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白华录

第四十五章 白先生杀生

白华录 懒散小仙 1826 2019-01-23 21:31:02

  白先生用了两番净身咒才又站到白华床边去念驱魔咒,算是为其洗灵。这猫又的毒就是这般厉害,先入血液、再入肌理骨髓,而后连灵魂也侵蚀殆尽,然而这番个严重性,白华、云针以及石心这些孩子们是不曾知晓的,甚至是桔梗都未必有这个见闻。

  因为猫又这个东西轻易不有,有则天下大乱。一般猫又都是十岁以上的老猫妖化而成,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尾巴分成两股,妖力至盛则是的的确确的双尾猫又。猫又妖力强又极为凶残,单凭猛虎般的尖牙利齿,就能将其它妖兽撕成碎片并吃掉。

  当然坏就坏在这猫又更会对自己年迈的主人下毒手,杀死然后吃掉再变成其样貌,像杂耍木偶一样操纵尸体。

  若是白先生早将这些说与云针听了,兴许就不会闯出这番祸事来,只恨当时太大意,一心烦忧女真、天曦的事,现竟有入套中计之感。

  白华额前的疤痕闪出几丝淡盈盈的红光,但也只是这些许夹着金芒裂痕似的光在细小的结痂处游走一番,便再无动静。

  白先生见状再施一遍驱魔咒,因过于急躁,通身都袭了金色光芒,在白先生的咒语手势之下,光芒便蝌蚪精灵似的做着些缠绕与回旋的动作,俶尔又似一缕青烟,朝白华的眉心去了。

  只是白先生不曾知晓,这白华本不是白府中生根的人,自受不起白府世代积累下的天家福泽,所以白先生强行给白华渡魂续命,落得个竹篮打水的下场不说,又白白损了自己身体。而眼下那灵气腾绕的蜜蜡在白先生胸前躁动不安起来,迎着白华眉心涌出来的青蓝之光,珠子四分五裂,突然崩碎。

  就此白先生急忙收了咒,眼见白华灵气四溢,汹涌如潮,整个屋子都被这蓝盈盈的光浸染、渗透。白先生仓惶而退,夺门而出,急问那晏华为何还不来,言语慌张,慌张之中无不又是急躁与怨怼。桔梗见状不敢接话,站到外婆身后去了。而外婆则急迎上来,看着神色慌张的白先生安抚道,“着急除了伤自身、伤人心之外,没有一点好处,想那晏华师傅定是拿了法子才来。”

  白先生知是自己失礼了,这便收敛央求桔梗道,“劳烦娘娘帮忙迎一迎。”

  桔梗一怔,这便转身疾行而去。

  “眼下惹了这厉害的祸,才更要镇定,不只为救命,也为安人心。”外婆嗔怪道,又问,“耳鼠可派人去找了?”

  “早叫罗衣带人去了。”白先生回得不耐烦,一味朝院子里张望着。

  “再多派些!”外婆不敢多看一眼白先生,跛脚去花厅外,正扶着门框准备喊人时,忽见一看门小厮急匆匆冲进来,竟险些将外婆撞倒在地。

  白先生见那小厮手中提着的正是耳鼠无疑,自是顾不上问候母亲,也顾不上嗔怪小厮,大步上去夺过耳鼠,转身进白华卧房里去了。

  “白先生!您是杀不得生的。”那小厮喘着粗气,提醒白先生万万要谨慎些。眼下的白先生哪肯顾得上这些,抬手便吸出耳鼠内丹来,随后将那毛茸茸的尸体弃掷旁边。本在挣扎的耳鼠滚到西南墙角处便疆成一团毫无生气的麻绳。外婆见事已至此,也不再多费口舌,只眼神黯淡,生出些许失望、落寞的神色。

  小心地助白华化开内丹,祛除猫又的黑毒,白先生又咬破手指在手心画一计火印,信手点到白华额前去了。

  手抵白华前额,口念莲花咒语,白先生将毕生福祉全给白华渡了过去,直至白华胸口起伏平稳,灵气都回聚到他身上,白先生才收了手,顷刻间,发间忽然生出些许白发来。

  外婆问那小厮这耳鼠来历,小厮回,“是一仙人所赠,长着长眉毛,高鼻梁、虎牙血唇间有一对狭长、摄人心魄的眼睛。额前的一计朱红火印与那小爷的疤痕倒有几分相似,赠了这耳鼠便腾云驾雾而去。”

  外婆听后只笑笑,并不多问,捡起那仍有余温的耳鼠尸体,念了几句咒语递给那看门小厮道。“找个干净的地方埋了。”又叮嘱道,“去唤罗衣早些回来罢。”

  小厮双手接过,毕恭毕敬地退出了花厅。

  荒野若荒冢,石心直挺挺躺着,像被黑夜吞噬的弱小动物,渺小、微不足道;又像一块新翻出土的化石,被遗弃、淡忘,几万年后化为骨架,带着寂寞与落寞显露出来。

  胸腔猛地起伏一下,石心在两声干咳中苏醒过来,气息颤抖抽搐,眸子比黑夜更深邃,像是要将整个黑夜吮吸进去般,一点点有了神色。

  那耳鼠仍旧在不死心地撕咬石心的手指,也是多亏了这噬心的疼痛,才叫石心不至于暴尸荒野。

  石心左手撑地,忍者剧痛挺身坐起,又是吃痛地哼唧一声,呆坐在原地缓了好一阵子才敢稍稍去活动肩膀,龇牙站起,眩晕过后便朝白府方向去了。

  抬手瞧一瞧手中的战利品,石心骄傲如凯旋而归的英雄。

  雨歇时血染战衣,风驻时剑收金鞘,残风漏雨,正是归去时节,浑身是胆,正是夜色将军。

  连喘息都会作痛的后背,并未叫石心生出对死亡的恐惧,他想着,方才已是死过,劫后便能长生。弯若牛角的树杈如同生长在石心背上一样,正截住他那激动沸腾的血液涌出躯体,害他的,现如今反倒又救他一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