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天庭卖乖日常

第十五章·迷梦空间

天庭卖乖日常 淡淡风情 2021 2018-10-23 11:45:00

  十七有点被吓到了,赶紧缩了缩脑袋,往瑶光怀里挨近了几分。

  言蹊一怔之下,却哈哈大笑起来:“回头让瑶光跟你解释解释,免得你糊里糊涂地就把谁给强暴了……”

  “言蹊!”天帝咬牙切齿地喊出他的名字,一扬手,带起一片冰凌,“嗖嗖”地往言蹊身上扎去,大有要将他扎成马蜂窝之势。

  言蹊连忙跳开,一边求生欲极强地讨饶:“哎呀,息怒,陛下息怒,开个玩笑嘛!我的话还没说完呢,难道你们不想知道为什么龙王对乌有君如此忍让吗?”

  “说!”天帝暂时收手了。“说完快滚!”

  瑶光只当天帝是因为妖王言语间辱及十七,方才勃然大怒,于是语重心长地劝道:“妖王殿下您也长点心吧,别什么乌七八糟的话,张口就说!”

  言外之意就是,你应该看出来十七对于天帝陛下而言,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你若是不想死的话,下回就注意点,不要随便什么事情都搭到十七身上来!

  “知道了!我功过相抵总可以了吧!”言蹊讨饶道。

  “那你快说吧!”瑶光催道。

  “这件婚事的起因,就是乌有君不知从何得到了一个先天灵宝,叫做碧水寒天。是一个用九颗碧水珠串成的手串,每颗都有不同的用处,威力非凡,不同凡响。”

  “碧水寒天?”天帝的眉心微微蹙了起来。

  瑶光问道:“用碧水寒天做的聘礼?”

  言蹊点头:“而且据我观察,应该就是锦音公主手上戴的那一串。”

  瑶光回忆了一下,似乎确实是有看到锦音公主手上戴着一串碧绿盈盈的手串,灵气萦绕,一看就知道必是一件非同寻常的宝物。

  “这……”瑶光忍不住回头看向天帝。

  倘若真是如此,那东海水族这做派也实在太令人不耻了。原本就有所听闻,龙后苛待庶出之女,却没想到竟到如此地步?!为了一个宝物,罔顾女儿的生死,就连受辱,竟也坐视不管。瑶光突然觉得天帝方才对龙王的那一番提点说的太轻了,若再不好好打算,锦心公主怕也不能幸免。

  “陛下,要不要将锦心公主接到天界?”瑶光从来都不是滥发善心之人之人,但是东海公主再怎么说,也算是天帝的表妹,怎么能让人如此糟践?!

  言蹊笑眯眯地插话说:“由我带回妖界也可以啊!”

  瑶光瞪了他一眼:“少添乱。”

  “好吧。”言蹊耸了耸肩。“来龙去脉我查明了,真相就是这样。至于要如何处置,你们自己看着办吧!不过,这毕竟是东海的家事,也不宜插手太多。”

  瑶光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就算是天帝,插手别人的家事,也未免无礼。但她就是看不下去,人好好的姑娘家凭什么被这么糟蹋?!而且锦玉公主选择在寿宴之期自爆内丹,也必是想以此轰轰烈烈的方式引起大家的注意,让将东海龙宫内部的阴暗公布于众。若是不追究此事,就让它如此这般的揭过,锦玉公主岂不是就白死了!

  天帝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言蹊本来再说点什么,犹豫了下,还是算了:“我走了,难得出来一趟,我去凡间玩几天……小十七,你去不去啊?”

  “啊?”十七也一直在想锦玉公主的这件事,冷不防被喊了一声,有点懵。

  “你又来!”瑶光斥道。“别再撩拨十七了,她还小!”

  “哈哈哈!”言蹊笑了起来。“难得看到瑶光星君一副老母鸡护小鸡的模样……好,好,好,我的错,我走了!下次再见了!”

  言蹊潇洒地挥挥手,转身化作一道遁光,快速地消失在了天际。

  瑶光对着他离开的背影“哼”了一声,低头教育十七说道:“这位妖王殿下,其余什么都好,就是不正经,喜欢开人玩笑,调戏人。他说的话,不可当真。你要下回再遇着他,可要注意了,别被他给骗去了。”

  “嗯。”十七认真的点头。

  “陛下?”瑶光回头看向天帝。

  天帝叹了口气:“先回天界。”

  “是。”

  回程路上,天帝还在思虑这个问题。

  千年前的天界大乱,根源就是嫡庶之争。一直以来,他心中对于庶出子女,有一种无源由的反感。龙宫的两位庶出公主,他也从未关注过。后来锦音公主出生了,她是东海的嫡公主,又是金龙,与他乃是绝配。他对她,也是与旁人不同。或许也正因为如此,才让东海龙王偏心至此,对两个大女儿不闻不问,一心只顾着小女儿。

  “锦音……”天帝取出了那片龙鳞,在手中握着,陷入了深思。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血统传承,锦音公主都是最名正言顺的天后人选。他也确实一直在等她成年,准备等她成年,就将他们的婚事诏告六界。但是,随着她成年礼之期越来越近,他却越来越觉得缺了些什么。

  究竟是什么呢?

  突然之间,他发现周遭的景致变了。

  他原本是坐在御辇之上,这时,却已置身在了一片白茫茫的云雾之中。他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前不久在妖界也曾遇到过。他回天庭后查过典籍,这是一种禁术,叫做迷梦术,可以强行将人拉入迷梦幻境。

  “为了他,你也是够拼命。”天帝对着茫茫地白雾,淡淡地说道。“迷梦之术,使用一次需燃尽半数精血。间隔这么短的时间,你就再次使用,就不怕神形俱灭吗?”

  一声冷笑自白雾中响起,旋即点滴光芒隐动,一个身量窈窕的白衣女子出现在了天帝身前。

  “你也不用假装淡定。”白衣女子脸色极为苍白,但神情却十分倨傲。“上次你强行冲破迷梦术,已经受了重伤。随后又误入妖界禁地,被那小妖女吸走了半数精元吧?如今你已是强弩之末,对付你,足够了!”

  说完,她素手一扬,一柄血红色的短剑便赫然在手。正面直取天帝胸口,如一道长虹,直贯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