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天庭卖乖日常

第二十三章·撩完才发现

天庭卖乖日常 淡淡风情 2082 2018-10-31 11:45:00

  陶若心里美滋滋的,比吃了蜜糖还甜。默默把书上写的种植方法背下来,便兴冲冲地回去种了。

  她要自己种一池的墨玉冰莲,邀请爹爹一起去划船,一起去赏莲游玩!

  接下来几日,陶若忙于种莲,都没有时间做吃的去天帝跟前献宝。

  天帝差不多都有些习惯了有那么一个人天天地往跟前窜,终日说些不着调、抑或让人哭笑不得的话。突然不来了,无端地觉得有些冷清。在瑶光进来禀报事情的时候,天帝便随口问了句:“陶若这几天在做什么,在修炼,还是在偷懒?”

  瑶光无奈地说道:“说是在种墨莲,都快在水池边安家了,一天到晚盯着。”

  天帝笑了笑:“还没种出来啊。”书上写得那么清楚明白了,竟然几天了都没种好。真是笨蛋一个。

  看到他笑,瑶光有些不可思议:“陛下……心情很好?”

  天帝旋即就敛了笑意,又严肃了起来:“明天就是锦心与几位候选者会面之期,你给锦心好好打扮一番。”

  “照着陶若那般打扮吗?”瑶光笑着问。先前她给陶若打扮,天帝话里话外都是全是挑刺怪责的,这次又这么说,明显还是肯定她给陶若打扮得很漂亮的嘛!

  不过容貌身段是天成的,陶若天生丽质,又活泼灿烂,适宜明媚娇俏的打扮。锦心安静木讷,未必合适。她只是故意这么一问,暗怼一下天帝的言不由衷。

  “你看着办就是。”天帝明显不想多说。

  是夜,天帝本来已经回了寝殿,但始终没有睡意,便起身转去书房看会书。远远地便看到书房灯火通明,待走近了,就听到有人在那里苦恼地自言自语:“究竟问题出在哪里,怎么就是不行呢?”

  果然是还在为种莲花之事忧心不已的陶若。

  天帝低眉一笑,信步走近书房,便看到陶若整个人趴在书案上,托着腮帮子对着那书上的记载,愁眉苦脸地计较着。

  “什么不行?”

  陶若听到声音,蓦然抬头,待确定真是天帝来了之后,飞一样地从书案后绕了出来。

  “陛下,就是那个墨莲。”陶若回身又把书带了上,指着上面写的,说道。“我真的是按照上面说的做的,我确认好几遍了,一点都没错。但是,为什么就不发芽呢,我都注了好几遍灵力了呢?”

  天帝说道:“做事,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种莲花,除了步骤,也要看所种的环境是否合适,光照是否充足。而且,墨莲一般种下后两天左右发芽,个别的早一些晚一些也有可能,不必太着急。”

  “可是,我就是有些着急……不如,陛下帮我看看是不是有其他问题吧?”说着,陶若伸手拉住了天帝的手,便要拉着他往外走去。

  天帝被那只突然窜入掌心的小手给惊了惊,下意识地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

  陶若察觉到他的抗拒,以为他不愿意去,小脸顿时沮丧了下来,小鹿一般的眼中满是失落。

  天帝见状,又忍不住说道:“去看看吧。”

  陶若闻言,瞬间阴转晴,再次拉住天帝的手,拉着他兴冲冲地往外走。

  天帝有些无奈,他并不是不想随她去看看那墨莲,他只是不习惯。这近一千年来,都没有人拉过他的手了。他也已经习惯了这种冰冷孤独,这突如其来的温暖,猝不及防地让他有些心慌。

  陶若拉着天帝,一路从慎思殿跑到了琼花殿。虽然已是深夜,但弥罗宫中还是有巡防的天兵天将。今夜的他们,就有幸看到了这一幕千万年都难得一见的奇景。

  他们向来端庄持重的天帝陛下,被一个小丫头拉着跑,疾步跑的那种。

  “陛下,是出事了吗?”板正的天权星君还特地追上来问了声。

  天帝道:“无事。你们做自己就行。”

  “是。”天权星君领命,却还是满腹狐疑。

  陶若拉着天帝来到琼花殿清水池边,方才停下脚步,指着水池的一处角落,对天帝说道:“就种在这里。”

  天帝看了看,扬手一挥,打出一团灵气,铺陈在水面,像是给它镀上了一层月亮的清晖。过了一会,忽然水波一动,一截水草破水而出,落到了池边的草地上。

  “好了。”天帝说道。“明天,墨玉冰莲就会出芽了。”

  “啊,是吗?”陶若又惊又喜,指着被天帝扯出来的那截水草,问道。“是因为它吗?”

  天帝轻颔首:“这水草在这池中生长了数千年,有了些灵性,压制了墨玉冰莲的生长。去除掉,就好了。”

  “太好了!”

  陶若欣喜万分,忍不住俯下身试图贴近水面去看看水底那颗莲子的情况,看看它是不是明天就真的可以发芽了。随着她身子的俯低,本来披泻在身后的长发就掉落到了胸前,眼看着就要浸到水里。天帝忽的上前一步,伸手将那缕发丝撩回到了陶若的耳后。

  陶若一愣,回过头看向天帝。

  天帝也是愣住了,他做的时候都没察觉自己做了什么,等撩完了才反应过来。

  “头发要掉进水里了。”他说。说时尽量将声音压得很平,不让对方发现他有一丝的尴尬。

  “嗯。谢谢陛下。”陶若摸摸自己的那缕头发,也不去看水中的莲子了,站起身,面对着天帝站着,由衷地说道。“陛下,你对我真好。我也会对你很好很好的。”

  面前的少女亭亭玉立,清浅的月光柔和洒落在她的身上,将她衬得越发的清丽脱俗。她的声音柔柔的,甜甜的,却无比的坚定而真挚,就仿若一股甘泉,潺潺地流入心底,在心湖激荡起一层又一层的波澜。

  天帝再一次地不知道该如何接她的话。虽然说他决定原谅她了,但是并不意味着他就愿意接受她了。而且,他早就决定此生不纳任何天妃,就算他们曾经有过肌肤之亲,他也不会因此打破自己的原则。

  “我是君,你是臣,你对我好,对我忠诚,是你的本分。”天帝冷冷地提醒。

  他是想撇清与陶若的关系,但是陶若没听懂,还试图解释:“不是那种好,我说的对陛下好,和对妖王殿下,是不同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