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第五章——午夜花开(3)

若是无你,余生何忆 花霏何溯 2121 2018-11-07 23:35:52

  人类在表达自己的喜悦心情时常常会用以笑容,而笑容在之后也逐渐开始有了各种类别,比如无可奈何的苦笑,风情万种的媚笑,只变现于皮囊之上的冷笑,无论那一种都会带有些许自己的情绪,至少在这样的表情出现时所反映的必然是和自己的心=心情有几分联系。

  可现在的笑容就连何忆自己也是觉得格外陌生的。

  何忆有一瞬间的呆滞,手中的镜子也险些跌落在地。

  当笑容开始展露时,最先表现的是在眼睛里。而如今何忆的眸子里写满的是慌张,不安。于眼睛背道而驰的是她的唇角,诡异的弯起,那样的弧度还有着逐渐增长的趋势。

  她想要控制自己的表情,却是发现笑容的护弧度越发的大,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并不能快速的收回。甚至她可以感受到自己唇角因为大力扩张的疼痛感。

  这是谁?!!是谁在操控我!

  何忆的心里在呐喊着,她抬手用力的把自己唇角下拉,力度大到让自己的脸部肌肉都感受到了清晰的酸痛。甚至,唇角因为大力拉扯的感觉也是一阵阵的清晰袭来,可偏偏的何忆的表情却是没有变化。

  “是你吗?”

  “一定是你对吧,是你在搞鬼!”

  何忆的声音有几分颤抖。尽管现在是她在说话,可是她的唇角还保存着格外夸张的上扬,配合着瞳孔之中被无限放大的的惊恐,在镜子中倒影的何忆有一种诡异的滑稽感。

  “哎呀哎呀。老了不中用了,被女娃娃找到了。”

  这一次的声音不再沙哑,带着一些轻快感,可何忆却是不再觉得轻松了。她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身体之中抽离,不同于曾经夜兽来袭是鲜血被无意识释放的快感,现在的抽离是有一种被撕裂的疼痛感,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控制自己的躯体,随着并不温柔的动作,把自己从头的中央猛然劈开。

  何忆感觉到一阵的头晕,她努力的压抑住自己不断汹涌而来的各种情绪,她知道现在还什么都不能做到的自己,最重要的便是在这样的情况着保持冷静。

  罔千年说所有的东西都是有巨像的实体的,不管是鬼魅僵尸还是妖怪。无论是哪一种,不管其法力有多高强,都不可能是毫无弱点可循的。所有未知的东西,当你在恰到好处的寻到那个节点时一切都会自然的迎刃而解。

  镜子,对,此时此刻和这个声音能有联系的便是那个听闻声音后看到的笑容。镜子是罔千年模仿粟娅的九玲珑打造的,定是不会出什么问题,镜子也总是贴身放置,更不会被什么东西利用,必然不会是镜子有鬼,那么能想到的便是反射在镜子中的自己。

  “你在这里对吗?”

  何忆的目光开始变得温柔,她抬手对着镜子细细的抚摸自己的脸颊,像是雕塑家在对自己的艺术作品进行最后的爱恋。她看到自己的表情逐渐恢复正常,嘴角开始有一种撕裂般的疼痛感,而疼痛之后,那诡异的笑容终是消失了,余下的便是脸颊肌肉的酸痛。

  而何忆还没来得及放松片刻,便看到了一个朦胧的身影终是在自己的肩头出现了。

  那个身影小小的,不过是何忆一只耳朵的大小,像一个陶瓷娃娃。白色的长发半扎了一个发髻余下的松散的垂在肩膀两侧。因为太过于娇小,五官便更显得精致,像是经过精雕细琢般的神赐的宝物。灿若繁星的眼睛,小而翘的鼻,还有惹人想要亲吻之上的樱唇。

  这......莫不就是成精的陶瓷娃娃?何忆忍不住腹诽道。

  其实说她是陶瓷娃娃也并没有错,她太过于娇小,比起停留在何忆肩头好像更适合放在书桌上做装饰。她的面色又过于白皙,也并不是毫无生机的白,干净之余还透着几点粉嫩桃红。

  她并不像是什么特殊人类,也不像是妖怪,她所给何忆的感觉是格外温柔轻松的。于是,方才的恐慌感也因为她的出现消失了几分。

  原本十几二十的女孩子,对于可爱的物体心中自然的会有十二分好感,而如今看着这样讨人欢喜的玩偶,何忆下意识的便想要把她捧在手心里好好欣赏。而手指却在触及肩头的那一刻扑了个空。

  她以为是因为自己方向的偏差,只会是一场错觉,于是便向周围移动三寸,可当手指已经抚摸了肩头一周,那个玩偶却是没有碰到。

  怎么回事?

  何忆觉得有些奇怪,莫非只能在镜子中看到她?

  何忆试探着举起镜子,使肩头可以反射到镜子中去。果然,镜子中还是可以看到那个娃娃,白色的头发甚至还在随着偶尔的风舞动。

  “这......”何忆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可还没有开口,那个娃娃却是冲她微微一笑,是那种最为简单的笑容,好像我们在路上偶然遇到一个面熟之人的随意笑容那般。

  可何忆却是觉得笑容中似是有什么含意。她看着镜子,镜子中的自己和娃娃都看的格外清楚,回想着刚才自己失败的捕捉娃娃,她决定对着镜子再试一次,这一次一定要看看究竟是哪里出了什么差错。

  事实上五玲珑和九玲珑一般,都是没有玻璃镜面的,所当作镜子的都是打开盖子之后的那一层闪亮黄铜。黄铜成像后会有一定的偏差,虽然并不完美,可是已经足够了。

  何忆的十指纤长,并没有留之间涂寇丹,是最简单最干净的款式,在黄铜镜中又被拉长了几分,看起来更为精致。

  就是这样的一双手,被何忆小心翼翼的操控着抚向了肩膀上站里的娃娃。

  何忆其实是有几分紧张的,她甚至在脑海中脑补出了娃娃的触感。或许她是柔软的,像是乖巧时候的彼岸花,或许她会是生硬的,就像是没有乖乖看路不小心撞进去的罔千年的胸膛。

  可是,当真正触碰到的时候,却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像是被肥皂泡包裹,明明是被包裹,却又轻的透明,明明无法觉察,却是可以感受到薄薄的一层束缚感。

  这......

  何忆诧异的抬头,这样的触感甚至会让她有一种手被奇特的空间吸走的感觉。她慌张的想要收回手,却在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时又再一次的呆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