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第四章——重生殡仪馆(4)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2695 2018-11-02 23:13:54

  休息室的床格外的低,是从前在设计重生殡仪馆时罔千年体提出的要求,因为殡仪馆的特殊情况,为了随时可以方便行动,殡仪馆的床都是格外的低。而现在终于体会到了这种便利。

  余生觉得很痛,身体像是被无数的针深深的扎了进去,那些针渐渐的会有弧度,变得格外有韧性,开始在身体里旋转,渐渐的,又开始像鱼儿一样的游来游去,每一根血管,每一个部分都变得更加通透,像是有什么东西马上就可以钻出来。

  他的表情开始变得格外狰狞,苍白的皮肤之上可以看到纤细的血管,那些血管在滚动着,旁观者以肉眼还是可见血液中其他东西在流动的痕迹。

  何忆的手攥得很紧,短短的指甲在手上映了一排小月牙她并不会觉得疼,看着在床上打滚的余生,一瞬间的她也觉得自己感同身受一般的,像是也有什么东西也在自己的身体里游走逃窜。

  粟娅隐隐觉得身边的何忆不对劲,从开始她的披肩开始下滑她便有了这样的预感,只是专注于罔千年治疗余生的过程而忽视了这些。而现在,她能明显的感觉到身边人不加重的呼吸,像是在用力的隐忍着什么。

  粟娅试探着探手拉过何忆,却是在轻触之后看到了倒下的何忆。

  “小不点你怎么样!”

  粟娅一把捞起何忆大力的摇晃,而何忆只是虚弱的眨眨眼,张开口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而相思湾遥远的另一边却是笼罩在一片黑暗当中。

  带着檀木香味的烟雾一层层的散开,给画室又拢上了一层神秘面纱。画室里并没有窗,自然也没有风,暖黄色的烛火却是不安分的跳动摇曳,夜色已晚,异香暗生。

  “既然来了又何必躲躲藏藏?”

  那女子并没有抬头,抬手蘸着颜料给画架上的未完成的画幅添上浓重一笔。

  那是一幅全开的相思湾的鸟瞰图,依稀的可见城市的轮廓,瞧着画上的光景,似乎是日出,可太阳却亦于平常,看不出什么形状,悬于市中心上方,凌乱的深红色混合着饱和度极低的枯叶黄,有一种可从画布上跃出来的颓废感。

  “尹小姐。”

  来人声音低哑,从声音里可以感觉到是个中年男子。只是,听着声音却是寻不到他人在何处,尹错颜微微皱眉,停了画笔。

  “死了多久了?”尹错颜的声音清冷,毫无温度。“已死之人当是要去寻找重生殡仪馆的罔千年,寻我作甚?”

  “我……不知道。”他突然有几分紧张。

  “呵,不知道吗?”

  尹错颜抬手从几案上拿过黑框眼镜戴上,透过镜片那人的身影逐渐清晰。看着那人缺了一只眼球的空洞眼眶,她却是勾起一抹玩味笑容,那人似乎并不知,略显肥胖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与可怖的眼眶相称,更是滑稽。

  “看来市长大人死的挺惨的嘛。”话锋一转“不过,市长大人去世这样的大事,新闻里可是没有一点消息。”

  “这个……”

  市长有些窘迫,他死的离奇,原本只是在一场好梦之中,醒来便是这般模样,也曾在市中心大厦门口徘徊却是始终回不去,也曾找个那个传说可以渡魂的重生殡仪馆,却是发现竟然连大门都不能进。又想着尹氏一族的传说,这才向尹错颜求救。

  看着那“人”吞吞吐吐的模样,尹错颜心下也是了然,拿着画笔又随手勾勒一笔。

  “你来这里,是想让我画魂?”

  “对对对”听到重点也不顾及形象,直接凑近尹错颜,也不在意那人嫌弃的目光,急迫的开口“从前听说尹氏一族有画魂传说,被画魂的人,可以突然暴毙,被画魂的亡灵则可以还阳,想着尹小姐的才能,特来向尹小姐求救。”

  “哦?那你又怎么知道我便是会画魂的尹家人?”看着那人急迫的模样尹错颜心中竟觉得有几分快感。

  毕竟是相思湾名义上的市长,虽是成了亡魂,男人也保持着良好的风度,猜想到这必定是尹错颜的刻意刁难,却也配合的回答之。

  “传说尹家人成年之后便会拥有画魂的能力,我馆里也收藏了尹小姐的各种画作,偏偏尹小姐在成年后改了画风,出于什么原因也不难猜测。”

  “市长大人挺聪明嘛,不过我为什么要帮你呢?”尹错颜的眼光在他神色突变的脸上流转,随即转向自己未画完的画幅。“生死有命,又岂是我能左右的?尹家虽说靠画魂一绝能操纵生死,可死的却必定是该死之人,生的也必定是命不该绝之魂”

  “可我也本是命不该绝。”

  “呵”看着那人一脸茫然的模样尹错颜冷笑,抬手指着画架上的画幅道“晨光初上,世人皆知是一片祥和,我所看到的却是从市中心扩散开来的黑暗。即便现在是光明笼罩着相思湾,却也终有一天会被从市中心扩散来的黑暗取代,你说呢?即便我不作为,那重生殡仪馆呢?怕是已经盯上你们了吧”

  “这……我不懂尹小姐在说什么。”

  “市长大人那么聪明又怎会不知,若我说市中心的黑暗正是源自你呢?”

  听着尹错颜的话语那“人”脸色渐沉。“尹小姐,这话可不能乱说,污蔑鬼也是需要证据啊。”

  “污蔑?市长既然知道我是尹家人,又怎会不知尹家人的故事?”

  烛火摇曳,映衬的尹错颜的脸更增添了些许神秘,她的丹凤眼狭长,夹杂着不断闪烁的眸光,更有几分诡谲。

  “尹家画魂自是一绝,可世人往往会忽视了尹家的另一个才能,那便是知天意。知天意是何意思我想无需过多解释市长也是知道的。”

  “这……天意又与我何干?”男人独眼看着尹错颜淡定的姿态,面上维持着不减的笑意故作淡定。

  “天意告诉我,相思湾定会因你走向黑暗,贪污腐败暗度陈仓勾结鬼市,市长大人做过什么事无需我一一列举了吧,画魂的事市长还是不要多想了,最好还是早点排队去投胎,最近那个罔千年可是很忙的。”

  尹错颜优雅浅笑,拿过茶杯喝上一口咖啡润润嗓子,好心提醒“这天可是要亮了,在我这里呆太久小心被收魂师给抓去了,她可素来和我不对盘。”

  “可是……”

  市长怎能甘心,他可是来找尹氏后人画魂还阳的,怎么能被三言两语就打发了,想着那人不过肉体凡胎,移动身形便向那品着咖啡的女子扑去。

  尹错颜的速度却是更快,鬼影才过了一半,她竟不知为何移步到了画架之前,油画笔一甩,几点油彩竟顺势落于鬼影之上。

  “这……太欺负鬼了。”

  市长怒,按理说鬼影的速度端端可以远超于人,哪想到尹错颜有如此身手,甚至的,她的油彩也竟可以落在自己虚幻的形体之上让自己动弹不得。

  “看来你还是不死心?本不想告诉你的,既然这样也让你死的清楚。”

  尹错颜突然笑的明媚,丹凤眼眯成一双狭长的窄月。无心欣赏,他现在只觉得不安。

  似乎是格外欣赏他惶恐的模样,尹错颜笑的更开心,抬手指指他正对的作品墙,那里悬挂的尽是外界所不知的人物肖像。

  只一眼,他便从那些画像中找到了自己。肥胖的脸上堆满了笑容,眼睛里闪烁着精明的光芒,不,是只有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却是浓重的暗红,看起来像似一个恐怖的血窟窿。

  “一时手抖多画了一笔,谁知道你便成了这个鬼样子。”尹错颜无奈的耸耸肩,模样看起来无辜至极。

  “我劝你画魂还阳这事不要做梦了,要知道,你可是因为画魂才死掉的呢。”

  不再管身后人的哀嚎,尹错颜起身走出画室,心说着过会那收魂师定会带“他”离开。

  太阳一点点升起,温柔的光芒使得城市看起来格外圣洁,这一边的天空终是亮了。尹错颜纠结着,终是决定,该去那个地方看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