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铁血天使女王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大漠寻觅

铁血天使女王 秋茉莉 2559 2019-04-16 13:45:11

  夏雪心中也感到一阵酸痛,皱着眉头问潘江:“你是否知道独孤俊去了哪里?”潘江摇头道:“在下的确不知道。独孤俊只交待医生和我不能对外透露他中毒的事情,因为知道他中毒的只有我和医生。其余什么也没有给我说了。至于他突然不辞而别,提前没有任何征兆的,连我也不知道。”

  潘江听说独孤俊不辞而别失踪了,也焦急万分。

  夏雪看了看晕倒过去的欧阳倩,看了看万分焦急的潘江,想到独孤俊为了救援自己和欧阳倩奋不顾身,身中奇毒,生死不明,心如刀割一般,她咬着银牙,斩钉截铁地下令:“马上派人四处查探,看独孤俊去了哪里?就是天涯海角,也一定要把他找到;就是千难万难,也一定要把他的毒治好!”

  雷厉风行,说干就干,是夏雪一贯的风格。她当天就安排好国内政务,第二天带领欧阳兄妹、潘江、赵氏三兄弟、精选的黑衣卫等一百人马打扮成商旅模样,五人一组,分头出去查探独孤俊的消息。

  她经过思量,决定自己带领一组人首先去北方大漠寻找明教光明左使龙啸,因为独孤俊中的那种奇毒只有明教教主、光明左使、光明右使、明教四大护法等高级成员才知道配方、解药,这些明教高级成员中夏雪只认识光明左使龙啸,和龙啸那次舒州城切磋比武后,两人不打不相识,英雄惜英雄,双方还是互相有些好感的,通过接触,夏雪觉得龙啸这个人还不错,直觉告诉她,龙啸应该会给她解药的,至于明教其余的高级成员那根本不用考虑,不杀她都是好的,更不可能给她解药了。

  听说龙啸在那次舒州城比武后就归隐到北方大漠去了,不再理会明教事务,所以,夏雪决定在还没有探听到独孤俊影踪的时候,自己这一组先去漠北寻找龙啸,获取解药。一百人,五人一组,共分成二十组,夏雪和欧阳倩以及其余三名黑衣卫为一组,专门去北方大漠寻找龙啸,其余十九组分头负责打探独孤俊的影踪。一个月后,在塞外雁门关集合,互相通报获悉的消息。

  ……

  苍凉的大漠浩瀚如同冰海,抬眼望去,无边无际,只有那一望无际的黄沙不时的伴着黄风卷过,吹的人抬不起头,睁不开眼。太阳被狂沙遮住,只是透过几缕晕黄的阳光,可是却异常的毒辣,天和地仿佛是浑然一体,浑厚的一片,看不到远处是什么,只是黄灿灿的一片,没有方向,没有水源,而在这个地方,也是很容易丧失斗志的。

  看着浩瀚、苍凉、雄浑的大漠,夏雪不由想起唐代大诗人王维两句著名的诗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缓缓的沙丘,带着风吹的痕迹。爬上去很艰难,流动的沙会让你走一步退一步。

  驼铃阵阵,黄沙漫漫

  荒芜的沙漠里,人如同一粒沙尘,微卑,渺小。

  夏雪探听到明教光明左使“剑圣”龙啸归隐在腾格里沙漠的一处名叫月亮湖的绿洲,不过,广袤的大漠寻找一个小小的绿洲何其艰难啊。

  腾格里沙漠虽然白天酷热难耐,不过夏雪还是发现了一些它的奇美之处,没说龙啸会选择在这里归隐。

  当明亮的光线照在大漠之上时,将一片金黄染出各种颜色:一片碧绿莹然,一片赤如鸡血,一片白得像洒了一层白霜,腾格里就像神笔马良一样,精通于非人想像所能及的色彩搭配与绘画,让沙漠充满了斑斓、光焰与诗意。

  夕阳西下时,整个沙漠被晚霞笼罩着,颜色也变得温柔起来,那橙红的光也融入朦胧的雾气中,不时闪过的沙漠绿洲也似在霞光中浮动着,飘浮不定。

  湛蓝天空下,大漠浩瀚苍凉与湖泊交织在一起,如同一幅连绵千里的柔美画卷,夕阳余晖、壮丽银河,景观非凡。

  远观大漠,感知到的只是它的冷酷与死寂,而真正深入腹地,感受到的则是宁静表面下无尽的狂欢。

  这里暗藏着一个不易被外界发现的丰富的小世界,偶尔探出脑袋、匆匆经过的蜥蜴等小成员,就足以让夏雪一行欢呼雀跃,这也给看起来死气沉沉、冷酷无情的沙漠增添了无限的生机与活力。

  这里有美丽的胡杨林,在风沙肆虐、烈日似火、寒风如割的茫茫沙漠中,胡杨却能挺直脊梁,张开枝桠,豪气冲天,不为环境忧伤,不为生态惆怅,精辟地诠释着生命的价值和力量……这是一种博大的精神,沿着岁月沧桑的痕迹无止境地扩展,在一望无垠的大地,伫立豪放的影子;一种高傲的情绪顺着时光的视线攀援上升,在湛蓝饱满的天空,写下壮丽的狂欢。

  夏雪一行人凝视着胡杨林,感受到了生命的顽强和神奇。

  在白天,无边无际的沙漠像黄色的大海,太阳照在上面,万点光亮闪耀,在烈日的烘烤下,沙漠上升腾着一股股热浪,叫人连呼吸都觉得困难。无情的烈日如火焰般毫无遮挡地喷吐到大地上,广寂的沙漠被烘烤得像个蒸笼,热气逼人。

  在晚上,沙漠却非常凉爽,如果是盛夏,晚上的腾格里沙漠简直就是避暑圣地。夏雪明白,这是由于当沙漠中没有太阳辐射时,晴朗的天气大气对地面的保温作用弱,沙漠地面的热量大量散失,温度很快降低,气温也降低,所以沙漠夜晚非常清凉。

  一阵狂风卷过,掀起大片的尘土。在白天,腾格里沙漠还是非常可怖的。不但酷热难当,而且腾格里沙漠如同一座巨大的镜宫,无论向哪个方向看去,都是使人迷幻的景象,每踏出一步,都仿佛是向着某个巨大的黑洞前行,干燥的仿佛大地就要裂开,没有一点生的希望。

  腾格里沙漠浩瀚如海,地形复杂,气候恶劣,幻象重生,深入沙漠的人大多九死一生。所以,不论给多少钱,也没有向导愿意深入沙漠引路,只给她们画了张粗糙简单的地图。

  根据向导画的地图,在深入沙漠后,遇到一个黑色的小山丘后,在东西相反方向很远的地方有两个小绿洲,向导也不知道月亮湖绿洲在哪里,夏雪没有办法,只好把五人小组再分成两组,自己和欧阳倩为一组,往东边探寻;其余三名黑衣卫为一组,由有些沙漠生存经验的李康当队长,往西边探寻。

  浩瀚苍茫的大漠无边无际,放眼望去,到处都是金黄的一片,寸草不生。太阳毒辣的挂在上空,阳光刺眼,好似一轮巨大的火球,空气似乎也凝固了,偶尔有风吹过,也是炙热烤人的,扬起遍地的黄沙,呼呼的吹着,打在人脸上,生生的疼。

  翻过一个沙丘,还有一个沙丘,路途遥远,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金黄一片的沙丘上,夏雪和欧阳倩骑着骆驼,带着风帽,迎着风沙在缓缓的走着,两人都有些有气无力,就连坐下的骆驼,似乎也承受不住这样的酷热,失去了沙漠之舟的倔强。

  欧阳倩由于一直伤心焦虑,身体日渐憔悴,多日的沙漠苦行,今天终于撑不住了,眼前一黑,从骆驼上掉了下来,多亏下边都是松软的沙子,只是昏了过去,没有受伤。

  夏雪急忙跳下骆驼抱起欧阳倩,给她喝了些淡水,许久,欧阳倩才悠悠缓过神来。夏雪建议休息一下,但欧阳倩心急如焚,执意继续前行,没有办法,夏雪把欧阳倩扶到骆驼上,两人又继续向着沙漠东边缓慢行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