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保护我方小僵尸

第四章——重生殡仪馆(3)

保护我方小僵尸 花霏何溯 2066 2018-11-01 22:20:41

  罔千年一个白眼过去,尽管有些嫌弃的意味在其中,粟娅还是乐于自己打新发现“不错嘛,冰块脸都学会新的表情了,看来我还真适合做个师父,小不点的蛋炒饭想到能勾引到你,我的几句话还能让你换个表情。”粟娅挤挤眼,一脸得意。

  反倒是何忆,因为勾引这样的词汇,紧张的一个手抖,满满的一大勺蛋烧饭被塞的深深,勺子即将到达咽喉处,这样尖锐的感觉混合着蛋炒饭的饭粒一起堆积在喉管处,刺激的余生顿时变得暴躁,他大力的推开握着勺子的何忆,蹭的一下便从凳子上跳起,抱着脖子扭动的样子像一只变异的僵尸。

  “不好!”

  粟娅和罔千年异口同声道,眼看着何忆就要跌落在地,愤怒的余生已经有些暴躁的形态,罔千年顾不上太多,飞起一脚踹到了余生身上,在何忆即将跌落在地时把她抱了一个满怀。

  何忆有些紧张,事情发展的太过于迅速,也不过仅仅几秒钟,还未缕清自己的头绪便已经从餐桌的小凳子上转移到了师兄的的怀里。

  好像是因为余生?何忆思索着,再一抬头碰巧对上了罔千年深沉的好似黑曜石的眸子,顿时一阵紧张,慌乱的低下头。她总觉得师兄有些古怪,特别是那双眼睛,相较于之前是有了很多的温度,可那双眼睛里却好像隐隐有了她看不懂的东西。

  “师兄....”

  何忆的声音小小的软软的还带着几分胆怯,看着这样的何忆,罔千年觉得自己好像依稀可以看到小时候的她。那时候第一次遇到何忆,小小的脏兮兮的一团,那时候的罔千年有几分嫌弃她,甚至也觉得她会是个流浪的小妖怪。这是这个小妖怪却是没有妖气,后来在花婆婆的介绍下他才这道原来她是一个独自在乱葬岗流浪的人类小孩。

  小时候的何忆是个毫无营养的豆芽,又矮又下,再加上长期在乱葬岗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让她看起来更是比同龄人小了几岁。

  那个时候的何忆扎着一条脏兮兮的麻花辫,除了格外的脏乱看起来没有一点引人注意的地方。她格外的认生,彼此相处了好几天还都是怯生生的模样,偶尔练功的时候遇到瓶颈期也只是自己偷偷站在角落反思,她对自己的要求很高,她很努力,可是效果却是打折的。

  直到何忆琢磨了一周的心经还是没能参悟,恰好花婆婆又去修炼,无助的何忆犹豫许久终是找到了他。

  “师兄。”

  当时的小丫头仰着脸软软的小声说着,依然是低眉顺眼的模样,乖巧的像是新出生的小羊仔。

  随着何忆不断长大,渐渐的她会开始依赖他,偶尔的也会撒着娇让师兄指点自己。

  可是....

  在学有所成离开了乱葬岗之后,他就很少见到小家伙软软糯糯的喊自己师兄了。

  好在....她终于来到了重生殡仪馆来到了他的身边。

  “余生你还好吧?”粟娅的声音有几分漫不经心的温柔,何忆的大脑像是被什么突然唤醒,下意识的便用力挣脱了罔千年的怀抱,突然的用力让罔千年有些不适应,再转头时那个方才在自己怀抱里柔软已经离开了。他的手还保留着张开的姿势,里面的温度还留存着,只是那个人已经以更温柔的语调劝慰着另外一个人。

  罔千年自嘲的笑笑,终是落寞的收了手。

  “余生你怎么样?”

  何忆小心的伸出手划过余生的唇角,那里还有一粒米饭没有掉。

  余生看起来格外的不在状态,收手被粟娅抓紧扣在身后,他的力气格外的大,扭动的时候粟娅也差点重心不稳跌落在地上。眼看着即将失控,罔千年轻叹一声,拉过粟娅,单手把余生的双手控制住,一个扫堂腿便把余生放倒在地。

  “师兄,余生这是?”

  何忆眉头锁紧,有些担心粟娅之前所打的预防针已经开始见效。

  “这是僵尸化。”罔千年一个用力便把余生抗在肩上,“去休息室,我给他体内种个引魂咒,可能是你的鲜血和他的并没有融合。”

  “这样会有什么风险吗?”何忆攥紧拳头,担心全都被写在脸上。

  “问题不大。”粟娅安慰的拍拍何忆的肩膀,她的心情她是可以理解的,更何况余生现在情况实在有些不要好,那个原本便苍白的脸已经更是白到发灰,原本那一双暗藏星辰的眼睛,也随着颜色的改变染上一层青色,看起来像是末日丧尸片特效加持的僵尸。

  “余生和我们不同,他的本体是僵尸,即使在沾染你的鲜血之后变成了人,可终究根本的属性还是没有变化的。”粟娅揉揉何忆的头发小声安慰道,“兴许是方才受了刺激引起了他的身体本能,所以他现在便开始在僵尸与人之间过度徘徊。你不要担心,冰块脸现在在已经尽力给他调整平衡了。”

  “会没事吗?”何忆悄悄攥紧粟娅披肩一角,整个人软软的靠在她的身上,有些无助的模样让粟娅也生出一些心疼。

  “不碍事,其实事实上你在带他回来的时候就应该做出这样的心理准备,这个世界虽然是人妖共存,可是人与其他种类的转换却是极其少见的。他的本体便是僵尸,甚至,我们并不知道究竟是何原因才会出现这样的他,更甚至,这样的事情在以后还是会层出不穷的出现,小不大,你要做好准备。”

  休息室的油灯点的有些少,略显黑暗的环境里每个人只见那都像是隔了很多距离,何忆的心脏跳动的极其迅速,那样清晰的声响在拥有特殊能力的罔千年耳朵里听的格外清晰。

  “咚咚咚。”

  而这样一声声的声音从前他并不是没有听过,他去过很多地方,捉过很多妖怪,遇到因为恐惧而心脏跳动加速的人,也遇到过去愤怒的,过去悲伤的。因为天生的听力极佳,他早已习惯了这些声音。哪怕这些声音在工作时可以称之为困扰他也可以以极好的素养继续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只是这一次....他突然觉得格外的烦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