面便飞身跃出一个火红的娇俏身影。是一个十五六岁模样的少女,明眸皓齿,顾盼之间,神采飞扬。小小年纪,便已是明媚不可方物。正是龙三公主,锦音。

  她一瞧见天帝,便倏地眼睛一亮,大喊一声“天帝哥哥”,便振臂飞奔了过来,似乎是想直接扑过去抱住天帝。

  瑶光深知天帝不喜与他人有肢体上的接触,更不喜他人举止轻浮,怕她惹恼了天帝,连忙侧身拦下锦音,微笑着说道:“一年不见,公主似乎又长高了些。”

  龙王一见瑶光出手拦下,也立刻反应过来锦音的失礼之处。见锦音不死心的还是想近天帝的身,连忙出声说道:“锦音!你怎么越来越不懂事了,你母后给你布置的任务,看书、修炼、弹琴什么的,都完成了吗?!”

  “我……”

  不等锦音辩驳,龙王就给左右使眼色,让他们赶紧将公主带下去。

  锦音还想说些什么,被龙王一声厉喝“下去”喝得缩了缩脖子。抬眼看了眼天帝,发现他正目光疏离地看着她,完全没有帮她说情的打算,这才死了心,行了一礼,转身在两个侍女的陪同下离开。

  等她走后,龙王才代女赔罪:“锦音小儿心性,唐突了陛下,还望陛下勿怪。”

  天帝说了声“无妨”,神情一如既往地淡漠疏远,看不出喜怒。龙王虽然心中有所忐忑,但此时也不敢多加揣测。

  离寿宴开席还有一个时辰,龙王便将天帝引到龙宫内花园小坐。并安排了重兵在花园四周守卫,以保证天帝不被任何人惊扰。

  龙宫设有一个很大的结界,将水流隔离在外。透过结界可以看到外面游来游去的各色鱼群,姿态妖娆的海草、珊瑚,还有闪闪发光的贝壳和夜明珠……十七的小脑袋一直来回转动着,根本停不下来。

  瑶光抱着十七步入天帝所在的亭子,说道:“陛下,我得将礼物给龙王和公主送去,带着十七不太方便,我将十七在这放一会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