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白华录

第四十三章 云针遇难

白华录 懒散小仙 10 2019-01-12 21:43:08

  云针不再前行,止步环视四周,因蒙着细雨,能见度很低,也便再看不出什么异样,但云针确定,四周定然是危机四伏无疑。

  她警惕地迈步旋转,小心打量暗夜深处,左手放置右手腕取红绳时,心头猛得一惊,发现竟不知何时将这保命的给弄丢了。于是再不敢贸然行动,只小心翼翼地原路返回,低眼着急寻去。

  这云针正走出去没几步,忽有一双手搭在云针右肩膀上。她想那身后是人是鬼,是妖是兽尚未可知,所以此时最忌突然回头,枉送了卿卿性命,便不管是谁,只速速抬起左手握住那冰凉干硬的手,来一招过肩摔,以求万无一失。

  果真,那家伙是一厉害角色,借着云针的巧劲翻身跃人头,反倒给了云针一脚,叫她急向后退出三步之地。

  待云针站定,去看这白衣绕身,散发披肩的女人,正是方才的碧春。可试着去探一探这家伙的真身时,又不见猫又的痕迹,一时发懵,这才白眼厉声呵道,“你是活的还是死的?”

  碧春抬眼盯着云针笑笑,并不做回答。

  “是死是活,老娘亲自定了。”云针料定眼前的碧春定是妖物无疑,便冷笑着跃过去,直锁那家伙的喉咙。

  碧春并不急着躲避,立在原地盯着云针朝自己袭来,及至云针抬手出招时,她嘲讽一句“真是蠢货呢”便腾空而入,绕到云针背后去了。

  云针恼羞成怒,抬手抱圆,画着阴阳的符号,运气召了零散几只草精过来,合起掌心,再抬手时已是生出一朵赤红牡丹花来。红光熠熠,披针带芒的跃动于手掌之中,云针白一眼那碧春,信手将牡丹花推出去,霎时间飞红成镞,正朝着碧春飞去。

  碧春并未慌张,只信手一捻,依次伸出手指便生出许多白丝出来,萦绕盘旋着,轻而易举就将那花箭挡了下去。

  “只会这些雕虫小技,可是不行的呦。”碧春嘲讽道,这便袖手一挥,数十根丝线飞向云针,紧紧勒住她的脖子,叫她喘息都难,更无还手之力。窒息叫云针瞬间没了法子,她抬手攥着颈前的线,好不叫碧春勒死自己。

  那碧春瞧着云针脸上痛苦的表情,大笑道,“真爽快。”话罢,便猛收丝线,将云针生生拽到自己身边,这又贴着她的脸笑道,“下辈子呢,做个哑巴,或许能多活几年。”

  云针白着她,凶光四溢。豆大的汗珠从鬓前冒出,碰撞、集聚,夹杂着愤怒猛然蹦破,挤成的汗水一直淌到嘴唇、颌下。

  碧春看到她这个样子,愈发笑得过瘾,又勒紧丝线笑道,“敌人嘛,就应该被杀死的,特别是,情敌。”

  云针不解,却也没有询问原由的力气,眼神涣散,神智迷离,渐渐消沉下去。

  碧春自不会放松警惕,又勒紧丝线,眼神里闪着杀人的兴奋,饶有兴味地看着云针苟延残喘、奄奄一息。

  云针从丝线与脖子间抽出左手来,抬至右臂伤口处,那碧春瞧见这垂死挣扎,更兴奋几分,笑中带着狠,死死收住丝线,讽刺道,“死得这么容易,真是要便宜你了呦。”话罢便呵呵笑起来。

  云针闭上眼睛,左手终于搭到了右臂伤口处,这嘶吼着用力扯开绷带,血霎时从大臂淌到胳膊肘上,溅到袖摆的牡丹花样上。

  刹那间,袖口的牡丹鲜活过来,生出百千条藤蔓枝丫,数以千计的牡丹竞相开放,将那碧春推出去好远。

  云针也顾不得多想,脱下齐腰褙子,以血作引,制出牡丹屏障,趁机脱身。

  云针暗自庆幸,好在白先生告诉过自己以血代替丹砂仙索的法子,否则现在自己早已魂归西天。

  一路疾行至东镇桥边时,这便发现自己丢失的丹砂仙索,连同桔梗的金梭一并丢在了路边。

  云针急捡起后并不敢多做停留,继续朝白府奔去。

  不料只行出去一射之地,这便又听着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想那家伙已然是破了自己的牡丹阵,云针虽有料到,只是不曾想到如此之快!

  被忽前忽后的魅影搞得头昏脑涨,云针只得住下脚步,喃喃“该死”二字。

  突然万根白丝齐发,若细小短粗的猫毛,又若冰针般袭来。

  云针手持金梭,抛出去丹砂仙索,急念咒语,忽见万红牡丹千丈藤,蝰蛇巨蟒般的立起。不过叫云针惊讶的是这牡丹竟花红似血,且遇丝成火,将那白丝烧了个精光。

  火苗顺延至那碧春身上,倏忽便成了一缕青烟。正如云针所料,果真是个幻术傀儡,只不知幕后操纵者又姓甚名谁,方才所讲那番话语又是些什么意思。

  正思忖呢,忽听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云针慌忙将那金梭藏进布袋,又系好那丹砂仙索,转身瞧见那天曦就站在自己身后。

  云针自然不想与她多费口舌,只白她一眼,与她擦肩朝白府回去。

  天曦侧迈一步,正拦住云针的去路。云针白她一眼,道,“滚开!”

  那天曦并不回话,只面露微笑,死死盯着云针端详着。

  本就身心俱疲的云针被天曦怪异举止激怒,猛将她向外推去。谁知这天曦也是力大的主,受着云针一计猛劲却岿然不动。

  云针惊讶,又白过去一眼,才又准备让出一尺之地。

  天曦微微笑着,一把将她拥入怀里,贴着云针耳朵道,“我来送你回家。”

  云针挣扎一番无济于事,这才突然意识到,“这又他娘是傀儡术!”

  天曦面带微笑的,抬手捻花,一把剔透锋利的匕首缓慢成形,一点点逼近云针后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