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第二章——复活的僵尸(2)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2754 2018-10-24 12:25:58

  待何忆回到殡仪馆时已是隔日清晨,这才踏入殡仪馆的大门便听见连绵不断的哭声,尽管来到殡仪馆已经有了一段时日,可何忆还是不习惯。

  关于生死离别的故事殡仪馆每天都在上演,何忆总是告诉自己旁人的悲痛与自己无关,可每每听到哭声心里便会不自觉的染上伤感。

  “回来了?”

  门口负责接待的老师傅看看到何忆热情的问候道。

  “回来了,周伯伯,师兄他们呢?”何忆小心翼翼的问道,周望指指珍珠帷幔之后虚掩的雕花木门“诺,老地方。”

  门是民国时期刚有了重生殡仪馆便有的门,重生殡仪馆翻新数次,这门还在老地方伫立着。桃木雕花,浮雕,摸上去会有清晰的质感。

  罔千年说,殡仪馆的门因为见多了各种魂魄,亦是有灵魂的。

  而此刻,何忆妄图透过镂空的部分打探情况,却是视线变得模糊,镂空的花纹又变得和旁处的浮雕如出一辙。

  何忆悻悻的摸摸鼻子,终是推门走了进去。

  室内瑞兽香炉燃的凝神香,是粟娅最爱的味道,何忆吸吸鼻子,想来有粟娅在一边帮衬着,兴许也不会有太多的麻烦。

  粟娅已经休息多时,小僵尸已经睡醒了,正乖乖坐在地上歪着脑袋看着粟娅嗑瓜子。

  何忆正犹豫着该要如何开口,粟娅却是余光瞥到了她。

  “呦,小不点回来啦,我还以为你要晚半个时辰呢。”这声呦拉的长长的,带着粟娅自有的媚感,格外的吸引人。

  于是小僵尸不再看瓜子,乖乖的转头看向了何忆,一直沉默把玩茶杯的罔千年也终是抬头看向了她。

  罔千年修炼多时,一点点的脚步声响自然可以察觉到,更何况空气中已经有了她的味道,只是...他竟不知该要如何开口了。

  “那个,我回来了。”

  何忆走进,接过小僵尸示好递过来的瓜子握在手里,想着该要怎样说清这一次糟糕的赶尸。

  “回来就好,大家都惦记着你呢。”

  倒是殡仪馆的老师傅周望安慰的拍拍何忆的肩膀把她推在粟娅隔壁的沙发上。

  经过一夜的精神压力,一直都是和冷冰冰的大地做着亲密接触,突然感受到熟悉的温软,何忆竟然忍不住委屈的有些想哭。

  不,不能这样。

  何忆咬咬牙,但是总会忍不住的把这个像家一样温柔的地方与昨天夜里狼狈的被夜兽欺负所对比。十几岁的女孩,已然经历过各种的曲折,可在感受到温暖之后,再一次的受到挫折,感受的便是翻倍的委屈。

  “彼岸花还好吗?”

  想到彼岸花的伤势何忆担心的问。

  “无大碍,睡着罢了。”

  回答的却是罔千年。

  何忆觉得奇怪,今天的罔师兄并没有看她。分明是和她说话,目光却停留在旁处,看起来格外怪异。

  “先别顾着那只猫,倒是你有无大碍?”

  粟娅磕完桌上小碟子里的瓜子,顺手从一个绣金色丝线的红色绒布袋里再掏出去一把塞到小僵尸的手里。“自己玩去吧。”

  小僵尸呆愣的抬头看看粟娅也不知是不是没有听懂,又求助的转头看向一边有些熟悉的何忆,何忆蹲下与他平视,安抚的摸摸小僵尸的脑袋,并给他示范要怎么做才能吃到瓜子。

  “你乖哦,一会我们陪你玩。”

  而小僵尸也不知是不是理解了何忆的意思,一颗瓜子吃的眉开眼笑。

  看到他能自己玩的开心何忆也便坐回了小沙发,表情也从方才的邻家姐姐般的温柔转为了一脸慎重。

  “师兄,我....”

  “我已经知道了。”罔千年打断她,“方才彼岸花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添油加醋的说了一些大概,粟娅也补充了一二,不必担心。”

  “我...”何忆低头,罔千年是看着何忆成长的,两个人一同在花婆婆那学习,不同于罔千年的天资卓越,何忆略显的笨拙,罔千年总是会像一个严师一样给予她帮助。

  何忆尊敬他,崇拜他。却也格外担心他的批评。

  “折火令丢失的事情想来不会是偶然,这个粟娅会去调查不必太担心。”

  粟娅抬手撩过垂下的一缕头发放在指尖把玩眸光在两人之间转了一个来回。“这个倒不是什么难题,只是....真的不考虑买个手机嘛老大?别的不说,至少我们的小不点也需要手机啊,十多岁快二十的孩子,没有个手机传出去可是要笑掉大牙哦。”

  何忆缩缩脖子努力让自己减少存在感,罔千年回头看向何忆,终是退开走过来靠在身前的粟娅坐在旁处。

  “好,那也一并交给你了。”

  “那个,他怎么办?”

  眼看着两个人越见歪楼,何忆开口打断他们。

  “我还在好奇为什么好端端的他会从小僵尸变成这个模样,并且...僵尸的时候我也有特意观察过,分明不是这个模样,如今竟像换了个人似的,实在奇怪。”

  “确实如此。”粟娅紧紧的盯着罔千年留意着他的表情“我反倒是并不好奇复活的僵尸,容貌的变化在过去也有这种说法,只是奇怪为什么你要何忆特意关照他,这个僵尸确实可疑,只是说不出究竟是哪里。”

  “花婆婆给我传过折火令。”

  何忆有些意外,想不到罔千年竟然会解释。

  “在让你去赶尸之前,花婆婆就传来折火令,我是根据那个才有了之后的一系列安排,只是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疏忽。”

  罔千年的声音里有几分自责“何忆,那个僵尸实在奇怪,我们不能留。”

  何忆闻言有些难以置信的抬起头“为何?”

  “就如你们所说的他却是很奇怪。他死的很是蹊跷,我特意调查过他的资料,竟然查不到有关他的讯息。要知道,无论是正常死亡还是非正常死亡的亡魂都是可以在绘魂卷上看到相关资料的,可是没有他。”罔千年推推鼻梁上的眼镜“他是被花婆婆特意关照过的,花婆婆定是知晓什么。”

  “那我们为何不去找花婆婆问个仔细?”粟娅忍不住插嘴,罔千年撇过她一眼,自怀里拿出一张破碎的符咒“昨天夜里去乱葬岗的时候,花婆婆住的房子已经消失了,毫无踪迹的那种。特意去向周围的人打探,而他们却说自住在那里便没有见过那个老房子。”罔千年的表情变得格外的严肃,皱在一起的眉头以及紧绷的神色汇合起来,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花婆婆呢?”

  何忆有些紧张,自她被花婆婆收养后便终于不再承受颠沛流离之苦,花婆婆便是何忆唯一的亲人。

  “不要担心。”罔千年看着猛然站起情绪激动的何忆安慰道。“符咒便是在花婆婆旧居的位置发现的,里面有用秘术封存的一封信,大致意思便是花婆婆要去修行数月,要我们不必惦记,只是符咒经过处理,打开一次便会化成灰烬,但确实是出自花婆婆的手笔。”

  为了不让何忆过于担心,罔千年难得的说了很多话,还未等何忆有所反应,粟娅却是有了疑问“花婆婆会不会有被什么威胁的危险?这样连人带房的消失,实在让人担心。过去可有这样的情况?”

  “其实罔师兄说的我可以理解。”我不知是罔千年难得过多的解释让何忆放心还是对花婆婆能力上的肯定,何忆突然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多的担心了。

  “过去的时候花婆婆每年也都会离开修行一段时间,可能那个时候有我留在那里,所以她是自己只身离开的。这一次我有了殡仪馆做容身之地,她可能放心不下殡仪馆的旧居,一同带走了吧。”

  “乾坤之术?”

  粟娅感叹着,忍不住摸出一根烟点上,又在罔千年的目光里悻悻熄灭。“你们的花婆婆还真神通广大。”

  “比起你们当家的也就厉害一点。”

  “......”

  何忆有些不明白,粟娅却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着何忆有些懵的表情抬手揉乱了她的头发。“还有很多事情还是我们小不点不知道的,看来我们要讲给她的还有很多呢。”

  “交给你就好。”罔千年这样说着,端起茶杯轻押一口随即也不再看她们一眼推开门走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