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白华录

第四十章 盘查四镇

白华录 懒散小仙 35 2018-12-13 23:14:12

  白先生也不着急去追,只再看一眼香奴道,“往日里怕生事,叫你藏着本事,只现在真是指望不上旁人,方叫你护着白华去盘查那些失踪人口,万别叫那畜生伤了你们。”

  香奴应下去,又忙去安慰白先生宽心,道,“那折磨人的头痛才好一些,再折回去平白又是费一番功夫。”白先生听这话这只笑笑,不再接话,又揉揉鬓前,催促道,“我这边无事。你们趁着雨夜大都在家连夜盘问了,省得夜长梦多。”

  那香奴见此情形,想那白先生头风许是又要发作,也不叨扰,只应一声“哎。”这就转身急匆匆往白华房里去。

  白先生长舒一口气往床上去时忽又记起什么来,招呼香奴道,“叮嘱白华批件大裳,夜里你们都不许贪凉。”

  香奴一一应了,又说会叫罗衣提前备好姜水,待回来时便嘱托白华喝一碗。白先生听这话才放下心来,招手道,“快去吧。”

  香奴替白先生阖上门,在廊前立住片刻,便急匆匆往后厨去了。

  白先生开了窗子,看着香奴一席青色鲛绡走过抄手游廊,拐角处转过后院时,这便在烟雨缥缈中成了一抹青蓝,许是染了灯光,竟有了青光熠熠之感。外婆是最熟悉这种感觉的,正伏在窗前做些零杂女工的外婆,猛入眼了这景,不免怀想起那凌霄来。

  雨嫌夜短,月怕雨缠绵。黑夜与细雨如此这般地一点点渗透下去,白先生也不去管那香奴了,复又阖上窗子,再从枕下取出汤显祖的作品来,来来回回翻看着这里的折柳书生、梅影香魂。

  香奴到了罗衣处,这便问她要一个东边素厨里利索的人去帮忙照应着白先生那边,担心阴雨天再起了头风的折磨。

  “怎么,前院那边缺人手?”罗衣正解了围裙准备锁门,这便停了手头的锁问道,眼神中略有着急。

  “先生今夜派我盘查人口,外婆那边不好烦人,新来的姨姥姥又是客,我房里的小厮们都是些没有主意的,这才来求姐姐。”香奴浅浅笑着。

  那罗衣啐一口唾沫道,“你可别用这客套劲来辱我,这府里哪一个不是白先生房里的人,你要用谁尽管领了去,猪油蒙了心么在这恶心人。”

  “好姐姐,你可是冤枉我了。”香奴忙笑道,又赔着不是道,“我不大过来这边,自然认不得几个姐姐妹妹。姐姐你只管指了人出来,我二话不说带着走了,定不会说一个谢字。”

  那罗衣听了这话方才笑起来,这便咔嚓锁了门,道,“既这样,你且忙你的去,我寻了人出来指过去就是了。”

  香奴宛然一笑,正说谢字,才瞧见罗衣脸色又是一沉,这便忙止住客气,斗转话锋道,“你别慌着锁门,替我们备好姜水,回来时好驱一驱寒气。”

  “哼。”罗衣冷笑一声,又道,“鬼晓得你们几时回来。”

  “瞧你,客气不是,傲慢也不是,当真是挑剔的主子。”

  “少跟云针接触,那娘们儿都把你教坏了。”罗衣扯着嗓子骂道,香奴只笑笑这便急匆匆朝白华的房里去了。

  行至檐下时,香奴仰头瞧白华窗子与灯俱开着,这才提着裙摆上了二楼,轻扣两下不见人来,她便又小声唤道,“白华,先生烦我们跑一趟镇子。”话毕香奴便又在门口立了些许时候,终不见门内有回应,她料想那白华定是白日里受累,所以早睡下,也便不再打扰他,撑一把伞自己一人冒进了雨夜之中。

  且说那云针去了杜季家中,正堂卧室都走了一圈,除阴森森空宅,峭楞楞槐影,乱哄哄蚊蝇再无其余,果真如桔梗所言,成鬼宅一座。

  再去杜季媳妇卧房探究竟时,忽有一只白猫蹿了出来,倒吓得云针爆粗骂娘,急向后退出去两步。待定定心神,云针才仔细寻着开关,不料这电怕是断了,啪嗒几声后仍旧是黑漆漆死寂一片。

  四下环顾一番,勉强在窗台上辨认得出一副麻油灯,想是那杜季出殡时所用,云针自不忌讳这些,径直过去窗台那边取。

  云针定睛仔细寻摸着火柴,指尖摸索辨认出那火柴的正反,这便腾悬起左手正准备划燃。

  不料突如其来地一只黑手紧紧攥住她欲划下去的左手,惊得云针哼唧一声,生出许多汗来。

  正还手时方知是桔梗,这便嚷骂道,“桔......”

  桔梗忙将食指竖在云针唇前,急急止话,腹语道,“你不招惹它,它自不会害你!”

  云针侧头瞧一眼桔梗,只见她单眼锁光,直直盯着自己身后一处,这才寒噤道,“它在?”

  “一直在。”

  云针缓缓转身,朝杜季婆娘缩过的角落看去,正撞上那冒绿光的眼睛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

  “上不上?”云针与那桔梗窃窃私语道。

  “我护着你,你只管往后撤,我自有法子。”桔梗道。

  云针点点头,这便朝那卧房门口去了。桔梗小心的拔下金梭,将那云针朝门外猛推一下,挥手掷起金梭,速念两句口诀,便见桔梗周身青光飞旋,那金梭陡变金凤伏魔杖。桔梗执杖朝那墙角挥去,只见是碧春正盘腿坐在此处,嘴角带笑。

  桔梗一分神,伏魔杖便被一条黑尾打了出去,伴着咣当声响,金杖便又成了金梭。云针一个转身急翻过去夺了金梭,纵身跃起狠狠扎进碧春的肩上,只听一声凄厉猫叫,那碧春再不见了踪迹。

  “姑娘还是有两下子。”那桔梗接回金梭称赞道。

  “奶奶一向小瞧我。”云针白一眼桔梗,这便挤身过去出了卧房。

  桔梗尾随走着,突然面露凶狠之色,不过仍是平和语气道,“今儿是见识了,到底也是白府里出来的。”

  云针听这话突然停住脚步,思忖片刻也不再接话,只道,“奶奶累了便回去歇着吧,自是没有我云针办不妥的事情。”

  话罢,便纵身进了夜雨中。

  缥缈稀疏的雨,竟也把云针肩头蹭上的血渍冲刷得干干净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