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白华录

第二十七章 深查猫又与讙

白华录 懒散小仙 2135 2018-11-15 23:32:10

  香奴急冲冲进裁缝铺时,乘黄正伏在月台的树荫下打盹。察觉到香奴的气味,猛抬起头,急往正堂里蹿。

  香奴急急追上去,嘴里嚷嚷道,“你可会胡跑,看我不扯破你的皮!”说罢,这香奴已上了陡板,正撞见迎面走上来的翠螺,忙为自己的鲁莽行径红了脸。

  “姑娘慢一些,仔细摔着!”翠螺提着裙子笑语道。

  “这家伙大些就野了,我只替姥姥侍弄花草,还没一刻功夫,便害我寻了它整整一个下午。”香奴慢声细语地解释着,眉眼带笑,也带着淡淡的歉意。

  “我刚把荷花茶晾晒好一些,正找着时间去给你们送,也正巧你来,好带些回去。”翠螺说话间便拉着香奴的手进正堂。

  “你稍等我,我这就去偏房取。”翠螺道,这才又去东厢门口向里探身道,“香奴过来了。”这才转身朝偏方去。香奴仔细端详着吴道子的《钟馗捉鬼图》,私下想着,“实在欣赏不来这乖张的画法。”又琢磨那句“施张有严,既增门户之贵;动用协吉,常为掌握之珍。”想到,“那钟馗自能吃鬼,没得叫人心头发毛,倒不如秦琼与尉迟恭的门神,才是一静一动,一文一武,一个红脸,一个白脸,一个暴烈,一个儒雅,从视觉美感上说有张有弛,更为合理些。所以门户之贵,掌握之珍要秦琼与尉迟恭的好些。”

  正愣神呢,堂前画中钟馗本来那看天的眼睛突然一转,竟向下盯着香奴。香奴笑笑,做抱歉状,那钟馗似不与她计较,又转眼看天。

  “我就知道你会来,我牵那畜生回白府,它死活不依,一门心思的往铺子里蹿。”云针还没迈出东厢门口,这便吆喝道。那乘黄抬头看她一眼,这便缩到白华身后,蜷着身子卧下。

  香奴听罢方回过神,笑道,“我管不住它。”

  “哪有什么管不住,你平时惯会纵容这小畜生。若敢踏出那后院的门槛,狠狠给它来一脚就成。只别往肚子上踢,不会有什么好歹。”

  香奴吃吃笑道,“里面那位怕是要闹一阵子,我可不敢。”

  云针跳到柜台上白一眼香奴,才又道,“所以说操心都是自己纵容的,怨不得乘黄。”

  “你别理她,由着她说。”翠螺抱着三个一尺长宽的盒子放到那水曲柳木的柜台上道。

  石心也正随着白华从东厢出来,随着云针坐到柜台上去了。香奴见了白华自然喜上眉梢,道,“今天可累着了,我等你一起回家。”

  “等闭了铺子,我去杜叔家里。”白华倚着东厢的门框回道。

  “先用了晚膳,桔梗奶奶也在,恰巧与你同去。如此先生也好放心些。”

  白华听这话,方不高兴起来,只说一句,“晚饭不用等我。”便又回了东厢。

  “不用管他。”云针朝东厢瞥一眼又道,“我也去过那杜季家中,他那婆娘疯疯癫癫也问不出什么。你凭他去,也没多大一会功夫就回了。”

  “我与他同去,你放心回。不过,可别忘给我俩留饭。”石心这才又插话道。

  香奴一一谢过,这又捧起翠螺给配的花茶才往白府去了。

  云针、石心、白华三人一众去了杜季的家中。是时,帮忙的人几乎都已散去,只剩杜家的儿女仍旧忙碌着。这杜季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只大女儿已成人,二女儿和小儿子都是十四五岁,束发的年纪。瞧见云针三人前来,并不太欢迎也不谢客。

  云针自不与他们搭话,带着石心与白华径直去了杜季媳妇的卧房,问得仍旧是跟晌午一样的话。那杜季的婆娘倒也不似上午的歇斯底里,反倒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口中碎语念叨,只说自己累了,乏了,其余不想多说。

  白华仔细地打量着屋内,又打量着杜季媳妇的头顶和肩膀,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这才放下心来。石心端详杜季的媳妇,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且再仔细去看那杜季媳妇的眼睛,谁知她竟然闪闪躲躲,始终逃避。石心这便愈发感觉怪异,遂急忙走到床边,欲仔细打量一番。

  不曾想那婆娘又跟疯了一样地缩到墙角,背对着人群支支吾吾疯疯癫癫地道,“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不曾见过,什么也不曾听过。”石心想跳到床上一探究竟,不料被云针一把拉住,道“平白又多添些口舌,你跳到那婆娘的床上去,还能解释的清楚?”

  石心哪肯管这些,再往床上奔时忽得听到院子里一声尖叫,众人随即急匆匆冲进院。只见乘黄正立在院落的中间,恰是被杜家的小女儿给瞧见了,这才吓得尖叫出声。惊呼道,“这是个什么怪物!”

  云针叫她闭嘴,又骂她少见多怪,这才又忽地记起院子里的那一滩血,于是唤石心和白华去了院子的角落一探究竟。

  白华只看一眼便说到,“这是讙的血。”

  “讙?”云针疑惑道。

  白华这便站起来解释道,“万物集中有记载,有兽焉,其状如狸,一目而三尾,名曰獾,其音如百声,是可以御凶,服之可治黄疸。”。

  “也就是说讙跟猫又是有联系的。”云针急急追问,却也只得了白华平静地回应“或许”二字。

  “只是杜季怎能寻得欢,又用来做什么?”云针疑惑着,百思不得其解。

  石心只看她一眼这才回道,“这杜季的父亲雀子,黄疸一直都不见好。讙可以治愈黄疸,估计杜季是给自己的父亲治病才用的。”

  三人之才又去了雀子的家中,是逢雀子的大女儿在宅子里照顾,听闻是白华三人这才恭恭敬敬地请了进去。云针发话问道,“雀子的病情是否有所好转?”

  大女儿叹口气,这才又摇头道,“见了要下世的光景,那还用得提有什么好转呀?”云针这便又去雀子的卧房瞧了瞧。本就干瘦的他现下只剩了皮包骨头,且黄疸之症似乎更严重一些。云针也就料定那讙并不是给雀子治病用的。

  云针再问了这里与杜季那边的交往,大女儿朝屋内看了两眼小声道,“有几日没见过弟弟,老爷子还不知道第已归西,左右是一直瞒着。”

  就此雀子这边又与杜季的事情断了联系,再无从追究细查。三人只好若有所思地回了白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