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白华录

第五十章 活埋碧春

白华录 懒散小仙 52 2019-02-04 22:28:08

  外婆不再掺和猫又的事情,由小厮搀扶着回卧房歇息去了。白华进了白先生房内,东向坐在花厅里,白先生移身坐过去白华左边,又招呼香奴坐着说话,香奴叫小厮去换些新的茶水,这便坐到白华对面去。

  白先生看过去香奴一眼,见她垂到脸颊处的头发聚缕成股,刘海上又生出些潮湿气,想是今夜里受了些雨淋的罪,便急止住那小厮嘱咐道,“茶水倒不用多添。本不是该醒的时辰,多吃恐无益处,你且去寻些姜水来给香奴,若是得见罗衣,就让她快些去把云针找回来。”

  那小厮答应着下去了,待到有阖门声起,白先生这才小声问白华道,“你方才讲碧春没死,可是有什么缘故?”

  只见那白华冷着一张脸,慢条斯理地回答道,“死的是桔梗奶奶。”

  白先生与香奴听完这话,先是一惊,两人面面相觑一时竟说不上话来,片刻,香奴这才笑起来道,“你又说胡话,方才来求事的正是桔梗奶奶。”

  “是猫又。”白华盯着香奴,叫她心头发毛,一时语塞,再不敢多说什么。

  白先生盯着两人,不由笑出声来,对白华笑道,“你也别怨她,这话任谁听去都觉得荒唐。你不知你桔梗奶奶手上那根金梭,自是带着庇佑。想当年那魔神猰(ya)貐(yu)就是死在这金梭下的,更别提是妖兽猫又了。”白先生看着白华面露慈爱,这便抚着他的肩膀笑道,“想来,你是记错了,这也无妨。香奴去盘问这许久,想必是有些线索。你且听一听她怎么说。”

  “桔梗奶奶是猫又的主人。”白华不去看白先生,只管继续盯着香奴说自己的。香奴瞥一眼面无表情地白华,再不敢与他对坐下去,急起身站到白先生身后去了。

  白先生眉头紧锁,半信半疑,握住那香奴的手,只觉湿湿的,方觉香奴这孩子竟紧张出了这许多汗,这便握住她的手请至右手边来,双手握着,好叫她安心一些。

  香奴稍显羞涩的笑一笑,不再多言,只盯着案上的那只鎏金的翼鹿银盘若有所思,浮云的花纹渐渐鲜活起来一样,荡漾些烟雾之气,香奴眼前顿生迷离之感,一晃神只听着白先生发问,“她养猫又做些什么?”

  “莫不是为了,续命?”未等白华回答,香奴游离神思中抢先猜测道。白先生扭头看她一眼,香奴便知是自己失言了,这才慌忙止住。白华稍稍点头,示意香奴讲得没错。

  白先生瞧了,急叹一句“糊涂!”,抬手便朝那圆桌上愤恨捶去,生出轰咚响声来,鎏金的翼鹿银盘竟也震得微微颤动些。香奴不觉“哎呀”惊叫一声,又着急去检查白先生的手有没有受伤。

  白先生信手止住,示意自己无碍。沉思了半晌,才又问道,“那杜季家为何又遭此厄运?”

  “雀子爷爷得了黄疸。”

  “嗯,没错这我已有耳闻。”白先生点头应着,与那香奴对视,抛过去一个坚定的眼神。俶尔又盯过去白华那边,脸色更凝重些许,想,“雀子之事,自己并未与旁人多提一字,白华竟达根知底,脱口而出,如此一来更不像是浑说。”这便更加信了他的话,只凝神听白华继续分析下去。

  白华并不揣摩端详两人忽明忽暗的神色,只依旧面无表情地陈述道,“杜叔误将猫又看成讙,谋了它的性命。”

  听这话,白先生脸色煞白,眉头皱得更紧些,迟疑半晌才又道,“如此老太太出殡那日埋下的祸根。”想及此处,白先生心生自责,想这事杜季毕竟是问过自己的,若当初略上心些,自不会闹出这么多人命祸事出来。

  白华见母亲难受,也猜出了个大概,这才又多言几句,“向来都是命抵命,杜叔也的确杀死了猫又。且母亲也讲过抢与借都是要还的,借来的还时都要多三分利息,更别提抢去的被抢还。”

  “话是这么说,可是……”

  “可是,这些全都是谋划。”白华盯着白先生抢话道。

  “谋划?”

  “女真姨姥姥这次携家带口,是有备而来。至于目的何为,我无从查问推测,而她与猫又往来交易,我自能看得一清二楚。”白先生看一眼白华额前的疤痕,苦笑道,“她有那个本事?还能与猫又谈条件讲筹码?”

  “交换不需要本事,母亲这也忘了。各取所需,如此而已。”

  “那依你所言,他们各求什么?”

  “求名、求利、求自由。”

  白先生长吸一口气,也算是明白了个大概,只恨自己肉眼凡胎,再做不出些许决断。看一眼香奴,再叹口气道,“也好,你既看得清辨得出,也任得了先生的位子。等明日将那碧春救回来,了却这桩猫又祸患,继任先生也就名正言顺。”

  “今夜下了雨水,恐那碧春熬不到天亮。”

  “这是为何?”

  “雨水冲着污泥,恐是把预留的气孔都堵起来了。”白华依旧讲得慢条斯理,倒叫香奴紧张起来,提着裙摆一副要冲出去的模样。

  “你是说,碧春是被活埋了?”白先生急忙站起来,言语慌张的追问着。白华依旧坐着,仰头回道,“在墓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