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 悬疑灵异

    类型
  • 2018-10-17上架
  • 122240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赶尸少女(1)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2407 2018-10-17 12:41:25

  “莫念生,莫忆往,浮生陌路,魂归故里。”

  清冷的曲调在无人夜里像是可以回荡几个来回。夜已至深,半个残月透过百年老树嶙峋枝丫悄然撒下清冷光芒,月光之下,一支特殊的队伍正在以缓慢的速度前行。

  仔细观察会发现那支队伍前行的速度未免过于缓慢,在缓慢之余同时还保留着一种特殊的节奏,不疾不徐,整齐的向前方挪动。

  偶尔风起这支队伍似乎也无人察觉,任风掀动衣角和面上绘制神秘图腾的长长符咒。

  若是了解相思湾历史的人,也必定可以推测出一二,以此绕道而行。

  午夜时分,百鬼夜行,阴气横生,正是赶尸人作业的大好时间。

  似乎是觉得有些冷,为首的女子突然停下,瞪着溜圆的眸子巡视一圈,殷红的小嘴撅起,随即嘟囔几句,终是决定在树下歇歇脚。

  那女子身着缀着零星补丁的老旧的长袍,长袍的固有色已经看不见,一头如瀑长发被红的鲜艳的丝带高高束于头顶,乍一眼看上去并不像是现代人该有的打扮,浑身上下都在洋溢着一种陈旧的压抑感。

  女子也并不着急坐下,挥舞着手中似红似墨的破旧旗帜,旗帜之下的几个黄铜铃铛随着动作发出几声清脆的叮铃声,随着铃铛的叮铃声身后的队伍也随之有了动作。

  “喵,一一我们什么时候能走到相思湾?”

  “叫我何忆。”

  女子并没有看身后是谁在发出询问,甚至就连面部的表情也没有半点变化。

  她的衣着打扮,甚至动作神情都透露出一种陈旧感,仿佛与这个时代脱节多时,而她的声音却是如清泉般清脆动人,宛若少女。

  “好的,一一。”

  而那个声音的主人却像是没有听到似的仍在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何忆凉凉的翻过去一个白眼不再搭理它,而那个家伙却是自然的忽略了何忆的白眼自顾自的抱怨。

  “走进陆家村就越来越荒凉了,瞧瞧这一路上,就遇到的孤魂野鬼都够千年大叔收个痛快了,这样走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说这话的是一只猫。

  这只猫一直随在队伍最后,看起来毫无存在感,可若在月光下仔细打量,却是会发现它雪白的皮毛之上类似于绯红色花朵的杂毛,那些花朵在某些时刻还会有妖异的光芒。

  由于毛皮的特殊性,何忆在收留它的时候便顺势给它取名为彼岸花。

  而如今的世界,各种类别共生,人类,天女,预言家,魔鬼,妖怪,僵尸。

  由此可见,一个会说话的彼岸花也并不稀奇。

  “不着急,先休息一个时辰再赶路,清晨也就到了相思湾。”

  这样说着少女的手依然没有停止动作,画着符咒对着身后的“人”一个个的贴过。

  原本手臂伸的笔直的‘人’也顺势收回手臂,静默站立于一排,安静的模样似乎连呼吸都是停止的。

  而事实上他们确实没有呼吸,这样的一支队伍由五个僵尸加上何忆以及彼岸花组成。

  何忆则是负责一切的赶尸少女。

  “千年大叔脾气真古怪,明明是第一次上路,就要让我们走这么远。”彼岸花小声抱怨着,顺便围绕几个僵尸转来转去。虽是在重生殡仪馆已经看多了没有生命的躯体,而如今这样被操控的如同木偶一般的还是第一次遇见,甚是觉得新鲜。

  “你别忘了你可是一直赖在那只僵尸身上,哪里走过半步?”何忆忍不住打趣道。

  “喵~这你就不知道了,我还要你用我的爪子把他抓的牢牢的,不然他一蹦一跳的我早就飞出去了,这样也很累的。”

  彼岸花的声音听起来一本正经的,然而何忆还是从中感受到了几分狡黠。

  “说了不用你陪我一起来,你偏不听,现在又在这里抱怨。”何忆面无表情的吐槽道,而声音里还是依稀可以听到几分关心。“花婆婆给了我无数法宝,也不过赶尸罢了,并不会出身岔子。”

  “我可不是担心你,我也想留在殡仪馆和粟娅小姐姐谈天说地的,可是谁知道那个什么鬼道长居然留下来不走了!”

  彼岸花愤愤不平的抱怨,在想想殡仪馆内耀眼的粟娅以及冰块脸罔千年,气的脸看起来更是圆了几分。

  “你要注意一点,你说的鬼道长可是我们老板。”何忆假装好心提醒。

  “好好好,遇到这样苛刻的老板还能说什么呢?只有怀疑喵生了。”

  “下次遇到罔师兄的时候也要这样说,我倒要看看没有他的帮助你要怎么化成人形。”

  听到何忆这样的话彼岸花立刻变得乖巧。

  化为人形可以说是很戳他的痛处,彼岸花确实不是寻常的猫咪,他是一只九命猫妖,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最后只余下了如今的最后一命,而如何再次化为人形却是他们尝试了无数次都以失望告终的事实。

  罔千年是重生殡仪馆的幕后老板,何忆的直接负责人,再换个说法,罔千年又是花婆婆最得意的弟子,相思湾最出色的道长,何忆的师兄。

  罔千年生性冰冷,不苟言笑,是相思湾一带最为出色的道长,以除妖为己任,除了除妖貌似并没有什么感兴趣的事情。

  猫妖彼岸花很是害怕他,却又不得不依赖于罔千年的帮助。

  彼岸花是个格外傲娇的猫咪,可如今化为人形已是难事,秉承着何忆的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态度,彼岸花深信,猫在屋檐下,谁能不低头。

  “那个,我去看看鬼道长特意关照的小僵尸怎么样了。”

  这样说着,彼岸花便飞快的从何忆怀中挣脱跳到为首的僵尸头上,再拱起身子一个个的跳到最后。

  “什么鬼道长,罔师兄他是人。”

  对罔千年的崇拜让何忆有些愤愤不平,而这样的反驳彼岸花却是没有听到。

  此时彼岸花已经完全被站立于最后的小僵尸所吸引。

  月亮悬挂于天空正中央,事实上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它都是在头顶上方悬挂的刚刚好的模样。而如今没有了树梢的遮挡,月光显得更加的凉薄,像一层层的海水悄无声息的蔓延过来。

  那个小僵尸就在月光的笼罩之中,苍白的脸接近透明。

  不对。

  彼岸花下意识的便有了这样的想法,可是究竟是哪里出了什么岔子它却是说不出个一二。

  何忆还在前方寻找着最为适合小憩片刻的土地,彼岸花并不想因为一点小事就惊慌失措的寻找何忆,后果它可以想象得到,必定是被何忆不留情面的嘲笑几分。

  毕竟我可是九命猫妖啊,曾经也是一代妖王,怕什么小僵尸。

  有了这个念头,彼岸花便大着胆子的向前略微凑近。

  那个僵尸是异于其他僵尸的存在,看起来也不过是十几岁的模样,同样的是尸体,他却没有让人作呕的味道,脸部状态像是正常人,甚至他的眼睛还保留着睁开的状态,从他幽深的瞳孔里甚至可以看到彼岸花凑近的硕大猫脸。

  而这些并不是一个正常的僵尸该有的样子。

  “一一,这个僵尸有些特殊。”

  这样说着,彼岸花更是凑在他的肩头使劲嗅嗅,伸出一只猫爪就想要揭下覆盖在他面上符咒瞧个仔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