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芬芳满堂

011 意外出场的聂大夫

芬芳满堂 江雪落 1399 2018-11-23 20:00:00

  五月末的平城已经进入春的尾巴,天气一天比一天热。院子里找人帮忙栽种的茉莉有一些已经开了。容茵租下来的这处院子,房屋是一个二层小楼。楼下是对外开放的甜品屋,楼上则是容茵个人的小天地。在国外的时候,容茵常常在网上看到人们抱怨平城的天气状况一天比一天糟糕。一开始她也确实不太适应,她是苏城人,自然觉得平城空气比自己的家乡和巴黎都干燥许多。但后来习惯了,也觉出这种天气的好来。晾衣服很快就干,雨水少麻烦也就少,出行采购也很少受天气限制,尤其从她搬来郊区,也不知是不是附近有水源的缘故,总觉得这边的空气比城里要湿润一些,也更常看到蓝天白云。

  早上起来时,看到茉莉花附近攀着一支朝颜。朝颜在北方算是很常见的野花,花形像一只喇叭,老人小孩都管这种花叫“喇叭花”。这花委实称不上优美,也没什么香气,可它开得勤勉,性子也皮实不娇气,这样沾着清晨的露水,光看着便让人觉得朝气蓬勃。容茵倒还蛮喜欢这种花,看到它这么缠在茉莉花丛附近的木架上,也从不去管。

  刚开业没多久的甜品屋客人不多,而且多数都是午后才来,容茵习惯将上午的时间做一些其他安排。回国后还没去过医院,出国五载,也不知道现如今医疗卡一类的东西是怎样的办理流程。她提前在网上查了一些信息,打算去北三院做一个常规体检。

  因为要经常运货,她早从别人手中买下了一辆二手小皮卡,墨绿色,因为经手过一位很用心的主人,经过一些改装,开习惯了很顺手,运载货物也方便。

  早起进城的路不算拥堵,一路开到医院也才不过八点钟。容茵跟在队伍后面挂了一个号,一边翻阅着事先下载在手机上的一些资料。她最近在研究一些自制甜品,自然要做足功课,哪怕是排队的零碎时间,也都积极运用起来。

  正看得专注,突然听到一声不确定的喊声:“……容茵?”

  容茵循着声扭头,就见另一条队伍外侧的不远处,站着一个穿着白大褂、有着深邃的眼皮、鼻梁高挺、看起来特别有精气神儿的一个帅小伙。打附近经过的护士都高兴地跟他打招呼,他也回了声,但明显注意力不在那儿,见容茵也看向他,神情似乎有点儿怔愣,便笑了笑,朝她招招手。

  容茵认人没那么糟糕,很快就认出对方。忘了打招呼,只是觉得意外。

  男子礼貌地说了一声“借过”,横穿过旁边的一行队伍走到容茵面前,他个子高,看容茵要低着点头,眼神里的光明明白白地写着惊喜:“你现在也住平城?”

  容茵点了点头:“你调过来这边工作?”

  男子见她说话的神情有一点儿别扭,眼神也有点儿不自在,不禁笑了:“你该不会把我的名字都忘了吧?”这么说着,他仿佛也不介意,主动朝容茵伸出手,“自我介绍一下,你的本硕七年连读同学,聂子期。”

  他这么说,容茵顿时更不好意思了。她伸出手握了握,解释说:“我记得的。只是……太意外了。”

  “意外什么?”

  “我记得你毕业后就留在苏城最好的医院了……”

  “我是跟着我老师过来的。”聂子期解释说,他看了一眼她手上的表格,脸上神情一时有些微妙,“你这是……要结婚了?”

  容茵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看向聂子期的眼神里透着某种近似小动物的懵懂。她从学生时代便常年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倒是很少流露这样纯真的神情。看来是真有点儿蒙。

  两人面对面站着,聂子期看得清楚,不禁笑了出来:“是我误解了。”

  容茵摸不着头脑,她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东西:“是我拿错了吗?”她扭头看向咨询台的方向,“我说我想做一个常规体检,他们让我来这排队……”

  聂子期一边笑,一边摸了摸鼻子,他将双手插回白大褂:“你要入职?”

  容茵顿了顿,“嗯”了一声。

江雪落

我还蛮喜欢聂医生的,毕竟我还没写过医生文,写这本的时候渐渐感受到了医生文的魅力…大家明晚八点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