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芬芳满堂

012 有故事的女同学

芬芳满堂 江雪落 2002 2018-11-24 20:00:00

  聂子期看了一眼腕表:“我待会儿有一个会议。这样,我们这儿常规体检也快,你待会儿忙完,咱们一起吃个午饭行吗?”他似乎早料到容茵会说什么,不等她有下一步的反应,伸手将口袋里的一串钥匙掏出来,“这是我车钥匙,先放你这儿。咱们多少年老同学,你再忙,抽空匀个午饭时间给我,也不为过吧。”

  远处似乎有人在喊他的名字,聂子期走出几步,朝她手心点了点:“你可别走啊,我车钥匙在你那儿呢,帮我保管。”

  附近排队的人里面,有几个朝她投来好奇的目光。容茵垂下眼眸,看了一眼那串钥匙,隐隐有点儿头大。他们两个刚才聊得仓促,连彼此的手机号甚至微信都没交换,这是吃准了她不可能不负责地将车钥匙丢下就走,故意设了一个套。可这圈套设得坦坦荡荡、明明白白,就为了将她留下来。真是让人连生气都生不起来。

  明媚的阳光从远处大片玻璃照射进来,也照在人的脸上。容茵眯了眯眼,最后释然地笑出来。说得也是,多少年老同学,两个人又都是一样的背井离乡,她也没必要太过防备。只是令人意外的是,五年没见,聂子期似乎已经不是记忆里的性格。可细想想,她又何尝是曾经的那个自己?都是走入社会多年的成年人,为了心里的某个执念,为了更好地适应环境,有所改变才是正常的。

  体检结束,已经是一个半小时后的事。容茵迟疑片刻,还是选择找了一个附近的护士小姐问询:“请问,聂子期大夫在哪一层办公?”

  护士听到这个名字,眼睛笑成两弯月牙:“他平时办公不在这个楼,不过你还真问着人了,跟我来吧,刚好我也要过去那边一趟。”

  容茵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随便抓一个人,刚好跟聂子期熟识。

  路上,那个护士朝她眨了眨眼:“您是……病人家属?”容茵愣了一下,护士小姐笑着解释,“几乎每周都会有病人家属来找聂医生,有的还送水果啊送锦旗什么的,而且绝大多数,都是您这个年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容茵听到这个解释不禁笑了:“看来他人缘挺不错的。”

  护士见她神色不疾不徐,挎着一个卡其色折叠牛皮包,整个人清爽又利落,两手什么多余东西都没拎,歪了歪头打量她:“您是聂大夫的朋友?”

  容茵笑着说:“我这会儿看着不像病人家属了?”

  年轻的护士颇为认真地摇摇头:“您跟那些人不大像。”且不说容茵手上连个果盒都没拎,光是听她说许多女孩子都来看过聂医生时脸上淡定的表情,也实在不像“借感谢之名,行搭讪之实”的模样。

  要么,就是太会装了。

  容茵笑着说:“我跟他也很多年没见了,算是老熟人。”

  电梯门打开,换了便装的聂医生身旁站着一位穿白大褂的老者,见到她和护士小姐一同出来,两人的目光一齐聚集到她身上,又一前一后地问好。

  聂子期显然面露惊喜:“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那位面容颇为和善的老者则对她笑:“这位想必就是容小姐吧。”

  容茵主动伸出手,与对方握了握:“郑教授您好,久仰大名。”

  郑大夫眨了眨眼:“看来我很出名啊。”他看向聂子期,显然误解了容茵对自己的认知来源,“既然容小姐初来平城,下午院里也没什么事,你就早点下班,陪容小姐好好转转。”

  聂子期点了点头,眼睛里笑意灿烂,对上护士小姐几乎张成金鱼嘴的惊讶表情,容茵愣了一秒,便快速回过神:“谢谢郑教授,不多耽误您的工作了。”又对护士小姐道谢,“多谢你带我过来。”

  那位护士小姐一脸八卦欲望得到充分满足的表情,张着嘴巴望着两人,还不忘朝她摆摆手。

  两个人一起进了电梯,直到门合上,身边再无旁人,聂子期才松了一口气:“我刚才真怕你突然说,其实你只是来还车钥匙,那样我专门请的假可就泡汤了。”

  “我看起来是那么没眼色的人?”容茵从口袋里掏出钥匙,递了过去。

  聂子期却没立刻伸手接:“其实我之前连轴转了好几天,也挺累的……”说着还扭了扭脖子,又转转肩膀,一副“我真的没有多余力气开车”的模样。

  容茵不容分说地将车钥匙塞进他手里:“不是说要吃午饭?我也是开车来的,待会儿你的车在前面带路。”

  聂子期被她说得愣住了,直到电梯门开,才找回自己的舌头似的开口:“这么多年没见,你还真是……”

  容茵蹙了蹙眉,看向他。

  聂子期举起双手:“算了,就当我耍一回赖,今天搭你的车去吃饭,成不成?我的车干脆就停在这儿了,明天早晨我坐地铁过来也一样的。”

  坐进车子里时,容茵有点儿不好意思:“我车子没安导航,我都是用手机……”

  “没事,我们吃饭的地方很好走,我会提前告诉你转弯还是直行。”

  聂子期看着她颇为熟练地驾驶车子,折叠包放在身后,脂粉未施的脸庞,哪怕距离这么近看,也没有一丝皱纹。但车厢这么狭小的空间,他可以清晰地嗅到她身上的味道。似乎是某种粉粉的甜,闻起来莫名的温暖。

  聂子期说:“我听说……你当初是去了F国?”

  “嗯。”事先做足了心理准备,容茵也没有太多的遮掩,反而回答得相当坦荡,“一直在F国,最近才回来的。”

  “你……回去过苏城吗?”

  “没有。”

  聂子期点点头,表示理解。当初发生的那些事,班级里,尤其当地的同学基本都是知情的。他作为和容茵走得最近也最关注她动向的朋友,再加上有亲人在当地医院,对于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细节,更是知晓得巨细靡遗。

江雪落

今天更的比平时多,主要是…我也希望唐大哥能争点气,早点上场…不过就唐大哥上场这件事,其实还不能没有聂医生,大家就忍忍吧,而且聂医生也很帅人很好是不是?以及,我们容茵小宝贝是个有故事的女孩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