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第一章 ——赶尸少女(2)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2984 2018-10-18 22:17:58

  “不要动!”

  眼看着彼岸花就要撕下小僵尸面上的符咒,何忆赶忙高喝一声。

  所幸彼岸花的猫爪并不够快,在何忆的一声怒吼之后也只是有些颤抖的因为惯性撕下去了整张符咒的三分之一。

  彼岸花有些紧张的缩缩脖子。

  符咒的意义它自然也懂,然而此时它想不到方才是为何鬼迷心窍的竟然想要撕下符咒。

  莫非是这个僵尸有问题?

  这样想着彼岸花的身体更是随之一个颤抖。

  何忆并没有发现彼岸花的反常,认真的检查完小僵尸的身体,顺便把小僵尸上下摸了一遍,又不放心的把彼岸花撕下的符咒归位,这才长长的喘了一口气。

  若是平常彼岸花定是要调侃何忆对小僵尸的上下其手实在猥琐至极,而现在状况因它而出,彼岸花终是难得沉默了。

  “刚离开殡仪馆的时候罔师兄已经再三交代,僵尸身上的东西动不得,万一有什么特殊情况......”

  一向冷静的何忆也突然变得紧张。

  尽管何忆也在花婆婆那里学得了一身本事,但成为赶尸人毕竟是第一次,没有模拟,没有半点经验,只有罔千年的几句嘱托便这样上路了。

  何忆不过是刚刚成年的年纪,虽然因为花婆婆的关系自小就和妖魔鬼怪有来往。

  可僵尸......她实在不懂。

  “一切还是小心为妙。”

  彼岸花顿时意兴索然,只得窝在小僵尸身侧瞪着一双猫眼把他打量一个来回。

  “奇怪,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彼岸花下意识的自言自语却也瞧不出什么究竟。

  何忆却是眯起眼睛,她明白彼岸花的自言自语并不是一时兴起,尽管彼岸花的妖力只余一成,可彼岸花毕竟是千年猫妖,判断是不会失误的。

  更何况,就在现在,她也依稀的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悄然靠近了。

  何忆觉得有些冷,这种冷不同于天寒的冷,要更干,更尖锐,像是一把利刃就这样直接的向皮肤逼来,一点点的渗透到毛孔的深处。

  周围并没有风,可她还是感觉到了似乎有强烈的风割过了她的肌肤,甚至,彼岸花柔顺的毛也开始变得凌乱。

  “不好!”

  “是夜兽!”。

  夜兽是在相思湾一代活跃的妖怪,一如其名只在夜里出现,以吞噬死人的怨气生长,移动范围小,也并不是群居妖怪,而这样出现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来不及多想何忆一个翻身跃到树梢之上以小憩时的老树为中心布下了简单的结界。

  “快发折火令给殡仪馆,恐怕我们需要罔师兄帮忙。”

  此时虽是没有正面看到夜兽,可是那种冰冷的刺痛感已经清晰的让何忆做出了判断。

  彼岸花作为何忆最好的伙伴,当然是格外配合,跳跃到老树下,躬身钻进何忆随身携带的包裹,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一一,折火令不见了。”

  折火令不见了,这真是个糟糕的事实。

  何忆的大脑停机片刻,转瞬又开始飞速运转。

  她曾经跟着花婆婆捉妖无数,乱葬岗的妖怪也大多是她的朋友,甚至彼岸花都是她亲手救下的,然而面对夜兽这样的大型妖怪和成为赶尸人一样都不过是第一次。

  慌乱、不安、紧张、迷茫。

  各种情绪在何忆的心中奔走流窜,险些失控。

  何忆知道,此时作为一支队伍的负责人,她必然要沉心静气,尽最大的努力去做到独挡一面。她下意识的吞吞口水,腿上用力让自己重心向下,站得更稳。

  对于夜兽这种类型的妖怪也并不是完全办法,可偏偏的术业有专攻,何忆素来与妖怪亲近,擅长收魂,对于夜兽却是并没有太多的法子。

  真正对夜兽颇为了解的是重生殡仪馆的化妆师粟娅。

  而此时的何忆万分的懊恼为何自己只会缠着粟娅学习化妆的技术而忽略了粟娅的其他本事。

  何忆咬唇,努力让自己凝神聚气寻找着夜兽的行踪,可是夜兽的方位还是一时无法分辨。

  怎么办?

  没办法,拼了。

  何忆咬咬牙,她知道她的大脑已经下意识的为她做了决定。

  何忆不怕死,更不怕枉死,说起来她已经不知道在鬼门关里徘徊了几遭,她觉得自己格外幸运了。

  而彼岸花不一样,九命猫妖的最后一命,彼岸花很紧张。

  “没有折火令现在怎么办才好?”

  不同于努力在克制情绪的何忆,彼岸花的声音都带着几分紧张。

  “要是我还有妖力就万事大吉了。”

  何忆当然知道彼岸花什么意思,她本想顺势安抚彼岸花,可猛然间一阵无形的风便把何忆掀翻在地。

  钻心的疼痛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她清楚那种从高处摔落的疼痛感,那树也并不高,并不至于会有这样的疼痛感,能带来这样感觉的必定是其他东西。

  重生殡仪馆对夜兽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至少在何忆已知的范畴之内夜兽并不有这样的伤害。

  粟娅曾经告诉她,夜兽从前不过是最为普通的大型妖怪,独居,夜晚出没,吞噬怨气为生,极少伤人,甚至在千百年前是属于性格温良的妖怪。而如今的异变定是被某种邪恶力量所驱使。

  何忆咬牙,试探着双手撑地把自己撑起来,却觉得无形之间有一种力量使自己不断的下沉。

  若不是双手还能感觉到泥土固有的松软,她定是会怀疑自己是否已经被那股力量压迫到地下。

  她感觉到身体开始变得温热,莫名的开始有一种被释放的快感,有什么东西正在血管里拼命的逃窜,那些逃出来的东西变成了温热的液体,先是以滴滴的洒下,随即变成一股股的,渐渐的给破旧的衣服洇湿了一片小小的痕迹。

  “一一!”

  彼岸花大吼。

  天色略昏暗再加上何忆衣服的老旧颜色,他自然没有看到了何忆衣摆上洇出的一片血迹。

  可是彼岸花生来是妖怪,妖怪对于鲜血的味道有着天生的敏感。

  “别管我,快把僵尸聚集到树下,我来布结界。”

  何忆心中暗道不好,既然夜兽以吞噬死人的怨气为食,那么这些枉死之人莫不有更多的怨气,这样一来,这支队伍定会是夜兽眼中最为美味的珍馐。

  对于第一份差事她格外的重视,从她离开花婆婆来到相思湾,再到被罔千年带到重生殡仪馆打打酱油,再到昨天被罔千年委托赶尸的任务其实也并没有多久。

  “何忆,没有比你更合适的赶尸人了。”

  罔千年当时这样说着,就连一边浓妆艳抹看起来格外不正经的粟娅也一脸慎重的点点头,何忆便更觉得身上担子的沉重。

  重生殡仪馆实实在在的是在做死人的生意,名义上和相思湾任何一家殡仪馆看起来并无差别,而私下里却是在做着古老的仪式——赶尸。

  甚至老员工粟娅还偷偷透露,赶尸才是重生殡仪馆真正的核心。

  而这个时代,阴阳逆反,生死线混乱,但凡是未正常死亡的亡人,通通需要通过赶尸人把躯体带给地府的接应使者,方可获得轮回。

  在相思湾这一代地府的接应者则是道长罔千年,这也是罔千年会以幕后老板的身份建立重生殡仪馆的一大原因。

  何忆的工作便是通过罔千年所给的地图标记,把相思湾方圆五百里范围内的亡人带回重生殡仪馆。

  此时此刻何忆的心里很乱,她不知道罔千年是否在殡仪馆等着她初次工作的好消息,也不明白夜兽的来袭这支队伍会有怎样的后果。

  她不敢想象。

  她很担心自己将把这些搞砸,这样下去她将无颜面对家里的花婆婆,甚至,她觉得会让罔千年失望。

  何忆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一瞬间的所有的不安都从心底的某个缝隙里溜了出来。

  “一一!”

  彼岸花已经依稀的察觉到何忆的反常。

  如今夜兽来袭,再看何忆的表情明显的不受控制,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所牵连。

  彼岸花大胆的猜测,这个时候的何忆兴许已经不再是何忆了。

  或者换句话说,灵魂层面的何忆已经被其他东西所左右。

  究竟是什么呢?

  彼岸花有些焦急,奈何现在有的只是猫的形态,对于很多事都无能为力。

  随行的队伍因为没有何忆的指挥安静的垂手站立,像是没有生命的木偶。

  而事实上他们本就是没有生命的。

  一边要担心着何忆,另一边又要顾忌着僵尸队伍,彼岸花万般庆幸自己死皮赖脸的黏着何忆来到这里。

  “这个笨蛋,一定要好好报答我!”

  彼岸花嘴里咬着何忆指挥僵尸的旗帜,以格外琐碎的步子把僵尸向树下的何忆聚集。

  夜更深了,月亮悄悄的藏在云后,清冷的月光显得更加的凉薄。

  月光之下何忆还在努力的使自己清醒。

  而何忆和彼岸花都没有看到隐藏在清冷月色之中的一双眼睛。

  那个已经在最后渐渐脱离队伍的小僵尸特殊的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