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白华录

第三十四章 耳鼠

白华录 懒散小仙 1738 2018-11-25 23:32:47

  太清宫坐西朝东,是布局工整的三进殿院,白墙玉阶、朱门青瓦,匾额为木雕篆书体长方形“太清宫”三字。三官殿的主殿属单檐硬山式的结构,砖石木构造,又覆以黑色板瓦和筒瓦,是标准的宋代建筑,虽不是富丽堂皇,却不乏古朴庄严。

  太清宫前生着百年古槐树和密集的山茶花林,只那山茶花未开,苍翠着一整片叶子,风来时窸窣婆娑,颇有期盼花香之意。至于那古槐,盘根错节、遮天蔽日,树下常是一地的斑驳光影,苍劲的枝干总撑着鳞片般的叶子,日光映处,宛若群蝉毕至,黄绿交接,似有羽化般,仙气萦绕。

  说话间云针正至那树下,红裙绣鞋,朱唇乌发,侠义飘然。未等喘息歇脚这便急急地扣门去了。少顷出来一青衣束发小厮,顾不上回礼那小厮的负阴抱阳,云针便挤了进去。

  方进院门,正瞧见乘黄伏在南面禅房的廊间。云针心松懈下半分,想那白华大概是无碍。也不去搭理乘黄,云针径直闯了进去,恰遇见晏华给白华包扎好伤口,遂问道,“这小子可好?”

  晏华侧脸瞧这冒失的云针一眼,摇头道,“我与他本就无缘,好与不好我不好说。”

  那云针本就不是什么含蓄委婉之人,只白了一眼晏华方才道,“我不与你打花腔,你且明白告诉我,白华那小子有无性命之忧?”

  “牵一发而动全身。”

  云针皱皱眉头,本想开骂又碍于白先生的脸面这才罢了,道一句,“我最不喜说话绕弯带拐的,也看不惯你们这些故作清高的言谈,个个都是文字游戏,没少得。人非死即生,通透清澈,那就这么多天机不可泄露。你不说也罢,我也听得头疼!”云针白一眼晏华继续道,“这人我可就带走了。”

  晏华面无愠色,态度仍旧祥和,只微微一笑道,“你且扶他回去,往日自有救他之人。”

  “能救就好,谢谢您能坦诚直言。”云针假笑道,又装足了讽刺的意思。说罢看去白华一眼,问道,“你还能走不?”

  白华自是不肯搭理她,径直出了禅房。那乘黄早就候在廊前,见白华出来急忙俯身,欲载白华。这白华并不应允,只小步缓行,云针尾随在后面,骂着他的倔强。

  因是回后院,几人一路往南去了,仓促赶来的石心正进了白府正门,一路从北门奔去,正错开了云、白二人。

  而太清宫的禅房中,等云针去了,晏华这才给黄鸟擦过药粉,又喂了些许果子和水,这便叫人重新换上茶水来。

  一旁奉茶的小厮这才抱怨云针的无礼粗俗。那晏华笑道,“白府中最明智罢了。”

  小厮猜不透,正欲问时,忽见石心猛闯进来。石心负阴抱阳匆匆给晏华行过礼这便着急问道,“晏华师傅,白华可曾到过这边?”

  “云针已送他回了后院。”

  那小厮便插话道,“你可来晚了,他们刚走,现在走兴许还能追上。”

  只见那石心也并不急着追去,犹豫徘徊一阵,几次欲言又止。

  晏华瞧出石心的心思,也不叫他难受,这便问道,“你可是在担心,那槐树与你兄弟的命数连着?”

  石心听这话一改傲慢行径,央求道,“请晏华师傅指点迷津。”

  “我只问你一句,生可为死,死可再生?”

  “死即是死,何为再生?又不是花草树木……”话及此处,石心忽地停下话来,细想这才道出,“枯木逢春,再生一年。”

  “如此罢了。你若想着树与你兄弟命数而连,则他可再生、复又再生,如此逢春即生,何谓生与死。若树你兄弟命数里毫无瓜葛牵扯,那你的忧虑从何处而来?”

  石心听了这话,这才稍稍轻松些许,终于也有了闲心去询问白华的伤势如何。

  晏华道,“尽人事知天命罢了,因这烈货着实厉害,我自无办法可寻,只能暂且稳住伤势,至于之后是续命或是治疗无虞,现言之尚早。”

  “若是治疗无虞,可以何代价来换取?”石心皱着眉头,不死心地问道。

  那晏华看一下石心,忽觉其颇具慧根,所言所讲皆一一开化,这便也不再与他打哑谜,这才细细回应道,“至于那几道抓痕,白华也只皮肉上遭些罪,只是猫又分尸而食,又长游走于墓地坟穴,所以毒性极强。现白华已染邪毒,只耳鼠可解。”

  “耳鼠?”石心疑惑道,这便又细究下去,方知这种叫耳鼠的兽,外形像一只老鼠,但是却长着兔子的脑袋,又有着与麋鹿一样的耳朵,细长的尾巴可以用来飞行。只要吃了它的肉,就可以百毒不侵。

  “只是这耳鼠行踪不定,听力极其敏锐又擅长飞行,是极其难捕捉的。”晏华道。

  那石心听罢,只不屑一顾地笑笑,“我向来不做轻易之事,只再问一句这耳鼠应从何处寻?”

  “四镇林子里皆可寻得,只记得一处,这耳鼠喜欢晚上出没,其鸣又似狗吠,望可帮助你一二。”

  那石心谢过晏华这才匆匆去了,也并未去看望白华,匆匆回家准备捕鼠的器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