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第二章——复活的僵尸(1)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3718 2018-10-22 15:16:51

  这家伙什么来头?

  何忆皱眉,撇着高自己半头但是浑身透漏着傻气的家伙暗自思索。

  这样一个黏着自己只会撒娇喊自己娘亲的家伙是刚才自己的救命恩人?

  何忆有些难以相信。

  可自方才这个家伙的出现,那所谓的夜兽,诡异的声音都已经消失殆尽。

  若不是彼岸花还躺在原地虚弱耳朵呼吸着暗示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怕会让人觉得刚才的死里逃生只是一场相当刺激的错觉。

  等等!

  “僵尸队伍!”

  何忆高喊一声,而身边这个家伙也不知是被何忆突然提高的音量吓到或是什么状况突然颤抖了一下身子。

  “娘亲,怕。”

  何忆扯扯嘴角,可那家伙却是瞪着湿润的圆溜溜的眸子看着何忆,表情看起来无辜极了。尽管何忆还是一个少女但还是该死的觉得有些心软,下意识的便像安慰彼岸花那般的揉揉他的脑袋。

  可是......这家伙却是比何忆高一些,身高上的差距让何忆的抚摸很不舒服,可他却是眯眼傻笑片刻,看起来是格外欢喜。

  “笨蛋一一。”

  倒在地上的彼岸花虚弱的喊着。“别只顾得上感叹,你倒是看看我啊。”

  何忆窘迫,这才想起彼岸花还可怜兮兮的在地上挣扎着,也顾不得一直扯着自己衣袖的怪人,跌跌撞撞的过去从地上捞起猫咪。

  “我说,花花你还好吧。”

  何忆小心翼翼的问道,手指轻柔的抚摸彼岸花沾染鲜血的毛,兴许是太过于疲惫,彼岸花眼睛都懒得睁开,在微弱的缝隙里打量何忆一个来回。

  “笨蛋,你没事就好了,要是出了什么事臭道长没准就不让我们赶尸了。”

  何忆嘿嘿的傻笑着,却是没有看到身后那人委屈的表情和彼岸花突然睁开的眼睛。

  “一一,这个人是谁?”

  彼岸花的声音突然变得严肃倒是让何忆大吃一惊,“这个人?”

  何忆的目光又再一次回到那个怪人身上,上下打量一个来回确定除了痴傻确实没有什么格外吸引人的地方,这才肯定的说“刚才救我的救命恩人。”

  “可是...”

  彼岸花犹豫,何忆自然是被一种救命恩人的感觉所笼罩,可他不一样,他会下意识的去判断这个莫名出现的家伙的目的。然而还未等彼岸花说完,远远的便传来一声千娇百媚苏到骨头的娇喝“呦,原来小不点在这呢,让我好找。”

  未见其人先听其声,粟娅的风格一贯如此。

  而原本还想要喋喋不休说道下去的彼岸花在听到粟娅的声音瞬间的恢复元气。

  “我们在这里!”

  看着幸福的迅速挣脱自己怀抱的彼岸花何忆无奈的摇摇头,却不经意的看到身侧那人,他的目光变得格外的怪异,说是灵活的,却又幽深的像不可见低的潭水,而这潭水又不是那般死寂,隐隐的又有微微的光。

  何忆忍不住看到有些发痴,竟然不自觉的和他对视许久。直到听到粟娅靠近的脚步声以及彼岸花的各种邀功示好这才后知后觉的移开视线。

  不自觉的便双颊染上绯红,也不知是因为他而羞涩还是为自己的片刻痴傻难为情。

  “这是?”

  粟娅先是把何忆打量个遍,这才留意到身边这个奇怪的人。

  何忆的资历尚浅兴许看不出什么特殊,可粟娅毕竟捉妖世家出身,又时常会在夜晚时分化身玫瑰姑娘在人妖共存的午夜花收集夜兽的情报,对异类的分辨更是有极其清晰的嗅觉。

  “这家伙绝不是人!”

  粟娅的黛眉紧促,画着精致烟熏妆的眼睛瞬间睁大,原本柔情似水般的妩媚的立刻消失殆尽转为气场全开。

  何忆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粟娅,她曾经听罔千年介绍时只觉得该女子出身不凡,她的衣着打扮上有一种上世纪的古典美,像是收藏家珍爱的名贵油画。

  精致到无可挑剔的妆容,优雅的绣花旗袍,蓬松的墨色卷发,还有停不下来的瓜子和香烟,这样拼凑出来的粟娅是殡仪馆老师傅周望口中的“花瓶”

  何忆也曾一度这样看她,罔千年却告诉她,粟娅来到重生殡仪馆却是应了罔千年的邀请。

  实则是重生殡仪馆很需要她。

  在给何忆讲述殡仪馆历史的时候罔千年这样说道,连带的何忆对粟娅好奇之余又充满了尊敬。

  而今天便可以看到粟娅所谓的特殊吗?

  何忆这样偷偷的想,她抱紧试图乱窜的彼岸花安静的站在被夜兽摧毁了一半的大树,那树只剩了一个光秃秃的枝干,看起来格外的凄凉。

  何忆突然觉得站在粟娅对面的那家伙有些莫名的可怜。他眨眨眼,看起来好像不明白正在发生的事情,安静乖巧队伍样子让何忆想到在殡仪馆接纳的早早夭折变成婴灵的小孩。

  对呀,或许这个家伙并不是人!只是一在不断生长的婴灵!何忆一拍脑门,感慨这自己迟来的发现。而粟娅的动作却是比何忆的大脑运转的更快,转眼又变成了平时的风情万种的模样,只是神情却变得慎重了许多。

  “小不点,从刚才到现在你有检查过自己的队伍吗?”

  “这个......”何忆心虚的低下头,她确实没有,在夜兽的幻境挣脱之后被莫名的袭击,再然后便是与这个家伙的奇怪接触,反倒是更为重要的赶尸队伍被抛在脑后。

  何忆懊恼的低头,好像第一次赶尸就被自己搞砸了呢。

  “对不起,我......”

  何忆并不擅长解释,在她的认知之中正确便是正确,错误既是错误,解释便是对自己能力不足的辩解。

  “好了,不碍事。”粟娅挥挥手。

  “更何况有了事情有什么是那个冰块脸不能解决的。”冰块脸说的是罔千年,何忆缩缩脖子,却是没敢搭话。眼睛瞧着在树干下倒成一片的僵尸。

  “一、二、三、四...”

  何忆的声音有些颤抖,那个罔千年特意叮嘱多加照看的小僵尸竟然消失不见了!

  “娅姐姐......”

  何忆的声音带着些许哭腔“僵尸不见了,莫不是被夜兽吞噬了?这......”

  何忆有些慌张,竟一时的忘记了思考。她一直有小罔千年的称呼,无论是性子上的寡言还是行事上的严谨她都格外的接近那个她敬仰的师兄。

  可是,只一次的赶尸却是让她越发的反常。

  “别急,僵尸不就在这里吗?”

  粟娅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根烟,袅袅的烟气之中她的眼神更加的魅惑迷离。

  “这里?”

  何忆觉得自己的智商在夜兽来袭之后一度的掉线,这样的状态根本就不像是平时的自己!忍不住的,她懊恼的拍拍脑袋,用力过大让她忍不住一个“哎呦”出声。

  粟娅吐出一口香烟,半眯着眼看着烟雾散开再回头细细的打量何忆“夜兽那种东西看起来有形体,其实最开始的时候它们是没有实体的,所以它们常常会有各种模样,极其容易在人脆弱的时候趁机而入。现在看来,已经有夜兽进入过你的身体,看起来也不是寻常的夜兽。”

  “那一一会有危险吗?”

  彼岸花仰着猫脸问道。

  “不打紧,回去我点香给你熏一熏。想我琢磨这夜兽也有些时日了。”

  何忆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而一边的那个奇怪的家伙却是不甘心被冷落,抬手拉拉粟娅旗袍外搭的流苏披肩一脸无辜道“娘亲,我也要。”

  何忆大跌眼镜,庆幸之余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

  而彼岸花竟是格外配合的从何忆怀中跃出去,对着他的肩膀踩来踩去。

  何忆并不搭理彼岸花的举动,同样的那人也没有,反倒是粟娅饶有兴致的勾起他的脸瞧个仔细。

  “模样倒是不错,可惜是个僵尸。”

  “僵尸?!”

  何忆和彼岸花倒是格外有默契的喊了出来,彼岸花身子勾着身子把猫脸凑到面前认真的观察每一个细节。

  小僵尸似乎是有些害怕,脸鼓起来,圆润的像个包子,何忆很想上前戳戳他的包子脸,但他却像没看见似的转头抱紧粟娅的胳膊便紧紧的贴了过去。

  “娘亲,怕。”

  他的声线还是方才对何忆撒娇的软软糯糯声线,可对象却是粟娅。

  真是个花心的小僵尸,何忆暗自心想。

  饶是粟娅知道由来也忍不住嘴角抽搐,抓过他的胳膊撇开便往何忆那里丢。

  何忆下意识的便把迎面而来的大型玩偶抱个满怀,因为身高上的差距还趔趄了几步,而彼岸花,在小僵尸被丢出去的一刻便飞快跳到粟娅怀里。

  “瞧瞧你们这一身狼狈的。”粟娅有些洁癖,忍不住皱皱眉,差点没忍住把彼岸花丢出去。又不知从哪里拿出手帕为彼岸花擦着毛上的血渍,而彼岸花则一脸享受的仰起头向何忆炫耀。

  何忆并不搭理他,她现在有很多的疑问还不明白。

  “这个家伙就是小僵尸吗?”

  “可是,我和彼岸花明明是见过小僵尸的,身高,面貌,体型全都不是这样,这......”

  何忆忍不住再一次打量过去,不巧对上了小僵尸委屈的湿润眼神,慌乱的匆忙转头看向别处。

  “这个我可以证明哦,当时我们俩看到的小僵尸的时候他分明不是这个样子的,并且...”彼岸花停顿片刻“那个僵尸的眼睛有些奇怪,其他的僵尸都是双目紧闭,独独他睁着双眼,甚至我去看他的时候差点被他诱惑撕掉符咒。”

  提到这个彼岸花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从前在乱葬岗的时候也听花婆婆提起过返魂的故事。逝者可以重生,无论鬼魅僵尸,留存魂魄者,不过轮回便可重生。只是不知道小僵尸也是否如此。”

  粟娅耸耸肩,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烟已燃尽,天空远处渐渐开始有了些许光亮,小僵尸似乎是有些疲惫,竟然抱着何忆的胳膊睡着了。

  何忆看着小僵尸乖巧的睡颜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僵尸也好,妖怪也好,人也好,此刻的他这样的乖巧,让我觉得不是坏人,更何况,他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他,现在的我可能也是一缕亡魂了。娅姐姐我们带他回去好不好。”何忆终是忍不住抬手戳戳小僵尸的脸,他的脸像正常的人类一样的柔软,且还带着几分温暖,何忆有些欢喜,又兴冲冲的下手戳个几次,小僵尸似是感觉到了这样不算温柔的触感,不舒服的撇嘴哼唧一声,何忆这才收手。

  “不管出于哪种想法我们现在都要带他回去,自然是不会丢下他。先回殡仪馆,刚给冰块脸传了折火令,告诉他我们一同回去,刚好我也好奇他要特别关照一个小僵尸的原因。”

  粟娅说罢便是一个转身,一手抱着彼岸花,另一手从何忆怀里拉过睡着的小僵尸扛在肩上,自然的无视何忆惊讶的表情,云淡风轻道“带好你的队伍,这家伙我就先帮你保管了,我们殡仪馆见。”

  说罢粟娅便消失了,何忆自然是知道爱美的粟娅厌恶阳光的习惯,凡是出门必定带隐身咒,由此也并不觉得稀奇,反倒是凌乱倒地的僵尸,还有不知丢在哪里的旗子.....

  何忆微微叹气,终是匆匆整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