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第三章——僵尸余生(3)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2156 2018-10-29 22:42:19

  “喂,笨蛋一一,你就这样放弃了你的狗窝?”

  “嗯?花花?”

  何忆寻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寻找彼岸花的身影,最终却是在衣柜的最上端发现了它,彼岸花慵懒的打个哈欠,毛茸茸的爪子顺手揉揉自己硕大的猫脸,似是感觉到何忆的视线,彼岸花抬手像个招财猫似的挥舞几下,算是给何忆打了招呼。

  兴许是画面过于喜感何忆忍不住笑出声来,嘴上仍不忘了再嘲讽几句。“你这个不知好赖的猫妖,娅姐姐说你养伤休息呢,不乖乖的好生修养着怎么突然就爬到上面去了?”何忆张开怀抱暗示彼岸花跃到自己的怀里。然而彼岸花根本就没有瞧他,自然的跳到床上,凑到瘫在床上的余生的面前与他大眼瞪小眼。“你敢相信吗?殡仪馆竟然要老鼠!想我堂堂一个九命猫妖,竟然会被那种丑陋的生物欺负!”

  彼岸花说的格外悲愤,恨不得让何忆切实体会到自己的心情,当然,何忆是不能的。饶是何忆心理素质极佳,可一只猫害怕老鼠这样的事还是让她忍不住笑,更何况还是那个总是说大话的臭皮家伙。

  彼岸花心道不好,但凡是被何忆抓住的把柄,并定是会被念叨好久,其实当做是笑谈也无所谓。

  只是....彼岸花格外在乎粟娅的会怎么看他。害怕老鼠的猫咪...听起来也确实奇怪。

  “猫咪,可爱。”

  作为刚成为人不久的小僵尸,余生的反射弧足够的长,眼看着彼岸花和何忆即将展开一场激烈的口舌战,余生这才意识到方才一直讲话的家伙是这个大猫。

  看到送到自己眼前的可爱小家伙,余生兴奋的一把把彼岸花拉在怀里,下巴倚在彼岸花的脑袋上蹭来蹭去,舒服的甚至哼唧几声。可彼岸花却没有那么舒服。她的尾巴顺势便翘了起来,不舒服的挣扎几下,却是想不到余生的束缚更紧了。

  “一一,快,喵呜,救猫了!!!”

  何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已经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笑得这么开心。虽是有几分调戏的意思,但何忆也没有彻底袖手旁观的意思。余生还不了解所谓的生活,尽管这样的行为是在表达对彼岸花的喜爱,可彼岸花的身体还有着夜兽的伤...

  “好啦别闹了,我给你好吃的。”

  何忆从藤木编制的零食篮子里拿出一根彼岸花的棒棒糖试图为他转移注意力,事实上这个方法果然有效。彼岸花猫脸大小的棒棒糖刚拿出来余生的眼睛便紧紧盯上了。

  何忆得意的挑挑眉,还好他对这些东西都有着充足的好奇心,甚至,何忆还觉得那家伙可能还存在着吃货属性。

  余生算是很开心了,彼岸花却是有些不满意吗,跳下床围着何忆转了一圈又一圈。“我说现在唱的又是哪一出?臭道长同意这家伙留在这里了?”

  “当然,就像曾经的你一样。”

  “.......臭道长一向都是凶巴巴的,这个时候居然还会让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留下,喂,留下就好,不许吃我的零食。”彼岸花着急的团团转,却是不知道该要怎样做,只能懊恼不堪:“臭僵尸,我要变成人,一定要揍你。”

  “揍谁呢?”何忆提着彼岸花的脖子把它丢到门口“看来你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那就去给娅姐姐帮忙好了。我已经闻到了海鲜粥的味道,也不知道娅姐姐做给谁的,不去看看?”

  彼岸花还想着和余生再战几个来回,但是海鲜粥的诱惑以及更具吸引力的粟娅让它容不得迟疑,抬起短短的猫腿给余生来了一脚便飞快的留下楼,猫是走了,声音还远远的传了过来“一一,我绝对不要和僵尸一起睡!”

  何忆笑笑不予回答,可彼岸花的话却是提醒了她,怎样安顿好余生还是个需要从长计议的难题。

  让他自己睡?可是他并不会照顾自己,并不能让人放心。或者把他丢给彼岸花?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可....就刚才的场景来看,结果已经可想而知,一猫一僵尸也不知为何总是相处的不够融洽。

  罔师兄?这固然是个好人选,可是罔千年太过于无趣,亦是无法照顾到他,更何况要时常捉妖,他的行踪不定,时常外宿,若是住在一起,性质上和他自己睡并无太多区别。

  粟娅的话,懂得多人又热情...可是粟娅又在晚上会去午夜花酒吧充当驻唱歌手,粟娅爱自由,更是不行。

  自己的话....何忆莫名的有些紧张。

  虽然粟娅已经明里暗里的告诉何忆让他住在何忆房间的隔间里,距离何忆也不过一扇门的距离,很近,又不算是特别近,是粟娅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决定。

  决定已然如此,一时的她也想不到更好的方法。倒是余生....他会喜欢吗?

  “余生,这里来。”何忆拉过认真啃棒棒糖的余生思索着该要怎样说才能用最简单的语言让他听的明白。“这里就是我和你的房间了,不过呢,我睡在这里,你是在小阁楼里。”

  小阁楼便在何忆简易的梳妆台一侧,不去刻意找寻必然发现不了这个特殊的地方。那扇门隐蔽的极好,门是与整个殡仪馆墙面相混合的木色,深沉木讷,看起来并不像是少女的房间。木门之上悬挂了一张仕女图,画上的女子着红杉嬉笑扑蝶,倒是给房间带来了些许活意。

  余生难得的盯着那幅画看得出神,他觉得那幅画有些熟悉,却又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言语形容,只好歪着脑袋模拟着画上女子的动作。何忆只当他是觉得稀奇,心中更是多了几分欢喜“这幅画是娅姐姐送给我的成人礼礼物,据说已经有了很长年岁,细节我也不知晓,不过现在知道了娅姐姐的身份,想来是娅姐姐离开苏家时所带的法宝吧。”

  何忆说着抬手便把画卷了上去,画幅之下露出的便是一个小小的按钮,墨绿色的,在室内发着莹莹的光,像是猫的眼睛。

  按钮若是没有些许的光亮必定是不起眼的存在,极小,又极平整,甚至在画幅挂上去的时候并不会看到什么异常。

  余生还沉浸在观察仕女图的性质之中,见何忆收了画不给看,不满的瞪着她。何忆倒是不在意,她有更多宝贝的东西想要和他分享,那些都是她珍藏许久的甚至彼岸花想要瞧瞧都会被拖走的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