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天庭卖乖日常

第三十七章·天帝这个老丈人

天庭卖乖日常 淡淡风情 2392 2018-11-14 00:15:00

  “难道不是吗?”一提这个,锦音公主愈发地伤心恼怒了。“为了她,天帝哥哥都那么对我了!”

  瑶光轻叹了一声:“公主毕竟是陛下选定的天后,本不想让公主知道陶若的身份,免得心生郁结,反倒坏了陛下与公主多年来的感情。但时至今日,竟到了这个地步,却是不得不说了。陶若乃是陛下的骨血,而并非公主所想之情敌。”

  “什么?!”锦音公主蓦的站了起来。

  什么意思,不仅有情敌,生的女儿都这么大了?!

  瑶光柔声解释说:“陶若的母亲早故,只留下这么一点血脉。陛下虽然视若珍宝,却一直对外隐瞒陶若的身世,也不准备让她认祖归宗,就怕落了公主的颜面。陛下为公主考虑至此,公主难道还忍心伤害他的亲生骨血吗?”

  “我……我说了不是我。”锦音公主虽然还是在坚持,但语气已经缓和了不少。

  “公主不是一直抱怨说陛下不陪你么,公主试想,陛下平时公务繁忙,还要修炼,也得休息,真的没有多少空余的时间。而公主年纪尚小,又初来天界,与陛下估计也很难有话题可聊。但是陶若就不同了。她与公主年纪相仿,你们可以一块聊天,一处玩耍。陶若活泼善良,脾气极好,公主现在是有所误会,等误会消除之后,公主会发现你们可以很好的相处。到时候,陛下见你们相处的好,就算没有时间陪伴公主,也会待公主更加亲厚几分。”

  “公主,这世上之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现在都已经有人证了,公主还是坚持认为只要绝口否认,就可以撇清此事吗?就算过了眼下,那等到真相大白之日,到时候六界皆知陛下的亲生骨肉命丧公主之手,到时候公主将如何面对陛下,又如何母仪天下?”

  “公主,趁大错未成,及时收手吧。若是陶若出事,那就,一切都完了。”

  天帝等在一缕香院中,一直凝视着紧闭的房门和明灭的隔音结界。脸色阴沉,目光幽深,一言不发。

  锦心公主和侍女们也都在一旁站着,忐忑不安。锦音公主的侍女更是暗自发怵,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看天帝的样子,似是已经笃定此事乃是锦音公主所为。若是那陶若真的出事,天帝一怒之下,会不会把她们都杀了?!公主是他的亲表妹,或许还能幸免于难,她们几个,即便是活着回了东海,龙王也不会放过她们的。

  夜深人静,整个一缕香更是一点声响都没有,连风也没有。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终于,结界在亮了一下后消失。接着,房门也开了,瑶光半扶半搂着一个锦衣女子出来。

  脸色苍白,脚步蹒跚,虚弱无力地靠在瑶光身上。

  正是已经失踪大半天的陶若。

  “陶若!”天帝快步上前,扣着她的手腕,探了下她的内息。发现还好,只是损耗了一些精元,身体处于虚弱状态。

  “陛下。”陶若倦倦地从瑶光的颈窝里抬起头,恳求地说。“我没事,陛下不要怪罪公主。”

  天帝看了眼默默地跟在后面出来的锦音公主,一言不发地抱起陶若,转身快步离去。

  “瑶光星君……”锦音公主有些害怕地拉了拉瑶光的衣袖。她好怕天帝从此恼了她,不再理会她了。

  瑶光轻轻拍拍她的手,安慰道:“陶若没事,一切都还有转圜的余地。不要担心,不会有事的。”

  天帝抱着陶若回了微光阁,渡了些灵气给她,她苍白如纸的脸色才略微好看了些。

  陶若见天帝一直沉着脸,怕他怪罪锦音,便伸手拉住他的衣袖,解释道:“陛下,锦音公主只是误会了,才把我关起来,想吓吓我。那里面其实也还好,就是有点冷,别的没什么的。我休息两天就好了,你别生锦音公主的气。瑶光姐姐已经跟她解释清楚了,她以后不会这样了。”

  天帝本想斥责她几句,她的长明灯都暗淡了,她还觉得人家只是想吓吓她?忽然察觉她身上的衣服不对,她白天来找他的时候,穿的是一身淡藕色的衣服,现在穿的,却是一身锦衣。

  为什么会换衣服?

  天帝心念一动,拉住她的手,将她的衣袖往上一卷。陶若反应过来,想要阻止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

  衣袖猝不及防地被拉了起来,素白纤细的手臂上,满布着一条条狰狞的血痕。都尚未结痂,有的还在一点点地渗血。天帝的心蓦然一记紧缩:“这就是你说的,除了冷,别的都没什么?”

  陶若赶紧把衣服盖回来:“已经不疼了,过几天就好了。”

  天帝还想说什么,天玑星君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了:“陛下,朱槿仙官来了,想见见陶若仙子。”

  “让他进来吧。”

  “是。”

  很快,朱槿就从门外进来了。朝着站起身的天帝行了一礼,便快步来到床前,担忧地问道:“陶若,你还好吧?”

  “没事呢!”陶若用轻松的口气说。“误会而已,现在已经没事了。对了,你来得正好,陛下说让你去驻守忘川一百年,回来就给你晋真仙,然后我们就可以成亲了。你觉得怎么样?”

  这话一出,天帝和朱槿都是一愣,屋里顿时弥漫起一股莫名尴尬的气氛。

  天帝是完全无语了,她怎么总能好端端地就突然蹦一句话出来膈应死他,她是故意的吧,一定的故意的,她就是想膈应他!

  朱槿则是一脸懵,她不是刚刚才脱离险境吗,他过来也是为了探望她的伤势,怎么就突然扯到这个上了?

  什么情况?

  是要他当场认下天帝这个老丈人吗?!

  这个刺激有点大啊,能不能提前给点心理准备啊?!

  “怎么了?”见朱槿不说话,陶若眨了眨眼睛,问道。“你不愿意吗?”

  “没,没有……我当然愿意了。多谢陛下恩典。”朱槿反应过来,赶紧先跪地谢恩了。文职的仙位不好升,尤其是他这种冷僻的闲职,估计蹲上千年,也不一定能升。如今却只要一百年,就能升上一级。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不能错过了。

  天帝看着跪在跟前的朱槿,又看看正一脸无辜地看着自己的陶若……心里简直像是有一盆滚油在煎,灼烧、滚烫,却又说不出口。毕竟确实是自己亲口答应过的事情,白天刚刚答应的!

  所谓君无戏言,事到如今,他无法公然收回自己说出的话。只能展开一只手,手心明光闪现,出现了一枚玉符:“你拿着这枚玉符去忘川,找邓毅将军报道即可。”

  “谢陛下。”

  朱槿欣喜地接过,再次谢恩。

  陶若见一切顺利搞定,也不由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但旋即胸口一阵气血翻疼,想咳嗽出声,却张口却是“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

  “陶若!”朱槿连忙倾身过去扶住她,说道。“你别坐着了,躺下吧,我帮你疗伤。”

  在陶若吐血的那一瞬,天帝也迈开了步子。在见到朱槿过去之后,便收回了脚步。在原地站了一会,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