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白华录

第二十六章 石心道歉

白华录 懒散小仙 1818 2018-11-14 23:08:23

  石心在月台上换鞋时,翠螺正攥着荷叶发呆。隐约觉得有人影闪过,以为是来着衣的魂灵,翠螺惊得身子一颤,竟把竹蔑碰到月台下去了,荷花茶撒了一地。

  “哎呀!”她惊呼一声。赶紧提着裙摆去正堂张罗,只跑了三步复又停下来,转身看着正不明所以的石心,道,“我可恼了,你再吓唬人。”

  石心耸耸肩,无辜道,“讲话要凭良心,我都离你三尺远,怎么就吓唬你?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现在反倒赖在我的身上!”

  翠螺自知理亏,也不与他多辩。这便又提着长裙急忙下了月台,小心地往竹篾中收拾荷花茶。石心这才快步过去,也帮着翠螺整理一番。

  “这些都是要往白府送的?”石心捧一抔茶问道。

  “挑些成色好的送些去。”翠螺笑语盈盈地回道,再看一眼石心那边,便高声道,“你快放下吧祖宗,这都弄脏了,我可怎么用!”

  “我说这媒婆还没进门呢,你倒上赶着把嫁妆都送去了。”石心不屑,继续捧着茶叶。

  “我可恼了。”翠螺虽然嘴上抱怨,但却喜形于色。这才又赶紧把竹篾放到自己身后,复对石心讲道,“你且去忙你自己的,我这不劳烦你帮忙。”

  “就属你脾气最大,开一两句玩笑可就恼了。还真是我可恼了,我可恼了。”石心重复着翠螺的口头禅扬长而去。翠螺蹲在树荫里故作嗔怒,又狠狠瞪上石心一眼。

  且说这石心还没走出青石牌坊,便忽停住了脚步,朝自己的胸前重重地来了一拳。且嘴里骂骂咧咧的讲道,“真是甩不开的冤家!”这才又折回往裁缝铺的方向去了。

  他虽说是步履散漫,但却也瞧不出丝毫的犹豫和踟蹰。当然冷静下来,石心才深知自己刚刚的言语过重了。也只一旦过火,就全是自己的错。所以又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番,在心里默默道歉一番。

  眼下翠螺正收拾好了荷花茶,抬头忽看见石心迎面走来。这便又被吓了一跳,惊呼道,“怎么又回来了?”

  “落了东西。”石心不去搭理他,径直上了月台又从正堂进了东厢。

  白华正踩着脚蹬在暗格中找所用的红色蚕丝线。闻声方觉有人进来,侧头一看石心正杵在门口,眼神之中有一些慌乱和闪躲。

  瞧着石心欲言又止,白华干脆也不搭理他,继续翻找着自己的丝线。

  “我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犯不着跟我生气。打我、骂我两句,你若解气,也省得自己身子遭罪。”石心向前走两步,站到白华的身后。半晌,仍不见白华答话,这才又求饶道,“好弟弟,我承认这是我错了。我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拿那样没头脑的话逞一时之快。”

  白华取了红色的蚕丝线,去了斜织机跟前把线搭上,又连上梭子。石心皱着眉头跟在他身后,眼神很是无辜。直到白华搭好线,又坐到斜织机的坐凳上,才终于淡淡地说了一句,“我没有生气。”不过仍不去看石心一眼。

  石心这才笑道,“白先生也说了,这以后我们两兄弟可就是一体了。我是个粗人,又从来不把你当外人,所以说话难免会有些伤人。你若觉得不开心直接骂回来便是,不过我也知你不是那种会骂人的,所以干脆我也改成一个心思细腻的人。”

  “既是一体,还用说这话。”白华冷语道。石心听后耸耸肩,嘴角微微上扬,这才也不说话了。又去取了画纸,把垂胡袖的样图赶了出来。

  且说那云针行至东镇桥上时,被芦苇丛中窸窸窣窣的声音给吓了一跳,又想着晴天白日里哪个敢这般的放肆。这便大喝一声,“有种就别装神弄鬼!”

  距离她一尺之地的芦苇便再晃动两下就没了声响,云针深吸一口气,正欲过去将那胆大妄为的家伙给揪出来,不曾想突然蹿出好大一团白球。

  “乘黄!”云针惊呼一声,继而又嘟囔道,“你这会躲在这儿,可知香奴寻不着你该有多着急!若是白华那小子要知道香奴轻易放了你出来,也定会闹上一番。”

  乘黄那家伙也不知是听懂没听懂云针的话,哼哼两声,这便又去嗅了嗅云针的裤脚。只两个月不到的光景,乘黄便已经身长近四尺,身形健硕地活像一头小牛,除了两只眼角上有些红色的毛,其余通体毛发雪白。长到几乎是盖住眼睛。

  “罢了罢了,我倒也无事,把你送回白府,看香奴可怎么收拾你!或是干脆交给罗衣,”话到此处云针便笑了笑,又道,“算啦,还是交给香奴得了。”这才拉起乘黄脖上的红项圈,不料这家伙岿然不动,一心只想着往裁缝铺的方向去。云针与它较劲一番,最终无果,索性骂道,“跟白华那小子一个臭脾气,长得好看却是驴的性子,有什么好稀罕。”云针吐一口唾沫,这才牵着乘黄朝裁缝铺的方向去了。

  往日里在白天是瞧不见草精灵的,今天或许是乘黄在的原因,这积雪草、血草、狗尾草,包括一直攀附在槐树上的紫竹,其叶子上都浮出露珠般大小的草精灵。个个瞪着滚圆的眼睛,迅速地爬上爬下,乘黄摇头晃脑地走着,间或对着这些小精灵哼唧两声。

  “好一只灵兽。”云针笑道,与它一路朝裁缝铺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