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第四章——重生殡仪馆(5)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2064 2018-11-03 23:09:23

  有些人在不断更迭的人海中渐渐迷失,有些人又在冥冥之中再次重逢遇到彼此,在这个世界上,每天都会要各种故事在上演,得到的未必是拥有,丢掉的未必就会是失去。

  悠扬的歌声再一次响起,在空旷的房间里这个声音被无限拉长,而无论是忙着给余生身体里种引魂咒的罔千年,还是在自己眼前呼唤自己的粟娅,甚至是匆匆背着丸子过来的彼岸花,他们每个人好像都没有听到这种特殊的歌声。

  何忆虚弱的试探着睁眼,可全身像是没有力气一样。一双大眼睛渐渐的只余下一个缝隙,眼前的粟娅也渐渐的模糊看不清了。

  我这是怎么了...

  何忆想要说话,试探的开口却是觉得自己没办法发出任何声音,而周身像是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不对劲,即便曾经被夜兽所攻击,但身体所受到的毒气已经被粟娅清理掉了现在莫名进入的地方,是幻境还是现实呢?

  她试探着想要行动,却发现甚至不能很好的操控自己,不,是根本就不能控制自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可虽然是无法行动,身体确实有清晰的知觉。像是置身于海底,身边有无数的看不见的东西流过,那样缓慢但是有力量的节奏甚至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甚至那个始终没有停下的歌声,那些歌词越发的古怪,甚至到后来无法分辨那些歌词,就像是坏掉的卡片磁带,各种声音重叠堆砌在一起,这样诡异的感觉让何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何忆..”

  “小何忆.....”

  无意识里她感觉到有这样的声音在喊自己的名字,那个声音软绵绵的像是没有力气,一点点的开始变得格外清晰。

  何忆的头皮发麻,她感觉到似乎有人在抚摸自己的身体,那双手滑腻又冰凉,像是从寒冷地方而来的蛇,缓慢的在身体上爬过,所到之处都留下一个湿漉的痕迹。

  “小不点,醒一醒。”

  粟娅轻轻的晃动着何忆的身子,一边的彼岸花甚至跳跃到她的身上,伸出舌头在她的脸上轻舔。罔千年也还是在担心,可引魂咒尚未能顺利种入余生的身体之中,若是有分心,余生必定会有危险。尽管对余生还有很多意见,可自从他们血液相连,有了何忆这层关系,他便会更加慎重几分。

  “怎么样?”粟娅为何忆擦下冷汗“这个情况难得一见,状况突然又奇怪,会不会和余生有关?”

  罔千年的手一顿,险些出了差错,他快速的调整自己,双手之下隐隐的绯红色的光芒亮起,那些似乎还有温度的东西一点点的顺着一个方向,像是可以钻进余生的身体。而罔千年在看到这样的状况之后终是放心的长叹一声,这才有了空闲来来留意何忆,“他没什么事了,引魂咒已经进入了他的身体,方才人格与僵尸之间的关系没有很好的进行调整,现在应该好多了。”说罢又弯腰从粟娅怀里抱起何忆放到余生一边的床位上“她也一样,因为有了血液之间的联系,她会感受和分摊他的痛苦。”

  因为担心罔千年的眉头皱成一对小疙瘩,这样的罔千年看的粟娅也有些不安了“既然这样的话,那岂不是在说每当余生有了异变,小不点都有痛苦一次?这样也实在太刺激了。”

  “放心,现在会痛苦,以后就不会了。”

  罔千年抬手为何忆擦去额头上沁出的汗珠,他的眼眸垂下,粟娅看不到他眼睛里的情绪,只是依稀知道,他和平常不太一样。

  “他的身体和其他的僵尸不一样。”罔千年认真的注视着粟娅说道“我们只知道他不是寻常的僵尸,其实也不尽然,方才检查身体,又发现了他的特殊。”

  “哦?说来听听?”粟娅挑挑眉,显然对这些是感兴趣的。

  “正常的僵尸无论是偶然还是必然,在成为人的时候,还是会保留着人的特性,可是他不一样,他是没有心的。”

  “没有心?这还了得?我记得你们人类是不能没有心的。”

  说这话的是彼岸花。作为一只猫妖他是格外有资格说这句话的“妖如果没有心还可以用其他的取代。那小僵尸呢?”

  “他也可以用其他的。”

  罔千年淡淡说道。手指轻轻一挥,躺在床上的余生心口处便渐渐亮起一层闪亮的蓝光,光的颜色很淡,在没有什么特殊光源的房间内显得有些微弱,然而这些光亮已经足够了。

  站在一边的粟娅、彼岸花、甚至朦朦胧胧被光亮唤醒的何忆,都清楚的看到了那些微弱的光亮把余生变得透明,流动的血液,错乱复杂的血管都变得格外明显,而最重要的心脏的位置却是空荡荡的。不,在某一个隐藏的角落里还存在着一个小的可怜的东西。

  那是一个小小的珠子。

  “那是什么?”

  刚刚苏醒的何忆有些虚弱,彼岸花下意识的去蹭蹭她也被她躲了过去。她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试图探手感受一下那样的感觉,却又会担心是否会让他不舒服,一时的也不知道该如何才好。

  “师兄...他这是出什么事情了吗?为什么他的身体会是这样的呢?看起来和我们完全不一样啊。”她的声音有些颤抖,能明显的感受到她的情绪变化,粟娅轻轻的拍拍她以作安慰,又把目光转向罔千年试图在他那里找到解释。

  “噬魂珠。”

  紧紧这三个字开口,粟娅、何忆、甚至彼岸花都有了不同的表情,粟娅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标志的笑容已经消失,好像这是一个难以接受的事情。

  何忆不同,一瞬间的变成了了然的表情,噬魂珠她听花婆婆讲过,过去曾流传许久被人所争抢的东西,只是没想到,竟然在余生这里,见到了噬魂珠。

  而彼岸花的表情更是意味深长,原本的猫脸变得更干瘪,躲在何忆的身后像是要隐藏他的异常。罔千年当然是没有注意到他。他们现在全部的注意力都在余生身上。他很早就断定余生不同寻常,但是从来没有想到会是这般模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