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天庭卖乖日常

第十四章·锦玉公主

天庭卖乖日常 淡淡风情 2268 2018-10-22 11:45:00

  “陛下。”一片金光自远处而来,落在山涧之中。金光散去,出现的是东海龙王与他的一个随从。

  待他们走近,天帝便拂袖当空扬过,在这一方天地上布置下了结界。

  “陛下……”龙王一脸的一言难尽,眼眶也渐渐红了。“锦玉她想不开,竟然……”

  “何事想不开?”天帝当然知道是锦玉公主出事了,不然也不会特地将龙王招到此处。

  龙王无奈地叹道:“小姑娘家的,除了婚事,还能为何事想不通?”

  “婚事?”天帝倒是意外了。虽然他也从来没有关心过东海的其他两位公主,但论起来,她们终归也算是他的表妹。定了婚事,为何不曾奏报天庭?

  “还没有最后敲定,只是在谈……”龙王还在试图解释。

  “对方是谁?”天帝却明摆着想要问个清楚。

  龙王无奈,只能如实相告:“是洞庭乌有君的小儿子。”

  天帝一听,脸色就不好看了。

  瑶光见天帝不说话,便接口说道:“那乌有君是出了名的爱拈花惹草,他的儿子,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吧?东海公主是何等身份,就算配洞庭君的嫡子也是当得起的。却定下这样一门亲事,龙王殿下是否有欠思量?”

  “星君所说我自然也是知晓,只是一开始乌有君上门提亲之时,锦玉是同意的。虽然门户不是特别相当,但是我想着既然他们两情相悦,便成全他们吧,谁曾想……”

  “两情相悦?”瑶光有些听不下去了,若是真两情相悦,会闹到今日自爆内丹的下场吗?她生平最讨厌这种将人当傻子来唬弄的借口了。“我看未必吧?龙王殿下到了这个时候还想隐瞒实情吗?”

  “我什么时候想要隐瞒了,星君不经查证就说这话,是否有些不太妥当?”龙王也急了。一个锦玉死不足惜,重要的是千万不要对锦音的天后之位造成影响。

  天帝抬手制止可二人之间一触即发的争吵,冷声说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也不欲再深究,就此让它过去。不过舅父,你要记着,庶出之女,就算再不喜欢,再不将其当回事,却也是你的亲生骨肉。作践了她,让她失了应有的体面,你的脸上就很有光彩吗?”

  “陛下……”龙王被训斥得十分汗颜。

  他虽然有三个女儿,但是整个龙宫上下所有的目光和关爱都集中在三公主锦音身上。其他两位公主简直就是隐形人一样的存在。对于锦玉公主的婚事,龙后说定了,那便定了,他从来没有想过是否有所不妥,甚至也没有想过呈报天庭,禀告天帝。

  如今想想,确实是有些不应该。锦玉再怎么卑贱,那也是他的血脉,天帝的表亲,他就算不爱惜女儿,也得顾忌到天帝的颜面。

  “此事是我错了,实在惭愧。”

  天帝说道:“此事要遮掩,还是要公开,你们自己考虑,我不会再过问。只是,之后锦心公主的婚事,必须禀报天庭,获取我的批复之后方才可以定下,如此可行?”

  龙王忙不迭地点头:“自然可行!如若可以,还请陛下亲自为锦心物色一门婚事……”

  天帝却道:“我对做媒之事并没有兴趣,只不过是给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免得舅父为难。该如何做,想来舅父应该也已经清楚了。”

  “是……谢陛下。”龙王万分纠结地应了。

  天帝的言外之意,他已经猜到锦玉的婚事多半是龙后定的。锦玉是庶女,又是长女,龙后不喜欢她、随便给她配个婚事也属正常。龙王若是强烈反应,怕是会有伤他们夫妻感情。所以天帝就给了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由他来拍板。对于婚事若是有所不难,尽管推到他身上来。

  龙王想要帮龙后解释,不想让天帝觉得她乃是心胸狭隘,无法容人之人,免得影响到天帝对锦音的印象。但是转念一想,天帝乃是聪明通透之人,此时他若再强行解释,怕是会反感更甚。今日还是先如此作罢,等此事平息之后,再想办法挽回。

  龙王离开后,天帝就撤除了结界,但是却并没有吩咐起驾,而是信步在山涧里走动起来。

  瑶光抱着十七紧随其后。

  这一处山涧极为幽僻,行人罕至。丛林郁郁葱葱,溪流淙淙,静谧地只有树林深处偶尔传来的几声鸟鸣声。

  十七此时却没有看风景的心情,她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前方那道颀长挺拔的身影。象牙白的长衫,纤尘不染。盘龙的暗纹在日光的照射下,栩栩如生,仿佛下一秒就会飞腾而出,飞啸九天。头上束着白玉螭龙冠,墨黑柔顺的长发如黑缎一般披在身后,与他的人一般,严整的一丝不苟。

  十七一直在想着他方才训斥龙王的那番话,即便是再不喜欢,终归是自己的血脉,也得顾全她的体面。他这样说,也确实是这样做的。就算他不喜欢她,不愿意认她,却还是默默地关照着她。

  她真是幸运,遇到的是一个好爹爹。想来就算他以后迎娶了天后,有了嫡出的子女,他肯定也会好好地看顾于她的!

  莫名的,十七又把自己给感动了。

  一道红色的遁光从天际快速而来,如同一片火烧云,停落在不远处的河边青石之上。待妖王言蹊的身影出现之后,十七才反应过来,天帝并不是因为欣赏这里的风景而在这里散步,原来,他在等人。

  “问来了!”言蹊轻跃着来到天帝身前,摇着小扇子,一副因为做了太多事而热得不行的样子。“这龙宫上下口风太严了,可费了我好大的功夫!”

  “妖王殿下辛苦了。”瑶光很给面子地夸了一句。

  “记得我的功劳啊!”言蹊邀完功,倒也不再卖关子了。“这锦玉公主有个青梅竹马的意中人,但是身份比较卑微,就是在宫里当差的一个鲤鱼精。”

  “与乌有君的这桩婚事,锦玉公主一直反对,但是没有用啊,人微言轻。前些天,趁着龙宫忙着准备寿宴,她就和小情人相约私奔了。结果呢,就被双双抓了回来,然后这事不知道怎的就传到了洞庭湖。那乌有君的小儿子就是一个娇惯坏了的泼皮无赖,觉得自己受了辱,气冲冲地跑过来强暴了锦玉公主,还当着她的面打死了她的小情人……”

  “这么过分?!”瑶光有些难以置信。“东海的公主被人这般践踏,龙王还能忍下这口气?!”

  十七也觉得太离谱了,不过……

  “强暴是什么意思?”十七本着不懂就问的好学精神,没想到话音一落,天帝刀子般冷冽的目光就射了过来,眼底汹涌着不可遏制的怒气,似乎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