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芬芳满堂

014 炙手可热的容小姐

芬芳满堂 江雪落 2254 2018-11-26 20:00:00

  眼下最重要的是和容茵重新建立起从前的友谊,两人都在同一个城市,也没有前尘往事干扰,只要耐下心来徐徐图之,想必总会有博得容茵青眼相看的时候。

  可当他下了车,转过身,刚好看见跟只大型犬一样蹲在小木屋前的年轻男人,聂子期仍然觉得有点血气上涌。

  他看向容茵,却不见她脸上流露出亲切的神情,偷偷松了口气,跟在她后面进了院子。

  那个穿格子衫的年轻男人朝容茵微微颔首,脸上透着笑,他戴眼镜,是颇为斯文俊秀的长相。见到聂子期跟在容茵后头,他也朝他点了点头:“你好。”随后便对容茵做了个苦脸:“不知道你今天上午竟然不在,本来带了个朋友来,结果她等了一会儿,临时有急事走了。走之前还跟我说,一定要让我把店里所有最好吃的甜点打包一份,给她捎回去。”

  容茵给两人做介绍:“这位是林隽林先生。”又指了指聂子期:“聂子期,老同学。”

  两个男人短暂地握了握手。

  聂子期听林隽说话的语气,也称不上与容茵多熟稔,心里顿时轻松许多,顺着林隽的话说道:“这事说起来也怪我。如果不是为了等我,今天阿茵也能早点回来。你那位朋友就能早一步吃到新鲜烘焙的甜点了。”

  来者皆是客。容茵对这位林隽先生称不上有多大好感,但对于这么诚恳找上门买甜品的客人,终是拉不下脸来。她打开门,邀请两人进来,快速收好私人物品,而后拿一份menu问林隽:“林先生是在这坐一会儿,还是直接打包甜品带走呢?”

  林隽心里怀揣着不为人知的小秘密,自然是想借买甜品之机和容茵搞好关系,如果不是今天身边还有个聂子期,他肯定一上来就要拉着容茵的手为上次的事鞠躬道歉的。于是他露出一个特别诚恳的笑容:“在外边等了好半天,我都渴了。还是在这吃份甜品我再走吧。”

  容茵露出一抹笑:“今天实在不好意思。”她朝甜品的展示柜方向做了个手势:“其实我新店开业,客人每天也就固定那么几位,他们一般都是午后或者傍晚时分来。所以我上午就出门办事了,准备的甜品也不太多。”她又看向林隽:“林先生想喝什么,饮料我请。”

  林隽深知与人熟谙之道,在于蛇打随棍上。通俗点说,对方愿意退一步,你千万别为了礼貌姿态端着不动,一定也紧跟着追上这一步才是。因此听到容茵这话,他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容小姐有什么推荐吗?”

  容茵见他额头还冒着汗,显然是真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心里顿时更过意不去。她思索片刻,说:“您如果不讨厌薄荷的话,我帮您做一份特调的饮料吧,酸甜口味的,可以吗?”

  林隽说:“太好了。我喜欢薄荷。”

  聂子期也反应迅速:“给我也来一杯。”

  容茵抱着Menu本子,解释说:“其实今天我准备的甜品也不太多……”她打开本子:“我今天做了这一页左侧的三款糕点,还有两款饼干。你们二位看一下,想吃点什么?”

  林隽说:“容小姐,其实这次带我朋友过来的时候,就想说,你这家甜品店,是只供应甜品吗?如果有客人饿得够呛,想吃点能管饱的东西,有可以点的食物吗?”

  林隽的这番话与其说是个提问,不如说是一条颇为中肯的建议。容茵一听,就觉得头脑被什么击中一般,她反应也快,唇角挂笑回答道:“林先生的这个建议很棒,我接下来会把这部分加入餐单,如果顾客有需要,我们也可以提供。不过……”她的思维转的很快,犹豫片刻,摇了摇头说:“应该可以提供的食物种类也有限,最首要的一点就是,我这里毕竟是个甜品屋,不会做气味太冲的食物,这样会影响到甜品的部分,甚至有点本末倒置了。”

  林隽发现容茵思维很快,而且她的回答是他作为一个外行人所没有考虑过的,觉得有道理的同时,不禁对容茵更多了两分欣赏。

  眼前这个女孩子,不仅做甜品擅长,考虑事情也很具有全局观,擅长接纳新的idea,却不会被一路带着跑偏。像这样的人才,如此放任流落在外,守着郊区一片破厂子开一家小甜品屋,实在是有点屈才了。

  容茵又微笑着说:“不过眼下,还是让我帮林先生准备一份额外的食物吧。”她略一思索:“牛油果三文鱼三明治好不好?再做一个芝士培根口味的。”

  三明治做起来没什么油烟,口味却很丰富,能顶饱,营养也均衡,在容茵的考量里,很适合林隽这种空着肚子来吃下午茶的男性顾客。

  两位男士一同点头,不光林隽,连聂子期的眼睛里都实实在在地流露出期盼的目光。

  容茵觉得也是奇了:“你不是才刚跟我一起吃过午饭……”

  聂子期一脸正直:“我之前连续熬夜加班,好几天没吃过饱饭,那点食物早消化了。”

  容茵点了点头,说:“那你们二位稍等。”

  大概是自己经营一件事业久了,容茵无论走路还是举止都相当爽利,转眼就不见人影。

  林隽颇有点心虚地扭过头,其实他也是和苏苏一起吃过烧烤才过来的,但能一尝美食又能跟这位容小姐好好套近乎,这样的绝佳的机会,他怎会轻易错过?

  因此他揉了揉胃部,在心里默默祈祷:主啊,请帮助我快点消化吧!

  然后一睁眼,就见聂子期往嘴巴里丢了两颗药丸,看那形状颜色……林隽觉得如果不是自己功夫修炼到家,说会瞠目结舌也不为过。

  但这位聂先生显然修养更好,见他干瞪眼,颇为体贴地递过来两颗:“你也要吗?”

  林隽接过药塞进嘴巴里,一嚼开,那股熟悉的山楂味儿便在嘴巴里蔓延开来。

  健胃消食片……

  林隽朝他比了个大拇指。

  聂子期微微一笑:“忘了介绍,我在北三院工作。”

  林隽反应慢了一拍:“所以你工作是在……消化科?”

  聂子期显然也被他这个选项逗乐了:“心外科。”

  容茵端着薄荷茉莉柠檬饮走过来时,就见这两位一副相谈甚欢的情形。其实如果这两个人是单独前来,哪一个都够她头大的。对聂子期,她虽然有着旧友重逢的欣喜,但也有着某种不愿将过往牵扯进现在的回避和决绝,而显然后者是更占上风的。在人的所有情感需求中,安全感在很多时候占据绝对位置。也是因为此,她对聂子期,多少总有点不自觉的疏远。

江雪落

聂医生:我做错了什么就想疏远我了QAQ   明晚8点见呀小可爱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