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寒境泠泠并心依

五十一章 寒洋

寒境泠泠并心依 莫羡莫慕 4149 2018-12-07 19:07:15

  魔骋行至东海雾团近前,但觉周身被水寒凉无比,且又行进艰难,正在潜心用力,忽闻耳边传来灵宝天尊之语,“傻小子,独个来此,跟这个汽丸子作对?”

  魔骋自然一惊,转头对住声音方向,努力观瞧。

  不是灵宝天尊却又是谁?

  魔骋又自一惊,“天尊不在南海守护曦儿,如何到此?”

  “呵呵!”灵宝天尊颔首说道,“老道的好徒婿,见面便就‘曦儿’。你且放心,老道安排好了,绝对无事。”

  魔骋轻轻皱眉,神情微微落寞,“天尊到此,却是何事?”

  “你这小子来这儿何事?”灵宝天尊反问地道。

  “魔骋打算去往方壶。”魔骋实言回答。

  “你素骄傲,一向远佛避道,如今寻找燃灯何事?”灵宝天尊看看魔骋挺拔的身姿,又再询问。

  魔骋垂了眼睑,直往雾团中行,也不回答。

  “小子痴心!”灵宝天尊叹息地道,“曦儿近来那般对你,你仍不辞辛苦……罢了,老道寻你,却有别事要说,既在如此紧要之处,老道助你过去便是。”

  魔骋闻言方待转头,忽觉身周雾团登时变薄,稍一用力便就冲突而出,不由傲然地道,“天尊小瞧魔骋,以为不能依靠自己?”

  “你自然能够依靠自己,费那许多时间作甚?”灵宝天尊闻言回答地道,“前面还有无垠寒洋,便且多留一些气力。既欲寻得燃灯,自然越快越好。从来王不见王,前面老道也不陪你,便在此处说上几句。”

  魔骋已然望见雾团之后的那片浩浩寒洋,但见茫然一片,端地凉气丛生无边无垠,便就立住脚步,看看灵宝天尊,“天尊何事?”

  “一则渡此寒洋不易,佛云苦海无边,便由此起。你虽功法高强,六界神灵翘楚,佛道神通之前,还需坚韧。且那燃灯虽为古佛,未必便比如来好求,你若无计,不妨激将打赌。燃灯战佛出身,强寻弱点,怕也只有争强之心难已尽灭。”灵宝天尊嘱咐地道。

  魔骋闻言再次望望寒洋,俊脸清冷,点头说道,“多谢天尊指点。”

  “再者,”灵宝天尊接着嘱道,“老道掐指算算,不命前劫已渡。他虽狂傲难驯,却又侠胆直肠,日后或为你的臂膀,你且心中有数。老道有心折挫折挫他的骄气,所以不肯痛快告诉归水行踪。归水元灵确在酆泉狱中,以他自己却寻不到,。”

  魔骋闻言看看天尊,叹息地道,“天尊得道之心,竟为魔骋打算。”

  “老道还有话说……”灵宝天尊眉头一扬,也微叹息,“近来曦儿委实……看在她曾那般受苦,咱们总需耐心等待。你只莫想太多,专心来做老道徒婿。”

  魔骋听得心中酸涩,剑眉耸立,转开眼睛,仍旧去望寒洋,“魔骋多谢天尊垂顾。”

  “如此便就去吧!”灵宝天尊也便望望寒洋,幽幽叹道,“这趟必然艰苦,你当仔细。道者事事都不望报,所以没有因果。你这爱恋之心么……虽然难脱起灭之数,却当善有善局。”

  魔骋不再多说,举步便行,“天尊宽心,既不同去,便请回转。”

  “正常昏晕,该当魂灵皆睡。”曦儿之魂立在黑暗神府,纳闷地道,“天尊既然明言叩击昏穴,怎么你我还能清醒?”

  “你实太笨!”心儿颇不耐烦,“所谓血脉相连。你的魂灵自与你的躯壳脉息相通,所以我便占据你的识房,饥渴饱饿疼痛欣愉仍旧还是你的。若你还在自己识房当中,不曾给我撕断血息,给那灵宝天尊扣了昏穴,魂灵便也当睡。此刻识房之内却是我在,我无脉息通你,怎不清醒?”

  “那你却是高兴还是担忧?”曦儿之魂冷笑一下,“虽然篡得主宰我的躯壳之位,终究还是不能变幻成我。”

  “我也不要变幻成你!”心儿也竟冷笑,“这世上最好的去处乃是我家主子心房,我本有家,哪会一直在你这里?只教令得你与东尊反目,心儿便算大功告成。”

  “这般卑鄙狠毒,难道只为嫉恨我与东尊情笃?”曦儿之魂审视着心儿,面上没有任何情绪,“如此大费周折,可曾得了你家主子的首肯同意?我猜,你这样做,同时还有牵扯羁绊魔骋之意,教他不能专心魔东事情,对也不对?”

  心儿脸色顿变,声音难听起来,“整日胡乱琢磨。天女实在闲了!”

  曦儿之魂颔首走开,“劝你还是小心提防。我虽孱弱于你,却也不可小瞧。”

  敖碧隔日来到曦儿所在客殿,却给敖寂挡住,立刻不乐地道,“二哥果真拿个鸡毛便当令箭?天尊令你守护不假,我却竟会加害天女姐姐?”

  “你自不会害她!”敖寂铁面说道,“然则天尊嘱咐不准任何闲杂靠近,怎好从你这里开头?况且天女正在疗养,也自无暇与你玩耍,你又进去作甚?”

  “我也不是非要进去。”敖碧又不讲理,“只是看你挡我不挡。”

  “妹妹何必相试?”敖寂展眉笑道,“若是三弟在此守卫,碧儿哪会如此?肯定还要帮忙巡守。”

  “二哥此话何意?”敖碧美目一瞪,更加不快。

  “并无深意。”敖寂语气淡淡,平静说道,“碧儿还是赶快离开。龙宫虽是南海龙宫,天尊何等贵客?惹他不快,父王追究起来,不是小事。万一禁足幽闭,得不偿失。”

  敖碧闻言恼怒转身,愤愤而走。

  她在敖寂这里吃了瘪去,立刻便找敖宇发作。

  敖宇也甚无奈,“二哥没有说错,天尊天女确是贵客,既然明言不准打扰,碧儿因何非去?且忍耐些,闭关疗养必不漫长,过了再找天女玩耍便是。”

  “三哥只当碧儿为了玩耍?”敖碧更加生气,“我急什么?不过是替二哥着急?”

  “因何替我着急?”敖宇缓缓问道,语气平稳,似乎不望回答。

  “你道因何?”敖碧见他悠然,气得不成,“一则天尊在咱龙宫闭关,为何只找二哥守卫,却不用你?便是二哥年长,你们两个一处,替换替换,不更好些?”

  敖宇不言。

  “二则,”敖碧又说,“天女虽然亲善三哥,也只亲善而已。前段咱们见了那个魔王,相貌可差?功法怎样?三哥如今近水楼台,只是拘礼不前,眼看着玉床也砸碎了,还有多少机会在手?再不抓紧,可就晚了。”

  “我却如何抓紧?”敖宇略略苦笑。

  “枉你还是龙宫太子,”敖碧急得不成,“怎么没有学到父王半点手段?二娘不过一个妖精,父王竟能让她以身殉情,咱们的娘亲……天鱼一族何等严苛?父王也能生了咱们两个。你一个男子,如何抓紧,却来问我做妹妹的?”

  敖宇深深蹙眉,沉吟不语。

  “三哥,便你不想要这南海,总是天界龙神,将来想往天宫行走,也得稍有依靠。天女姐姐又好看,又和善,你……却是怎样想的?”敖碧追问不休。

  “唉!”敖宇叹息一下,“得识天女自然机缘难得,可是……天女已与魔王定过婚约,碧儿见那魔王,可好相与?况且瞧着天尊也不如何看好于我,三哥若想高攀,实在艰难。”

  “大丈夫家一不做二不休。”敖碧爽利言道,“只要天女姐姐倾心于你,魔王再难相与,却又怎地?天尊那般宠溺天女姐姐,碧儿看着,婚姻之事,说到底还是天女姐姐自己做主。”

  “如何能教天女倾心于我?”敖宇又自沉吟,“什么叫做一不做二不休?”

  敖碧气得使劲儿捶他一下,“我的君子二哥,当真是个榆木脑袋!”

  两日之后魔骋仍旧飘在无边寒洋之上,绕是功法高强,自也稍现疲惫,心中暗道:古佛果然神通非常,只这寒洋如此宽袤,竟乃必经之路,便见不同寻常。前日那个女土地仙言语担忧却也不是夸张,若非幼时便在三十七重天里饱受寒苦,练就功法相抗,怕不冻死在这洋面之上?至阳至寒皆为大苦,佛者该栖温和之地,为何偏偏选了这样地方居隐?

  寒洋无情之物,自然不理魔骋心中懊燥,甚尔还起罡风,以为磨挫。

  魔骋实在飘飞累了,举目四顾,但望寻得一处礁石土屿稍作安歇,努力寻了半刻,洋面之上连片树叶都无。

  魔骋只觉气竭,无奈收了功夫展开双翼,只凭力气而飞。

  继续北行数万之里,但见前面仍旧茫茫,眼下却是一片冰川景色。

  魔骋不由苦笑:这里还是东海境内?魔骋此生只与酷寒有缘,却是什么因果?

  好在终于有了坚冰落脚,魔骋收了白翼稍微歇息一下,继续北飞。

  不料再行数里便连云层都是雪粒冰碴儿,魔骋飞行不得,只好压低身躯摸索前进,当真是上下不得空负神功。

  不命魔长若到此处,怕不急死?魔骋强自按捺心中焦躁,只想别事分神。将来曦儿若能得复,问起今日,我可带她来此瞧瞧不瞧?

  一念及此心中又酸:曦儿曦儿,你若得复,可还与我为伴?灵宝天尊叫我耐心等你,我自不怕等待,多久也都无妨,可是终归可以等到你么?你我幼时相识,我必寻不到别个替你,你呢?可会改变心意?若是变了,我当如何是好?那日我伤敖宇,你竟恁般疾言厉色,到底因为良善之念还是芳心归属?你能告诉我么?我只以为,咱们在魔东那样亲密……便是合二为一,永远不会分离……如何分离立至,而你的心更似愈发遥远?

  心中有事,行路之艰便就似乎稍稍缓解,魔骋又行百里,身上衣衫也给冰雪刮得碎了,成了一个褴褛披霜的俊秀乞丐。

  前面却无路了。

  好大好大一面厚厚冰墙挡在眼前。

  魔骋吃惊望望,撑起精神向左飞了两个时辰,只见前面仍旧无边无际,生怕寻错路径,转身回到起点,奋力向右飞了四五个时辰,情形竟然一样,前面仍旧无边无际。

  魔骋力竭而住,吃惊地望住面前不知多厚的冰墙,心中十分不解:寒洋过去便是方壶?可这寒洋竟似过不去的。

  灵宝天尊回到客殿,收起留在曦儿之侧的一身,出来开门。

  敖寂但见灵宝天尊三日便返,惊奇地道:“天尊办完事了?”

  灵宝天尊一叹,“事之为事,哪有办完的道理?单拣紧要而已。只怕曦儿睡得身痛,老道忙忙赶回。方才看看,她甚安好,老道且得感谢二太子连日受累。”

  “天尊太过客气。”敖寂连忙说道,“赖得天尊信赖,只是守卫,并无受累之处。”

  灵宝天尊但见敖寂毫无平素嬉闹之色,不动声色地道:“且去歇息吧!”

  敖寂闻言告辞离去。

  灵宝天尊默然望他一会儿,回转入殿,拂醒曦儿。

  曦儿睁眼便道:“天尊回来了?”

  灵宝天尊只是笑笑,“回来了。这一觉睡得长些,可觉不舒服么?”

  曦儿摇头,“睡觉怎会不舒服?”

  “没有就好。”灵宝天尊说道,“老道有话要与你说。如今玉床已碎,老道出去打听一圈儿,暂时没有更好的休养之处。以你目前之况,也还不合回我三清殿里居住,所以只能再于南海龙宫住上一段。左右老道也常来此,却习惯了!”

  曦儿笑道:“如此甚好。曦儿也住惯了,这里好吃好睡,又有敖碧作伴,却比别处好些。”

  灵宝天尊深深看着曦儿,又点头道:“既然玉床已碎,无法指望外力复魂,咱们自也不能白白等着。从现在起,老道便就教你一些功夫心法。”

  “天尊明知曦儿不好此道。”曦儿立刻说道,“怎地动了这样念头?”

  “从前可以。”灵宝天尊又说,声音颇带一些不由分说,“如今这样,却不能是好恶之事。爱学得学,不爱学也得学。”

  曦儿垂头想想,不大情愿地道:“如此曦儿听话便是。”

  “嗯!”灵宝天尊脸上微微严肃,“左右无事,咱们立刻开始。欲学内功心法,必先知道身体构造。但凡神体,皆为九经十八脉,连同躯干肢体,脏腑鳞发,皆受神府统领。而神府之统则为识房,掌一切事。识房往后,根据躯壳大小下行数寸或者数尺,有一髓血之海,内里藏着生平所知……”

  曦儿突然朝后一仰,闭目厥倒。

莫羡莫慕

寒洋,北冰洋么?小时候读金庸先生的《倚天》,看到张翠山初遇金毛狮王之地,这样想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