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芬芳满堂

019 最不想见到的人

芬芳满堂 江雪落 1394 2018-12-01 20:00:00

  容茵在桌边坐下来,细细思索。聂子期的电话就在这时打了进来。

  大概是容茵的声音听起来心不在焉,聂子期第一声便是问候:“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吗?”

  前后不过短短十来分钟的思索,容茵已经做好了决定:“没有……我,我想关店一段时间。”

  “关店?”聂子期有些意外。这段时间他的工作也忙,经常几天连轴转,别说去郊区容茵的甜品屋,他连自己的家都没回去过两趟。听容茵的声音似乎有些沉闷,他很快反应过来,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阿茵,是店里的生意……不太好吗?”

  容茵已经回过神,情绪也回复到平常:“不是的,这段时间生意蛮好的,现在是景区的旺季,游客很多。林先生也经常打电话跟我预订饼干和蛋糕,似乎他还跟朋友介绍过这家店,现在每天快递员都要清早来我这儿取件。”

  聂子期听容茵的声音似乎恢复了轻快,仍然纳闷:“那你……为什么?”

  容茵垂下眸子,没有拿手机的手轻轻抠着手掌心:“就是生意太好了,我不太习惯,想停下休息一段。”

  电话那头静默片刻,传来聂子期的轻笑声:“本来我还担心是你生意不好,想不到竟然是太好……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掩饰我听到这个消息时的小欣喜了。其实我打电话来,就是想问你,过几天是端午小长假,我要去南方一个乡村做义诊,因为我老师和那的村长是许多年的朋友,我每年都会去……阿茵,有没有兴趣重操旧业一把?”

  谨慎起见,容茵第一个问题就是:“南方哪个乡村?”

  “临安市下属的一个地方。山清水秀,就是附近没什么景点,所以经济有点落后。”

  “端午小长假第一天出发?”

  “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答应了吗?”

  “是啊,答应了。”容茵说:“不过我想明天就先过去,可以吗?”

  手机那端,似乎传来几声轻敲键盘的声音,随后是聂子期的声音:“阿茵,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明天晚上出发?明天一整天我安排一下工作,调个班,这个事我老师也知道,他如果知道我想提前几天出发,也不会反对的。”顿了顿,他又说:“我前段时间密集加班,还帮同事替了好几次班,想不到这么快回报就来了。阿茵,你愿意跟我一起去,我真挺高兴的。”

  容茵笑了:“其实我也是心烦,想找个地方散散心,你别把我想的太高尚。”

  聂子期没说话,片刻之后他回:“那我先挂了,你待会把身份证件号发给我,我买票。”

  “不用了,各买各的就行。”

  聂子期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无奈:“咱们之间,非要算这么清楚?阿茵,放轻松点,我们也是认识多少年的老朋友了。”

  “好吧。”容茵半闭着眸子,揉了揉太阳穴:“我们是高铁过去吗?”

  “硬卧,后天早上到临安,然后坐公交过去。”

  “现在我有点做义工的感觉了。”

  聂子期笑了:“所以车票什么的,也别跟我计较了,我们做这个吃住都是最简单最便宜的。”

  “好。”

  挂断电话,容茵揉了揉头发,起身又去打了两个电话。

  第一件事自然是通知自己在平城仅有的两三位好友,端午小长假不在平城,事先说好的来甜品屋还有回城中聚会的事也都泡汤了。几位友人的反应大同小异,尤以曾经在F国做了5年室友的毕罗最为敏锐:“小姐姐,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儿了?”

  她比毕罗年长5岁,平常毕罗怎么称呼她的时候都有,喊他容茵,茵茵,阿茵,只有觉得容茵情绪不好想要安慰她的时候,才会半开玩笑地喊她小姐姐。

  容茵沉默片刻,最终还是没有隐瞒:“我觉得我今天好像看到了以前认识的人。”

  “是那边的人?”

  对于容茵以前的事,毕罗算是知道最清楚的人。说“那边”,应该算是最不触动往事的一个说法了。觉察到好朋友的体贴,容茵嘴角忍不住弯起一丝笑:“嗯。我最不想见的人。”

江雪落

并不是狗血前男友,是比狗血前男友还要糟心的人——江导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