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白华录

第三章 视死看生

白华录 懒散小仙 4211 2018-10-16 22:27:46

  白华阖家住在东镇一幢两层小楼里,也是外高祖时仿着四合水式吊脚楼建的。通体就只三种颜色,蛤粉白的墙体、黑胡桃的柱子木门及窗户纹饰,褐青色的瓦直铺到飞檐上。进了大门上几步台阶才可进正屋。正屋两头厢房吊脚楼部分的上部连成一体,形成一个四合院。

  白先生已经在正屋里等着白华,也不多问只管让他喝一杯酒。白华不言语,仔细瞧那酒盅里漂着香灰,眉头微皱喝了进去。

  “叫它乘黄罢。”白先生接过奶狗摸摸脑袋,那奶狗哼唧两声便缩在白先生的怀里继续睡去。她唤帮佣香奴进来,把乘黄接了过去。香奴已是十八的年纪,安静纯善,性子最是柔和的。外人尽知她生在白府,只是命浅福薄,尚在襁褓已成孤儿,只她孤苦伶仃跟了白先生。虽是帮佣,白先生却当亲女儿一样待她,除每月支付薪水,吃穿用度白先生也全部包揽,样样都是费心费神周全着。

  “今天开剪,一会你还得过去帮忙。”白先生一面招呼香奴把乘黄接下去,一面不忘嘱托白华。

  “知道了。”白华眼神随着乘黄去了,只敷衍着。这才又听白先生道,“三点钟你北镇的姨姥姥会过来问卦,你表舅上周去世了,娘俩连句话都没有搭上。今晚可能有些晚,实在不行回来时你叫石心送你?”

  “我自己可以。”白华朝后院张望着,面无表情。

  白先生顺着望过去,瞧着香奴正穿过回廊,早已不见了乘黄的踪迹,想白华是真心喜欢乘黄的,欢喜道,“你放心回去,香奴是养过几条狗的,保准给你喂得胖胖的。”

  “它不是狗。”白华看一眼白先生,斩钉截铁道。白先生有些惊讶,想询问一二,又觉得不可戳破最好,便不再接话,话峰陡转,“你转告江师傅,一棵树而已,没什么大碍,风雨雷电,生老病死,万物逃脱不了。只管把衣服做好。”明地儿是捎话的意思,实际是在给白华定心。

  白华将信将疑,迟疑顷刻,负阴抱阳作揖后后回裁缝铺去了。这镇上的规矩,凡是出这正门的必要左手抱右手,一面抱拳一面躬身,自上而下作揖行礼。白华自不该例外。

  过半小时的功夫,只见一辆黑色别克停在门前,下来一六十岁左右的妇人,长裙阔帽,帽檐上的小黄花被太阳照得发白。

  她进了正门便扑通跪下,对着白玉塑的老母像嚎啕大哭。白先生闻讯赶来,香奴抢先一步欲搀扶起姨姥姥,不料姨姥姥哭得难受,身体收缩并不好搀扶,倒险些把香奴给坠倒。白先生搭手,“孩子在那边看着难受,平白给他添烦恼忧愁,你且起来,有什么话待一会慢慢说。”

  外婆左脚有旧疾,扶着后宅的楼梯,缓缓走下来。双手执着她那扶桑木杖,哭腔道,“我这可怜的妹妹,命真苦。”又连同白先生好一阵劝说,姨姥姥这才起了身,由香奴扶着去了后宅里的西厢。

  白先生忙着焚香并准备祭品,从香花果水至七宝浆无不是自己亲自动手。外婆在厢房跟姨姥姥讲话,说到儿子身上,两人又相拥而泣。香奴规劝一阵,讲两位姥姥身体都不是太爽快,索性先说些明快一些的话。外婆不叫香奴多管,指派去帮白先生。香奴又是了解白先生的规矩,便去后院跟乘黄打发时光。

  等到院子里香火旺起来,芝麻油灯便点了整个宅子。供桌围着还未盛开的青色莲花,淡粉的兰花草香气幽微,从弥漫的香火中依稀可辨。罗衣穿着亚麻侧开叉的盘扣长袍,挂一条蓝色围裙到前院传饭。立领下的牡丹绣样时儿越过围裙,被灯火映得金光闪烁。罗衣虽是白府里的厨娘,却也是旧时管家一样的地位,只香火问卦一事丝毫不沾,有牵线搭桥的差事也是一一回绝。

  白先生左手秉持三柱檀香,右手小心掩护着,袅袅青烟正穿过白先生的眉心。她驻足环顾四周不见香奴,便稳上香去后院。不料这厮正抱着乘黄坐在踏跺上打盹,食指上的凌霄花痕,散着淡淡的光。斜阳过处,院里一池的莲花脱俗明丽,香奴正是莲花中人,看不出零星半点的凡间烟火。

  回裁缝铺时,石心依旧跪着。白华不搭话,径直进了正堂,云针已经回来有些时候,瞧见白华没事人一样把过错全给石心一人挑,只白他一眼,再无其他。

  白华才进东厢,扑通就跪地上,虽没有言语,江师傅也知他是在为石心求情,又实在为着他的轻狂举动生气,一剪刀挥过去在眉心划破一道印记,白华闭上眼睛,再睁开时有血滴渗出。

  “你干的这些,都是要命的混账事!”江师傅盯着剪刀尖,目光锐利。肉积到颧骨上,越发凶狠起来。

  “知道。”白华低着头,瞧见第一滴血在石板上铺开,像是渗进青石板中一样,再无痕迹。

  江师傅挥剪从黑檀柜台上扯下一块红布,丢过去白华那边。他明白师傅的意思,抬手系在额前。

  “你妈怎么说的?”

  “只管开剪。”

  “视死看生本就不是什么好事,世间事要看得明白,就得舍得下世间人。还有你,到哪都成得了累赘。”江师傅又抬出工具箱,费力后喘口气才道,“不过这样也好。罢了,叫石心过来。”

  白华起身,因是腿麻扶着门框看向门外。石心抬眼,迟疑顷刻便明白华的意思,小心地朝屋里走来。

  翠螺提着没过脚踝的百褶裙迈过西厢门槛,正遇见迎面走来的白、石二人,便吼吼吼地笑几声,“吆,白华这是要揭竿而起呢。”

  云针不搭话,只管把算珠拨得啪啪作响,拢算着近日账目。

  翠螺调剂无果,倒叫自己难堪,尴尬地笑了笑,“是要开剪了?”

  “恩。”白华回应。

  翠螺不再多问,趴到柜台上小声询问云针北镇的事情。云针收起手头的活计,“统共就三个目击者,死了两个,一个被吓得不清,疯言疯语的没听出什么故事来。”

  “那……人都是怎么没的?”翠螺问得很谨慎,讲话间也不忘负阴抱阳。

  “北桥上的事,说是淹死的。”云针瞥一眼东厢,继而又讲,“听那疯汉浑说,是听到孩子哭才下的河道。”

  “哎呀!”翠螺被吓一跳,脸上顿时没了笑,反倒有些生气,“你再胡说,我可恼了。”

  云针不屑,翻出个白眼便不再去理会翠螺。翻出记档册来,只顾对着自己的账。翠螺不再作声,像是害怕似的,绕进柜台里挨着云针坐下来。

  日头一点点的沉下去,正堂里愈发暗淡下来。云针和翠螺托腮发呆,谁都懒得去讲上一句话。

  白华身子俯得极低,几近是贴着桌面裁剪图。石心点一盏麻油灯,擎给白华。额前的红布有一小处结痂的血渍。烛火红光映在他煞白的脸上,气色倒更好看许多。

  少顷,石心在那脚踏提综斜织机旁搭好红线后,撑跳而起,坐到柜台上发起牢骚,“两个小时,前片都画不好。敢情到了裁布时,那小鬼怕是投胎了。”

  “放屁!”江师傅呵斥,他是明白石心的鬼心思的,明地里说话带刺挖苦,实则是袒护他那跟数字绝缘的师弟罢了。

  “白华,你来。你来玩你的线。别太难为自己。”石心招呼着白华,瞥一眼暗角里的师傅,瞧他并无反驳之意,便麻利地调转两人的活计。

  “好钢用在刀刃上。”石心嘟囔着拾起笔,刷刷两下前片便清晰明了起来。

  白府里的东厢是有些年份的,算得上遗址,不断修缮翻新规模宏大,专门用于节日里的祭祀和祈福。与二三层的吊角楼接通一体,有10米余高,因窗子常闭着,所以较阴森些。中央正位砌出高台俯视整个东厢,等正午时分,阳光从天窗上透进来时,供奉的三清天尊金光灿灿,再加上袅袅青烟,这便有如羽化登仙般微妙。高台下是掌管天道万物、四时阴阳的四御。诸星神和三官大帝及其随侍环绕四周,都是砌进墙体的,个个真人身段、体型,栩栩如生。

  西厢是白先生为镇上的问卦搭线私设的。每层楼上都设了祭坛,各自占去一面五米的墙,三楼供奉太乙救苦天尊、地官大帝、十方救苦天尊、酆都大帝及东岳大帝,除白先生基本是不大有人上去的。二楼从南至北塑着秦广、楚江、帝、五官、阎罗、卞城、泰山、都市、平等、转轮十殿阎王。秦广王专司人间夭寿生死、幽冥吉凶,问灾续命的大多是求他。六殿的卞城王专司大叫唤大地狱及枉死城,于地狱丰都大帝殿的右侧,毗邻奈何桥、血盆苦界,创造枉死城,收留受无妄之灾而死的鬼魂。白华的表舅算是枉死,听传闻又多是救人的缘由,所以设坛摆阵,问求卞城王是最应当。

  月上柳梢时,白府这边已安排妥当,一应都在西厢集合完毕。白先生穿一身亚麻的白素袍,裙摆领口处绣着几只仙鹤,胸前挂着一颗蜜蜡珠子。本就高挺丰腴的她,衣袂飘飘而立于人群中,更显尊贵。

  她立于西厢一楼门槛外,叫香奴点三炷香先进殿参拜城隍爷。等香奴稳好香,顶楼的钟声敲一下,二楼洪钟接着响起,此起彼伏。有九个黑衣小厮,束着头发在在帷幔间唱净身咒: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轩。

  一众人纷纷作揖鞠躬,不敢起身。

  桔梗穿青衣,鬓间插着熠熠生辉的金梭,手捧紫檀托盘承到白先生面前。桔梗与外婆是总角之交,身形瘦小,头发花白。在二十年前的除夕祭奠上烧坏一只眼睛,外婆与她交好,便把通天问卦的本事传授一二给她,因随母亲,她自己倒能悟出些黄老玄学,又懂驱邪镇怪的门道,所以颇受敬重。起初辅助外婆,及到换位又尽心帮扶白先生。整个白府里的事她莫不尽心。

  白先生揭去黄帕子,用极细的鹿毛笔蘸着朱砂在眉心画一计红印。这才迈进门槛,香奴随之退到白先生身后,作揖不再起身。

  白先生做出“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九字真诀的手势,继而作揖诵念土地神咒:此间土地、神之最灵,升天达地、出幽入冥,为吾关奏、不得停留,有功之日、名书上清。

  返魂香奏响,钟铃交接,音律时而沉闷迟缓,时而高亢急促,白先生做步罡踏斗。有风吹来,铃铛在帷幔间叮当作响,灯火昏黄摇曳,有云把月亮遮起来,厢房里阴沉沉愈发阴森。姨姥姥的脸几乎是要贴到膝盖上,肩膀微微抖着。

  白先生看一眼香火,烟蜿蜒着朝二楼去了,这才招呼香奴跟姨姥姥随她去二楼。香奴又退后几步,扶着姨姥姥朝楼梯口去了。

  二楼的檀香味很重,姨姥姥有些喘不过气来,又因伤心,走得有些踉跄。

  “第六门就是,你去跪求。切记心无旁骛,默念逝者生辰八字,再讲天黑路滑,唤他快些回家。”白先生指引着,姨姥姥拉着香奴胳膊,跪在卞城王跟前,再抬头看一眼香奴时,她已不知去向。只白先生立在旁边,闭目凝神。眉心的红记似发光似的,姨姥姥心头一惊,专心乞求。

  凉风绕颈,顺着发根直穿脊梁骨,有双手突然搭在自己肩上,凉气盘旋着,从后颈到耳根直至眼前。姨姥姥被吓一跳,想惊叫出来却无法开口,想睁眼又眼皮沉重。只听白先生告诫“莫看、莫回头”。声音游荡着,飘忽迷离。

  约莫半个时辰,白先生扶着姨姥姥出西厢。因安慰过一阵,姨姥姥舒畅许多,只白先生脸色不太好。

  香奴早已经等在人群外,见白先生便匆匆奔上去。不等香奴开口,白先生先问道,“今晚又是谁家的?”

  香奴神色慌张,“天宝叔家的孙子。”她环顾四周,趴在白先生耳边继续讲,“整张脸是绿的,发现时都泡肿了,都说是见了……”

  “非礼勿言。”白先生打断她。香奴作揖手抵眉心,不再言语。

  “去麻烦桔梗姨,把白华接回来。”

  也正是这时罗衣派人过来回话,讲姨姥姥安置在东边的客房,云针的房间已打扫完。白先生便又唤住香奴,叫跟去的人嘱托云针早些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