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芬芳满堂

024 第一次见到你

芬芳满堂 江雪落 1723 2018-12-06 20:00:00

  寻到了好吃的野果子,容茵连说话都活泼了:“我就先尝两个。谁知道你说的那个小溪要有多远?”

  聂子期递过事先备好的竹篓:“往这里面放吧。待会到了小溪边,洗一些再吃。”说到这儿,他也有些稀奇:“我也是没想到,你一个从小在城市生活的大小姐,竟然还认识这个。”

  容茵听到“大小姐”三个字,神色有一瞬间的黯然,不过很快又消弭在眉眼间,转而流露出某种欢快的神色:“在F国的时候,我和我室友经常趁着周末去郊外玩,有一间小馆子是我们最喜欢去的,餐馆老板是位六十多岁的老先生,鳏居多年,最大的爱好就是烹饪美食,就把他和先太太的居所改装成后来的小餐馆。他做的菜肴都是时令菜,秋天炙鹿肉,入冬前的炖鱼汤,做甜品的食材他也都是自己采摘,其中有一样,就是这种野葡萄。我吃过许多次,还有一次,我们还帮他去采摘过一些。和国内的这些长得是一样的,味道也差不多。”

  聂子期见她神色认真之中透着几分怅惘,明显陷在回忆之中,也摘了一颗,搓一搓表皮,放入口中。野葡萄的味道和市面上卖的葡萄不同,酸甜之中略带一丝生涩,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他有意调动气氛,便问:“这东西也可以做甜品吗?是做和上次那个黑樱桃蛋糕差不多的?”

  提到甜品,容茵回过神:“做不了那个。黑樱桃蛋糕和李子蛋糕是同理,都需要甜度很高的水果做原材料。这个野葡萄……”她想了想,说:“今天回到村长家里,如果你能独自一个人搭起炉子来,我就给你露一手,做脆皮面包,这个野葡萄放在面包里做馅料吃最合适。”

  聂子期打量着面前的野葡萄:“看样子今天这棵树是要被咱们祸害光了。”

  容茵倒不同意这个说法:“摘的时候小心一点,别弄断它的枝条就是了。”说起这个,她还振振有词的:“这些野果子本来就是给小动物吃的,小鸟、松鼠,还有其他小动物都可以吃,自然人也可以吃了。”

  聂子期都被她说笑了:“被你这么一说更有罪恶感了。抢了好多小动物的食物。”

  容茵手上摘果子不停,一边睨了他一眼:“你的表情看起来可不像是有罪恶感。”

  聂子期笑声更大了:“想到马上能吃你做的野葡萄脆皮面包,实在悲伤不起来……”

  两个人采了野葡萄,又见到一棵老槐树,都说七月槐花香,这时节槐树自然还没开花。聂子期却停下脚步,拽下一只树杈,示意容茵摘一些嫩叶下来:“我也是来了这边才知道,槐树叶可以做菜饼子吃,不过要采嫩叶才好吃。”

  “菜饼子……”容茵想了想:“就像平城的糊塌子?用西葫芦做的那个?”

  “你还知道糊塌子啊。”聂子期不禁乐了:“你到平城也没多久吧,还吃过这个。”

  “我有个朋友是平城人,以前吃过她做的。还蛮好吃的。”

  聂子期已经开始规划菜谱:“或者做菜团子也行,贴在锅边,配铁锅炖鱼吃最好。”

  容茵说:“还没开工,就这么一路吃,感觉有点不务正业。”

  聂子期说:“其实这工作也没你想的那么严峻。这两年农村建设越来越好了,镇上卫生所和医院也都跟着更新设备,老百姓看病比以前方便多了。我啊,也是来习惯了,每年春秋过来一趟,帮这儿的大爷大婶量量血压,做做基础检查,如果赶上有孩子感冒发烧,也帮忙诊治一下……基本也就是这样。但如果不来,总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摘完嫩槐叶,一路走,不多时便听到了潺潺的流水声。容茵说:“捕鱼是在这儿吗?”

  “对。”聂子期递给容茵一只水桶:“待会你在旁边坐着等就行了。实在无聊,玩会儿手机,我很快就好。”

  说话间两个人也走近了,只见眼前溪流湍急,波光粼粼,亮银色的水花撞击在凸起的石块上,时而发出泠泠之声。并不是容茵想象中的宁静小溪。不过想来也是,若真是宁静的小溪流,也就不会有什么大鱼了。

  聂子期走在前头,他的脚步一停,后面容茵险些撞在他的背上。

  容茵一手拎着空水桶,另一手正在固定挂在腰上的小竹篓,扶了一下撞歪的斗笠帽檐:“怎么了?”

  “没什么。”聂子期转过身,看了她一眼,低声说:“没想到这边还有人。”

  容茵也看到了,溪流边站着两男一女,两个男人正在弄钓竿,高个的那个男人约莫三十出头的样子,黑色T恤黑色跑鞋,一条水洗牛仔裤衬得双腿修长,眉目狭长容貌俊雅,不大爱笑的样子。矮个的中年男人身材敦实,身上套一件多口袋马甲,晒得黝黑的脸上带着笑。那个女孩子身材高挑,扎一个丸子头,容貌昳丽眉眼清晰,穿一件灰色连身网球裙,露出修长的双腿,斜坐在马扎上,低着下颏,两只手似乎在跟什么东西叫着劲儿。

江雪落

唐总第一次出场,还挺吸睛的,好好表现啊唐总,不然媳妇儿要被聂医生勾搭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