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一路是微澜

第24章 生病

一路是微澜 竺叶青 2138 2018-11-09 12:00:00

  “我答应过他妈,这一生都不会离开他的,除非他不要我了。”

  宗一鸣就是鱼与熊掌都要得到的人,若宋白岚没有多疑安雨容脖子上的那条项链,只怕两人连点头之交都没有。

  既然窗户纸捅开了就得理智面对,宋白岚就不明白她到底是吃秤砣了还是被宗一鸣掐住短处了,宁愿自己伤心难过气病也铁了心的要跟他一起过。

  她口干得发苦转头就看见一脸愁容无奈的唐尼,他垂下头掰着手指,很是挫败。宋白岚又是一声叹气。

  “这哪是过日子啊,简直在找罪受。我真是一刻也受不了他了。”

  宋白岚再次对上安雨容,生气道:“你到底怎么了,宗一鸣给你吃迷幻药了吗?就算没有我,他外面还有其他人呢。”

  “你不会明白的,”安雨容眼一阖万般苦楚,“他的身体里流着我的血,他不能离开我,而我的家人又受他父母关照太多,我也离不开他。”

  这算什么,还有没有更离谱的?

  当下几人都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安雨容更是难过,多余解释也不说连眼都不愿睁开了。

  “这不是婚姻,这是交易。他的家人和你的父母简直、简直……”

  “别说了。”陆远阻止宋白岚,他看见安雨容脸色越来越不好。

  “我是爱他,才和他结的婚,这和交易无关。”安雨容犹在争斗一样,却难让人信服。

  “现在你还爱他吗?”唐尼抬起头来问她。

  安雨容避开那道目光望向窗外,麻木回道:“爱。”

  还以为自己够倒霉的了,老公是假的不说,现在连房子住得都提心吊胆。可再看安雨容,她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别这么悲观,凡事都没绝对的。”沉重气氛让陆远打破,他的话像副良药让痛苦的两人都看向了他。

  唐尼立即目露喜色到安雨容跟前,“其实让你老公不要你也不是没有办法的。”

  安雨容一愣,想听他的后话,可旁边的手机却响了。她一看立即作出噤声的动作,“是宗源。”

  “我、我没什么事……你、你就快来了……”安雨容一接电话宗一鸣的声音就急切传来,其余几人一听他就快来了都纷纷站了起来。

  安雨容挂上电话立马催促他们,“他听小区人说我进了医院就赶过来了,你们赶快走吧,免得待会碰上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这么快?”唐尼还有许多话要对她说,只好无奈作罢,“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别再气病自己了。”

  “等房子拿回来,我一定要给这混蛋好看。”宋白岚匆匆拿起挎包,走到门口还不忘来上一句。

  安雨容看他们出去心情似乎好了一些,她朋友寥寥无几,这几人却是由偏见和误解走到一起的。就连宋白岚也是起先对自己很不客气,在知道事情真相后却能和自己聊天、喝酒、开解,这比宗源一句虚情假意的问候暖心多了。

  十分钟后,宗一鸣赶来。

  “你明知道自己心脏不好就好好待家里,天这么冷没事跑外面干什么?”他推门进来,口里的话毫不留情地蹦了出来。

  安雨容立马垂眸,很委曲,“就想透透气而已。”

  “家里两个大阳台还不够透气的?还有你最近怎么不教琴了?弹琴对你这病有益的,你得多弹。”

  宗一鸣的话又多又聒噪,安雨容不耐撇过头。

  宗一鸣见她样子又上前一步,脚下一咯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惊了一跳。

  “什么人送你过来的?”他警觉望向安雨容。

  “小区里的人。”安雨容低头小声说。

  宗一鸣搬来张凳子坐下,借着拍裤腿灰的姿势将脚边的挎包小饰品捡起,不动声色放进自己口袋里。

  这个小饰品是买包时送的,一枚鲜红的小殷桃,长长的蒂子上还连着两片绿色的叶片。

  口袋里的小殷桃从叶片上掉了下来,如果宋白岚的包上只剩两片叶子的话……他没有继续想下去。

  “我手机没电了,赶过来也没给公司说一下。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一下。”

  “好。”

  宗一鸣拿了手机到病房外,心里有种很紧很揪的感觉。翻了安雨容的电话薄他没看见“宋白岚”三字,又不死心,在按键上按。

  当前几个数字按出,下面带出陌生的名字跟熟悉的号码时,宗一鸣仿佛成了一尊雕像,一尊用寒冰雕刻而成的透明雕像。

  宋白岚有个问题,那就是唐尼能说服安雨容吗?

  “就算唐尼再什么喜欢她,也得安老师自己愿意,等她想明白了就行了。”

  公司停车场,陆远停下车很平静告诉宋白岚,其实感情这种事往往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就拿他自己跟方明悦来讲,明明早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可他还在尽力支撑,弄得方明悦把他当成个免费劳力在用。

  “呵呵。”能劝别人却劝不进自己心里去,他觉得可笑。

  “笑什么?你不会是取笑我没安雨容用情深吧?”宋白岚生气地一拍他,“遇到这种人渣用情太深就是害了自己,我可不想像安雨容被气成心脏病。”

  陆远没有解释,这两人本就是性格完全不同的人,怎么去比较,但有一点宋白岚和安雨容她们都很真实。

  “快上去吧,免得让人看见说闲话。”

  宋白岚望停车坪四下一看,确有几个人在看这边,“随他们看,说几句话碍眼了吗?”

  陆远扯嘴笑了笑,她放下那可怕的自尊后确实是个爽朗女人,只是为难她在那个男人面前扮演不想演的角色。

  午后一缕阳光从法国梧桐发黄变枯的枝缝里射来,照亮了从前那双艳丽的眼,傲然仍在却多了几许道不明的疲惫与苍凉,好像迫切得让她一下子看明白生活的真正面目。

  “就算心情不好不痛快,也要少喝酒,不然心脏病没得成倒先变成个女酒鬼了。”陆远少有的打趣她,果然引得宋白岚又笑又气,又拍了他几下。

  只要听到大木头的话,她心里的阴霾总能散开。她心情转好,甩起挎包到肩上踩着地上阳光斑驳的影子,感觉全身都很轻快。

  再难再大的事在她眼里似乎都不叫事了。

  只是她高兴得忘形,没发现自己包上的小殷桃掉了。

  阳光与风雨总是接踵而至,平静背后总是暗藏凶险。宋白岚将要迎接一场震撼至极的风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